Category Archives: Håkan Hellström

一枚粉絲起勢推

天有眼不只是廣東話好句,更是世界通行的真理。話說上兩周五我城面積最大的露天體育場館Ullevi門外那一排帳幕,在落足整天的大雨下顯得有點惆悵。以為盛夏已誇過門檻,卻又忽然入後波,厚外套再度出場。暫居帳幕裡面的一眾少女們,估計都逃到隔壁的漢堡飽店躲避,捧著熱咖啡在倒數二十四小時後在Ullevi將發生的大件事。

周六,天開眼,蔚藍天空連一滴雲也沒。午後市中心開始擁現大量人群,黃昏時份,站在Ullevi興奮等待的粉絲共有69,349,打破了之前美國波士Bruce Springsteen演唱會的紀錄,成為全北歐歷來最多人觀看的現場演唱會。

他的名字叫Håkan Hellström,名字中的第一個a字母頭頂有個小圈圈,姓氏裡的o字頭頂有兩點,瑞典家常男子名字,讀音跟廣東話裡的「學勤」接近。他是當今瑞典最受群眾愛戴的流行搖滾樂/流行民歌唱作人,四十歲兩子之父外型高瘦,天生鬈髮,被冠為瑞典最有代表性的一代創作歌手,與六十年代走紅的瑞典詩人兼民謠皇帝Cornelis Vreeswijk齊名。

跟無數band友的故事類同,年少自組獨立樂隊,2000年開始在樂壇有聲氣,首張唱片四隻單曲今日已成經典的原因,一是當年的他實在唱得相當難聽卻投入到令人起雞皮,掀起全城熱話,愛恨兩派漸漸崛起。

二是其創作的歌詞風格無出其右,他自言跟年少時代不喜上學卻愛讀瑞典古詩如十八世紀偉大文學家與詩人C.M.Bellman的作品,以及Vreeswijk的民謠有關。打動人心不分年紀,包括我在內。去年夏天斯德哥爾摩的傳統年度全民齊唱會上,其中一首「你快到了」的歌詞響起:「繼續下去,當最後的希望將幻滅。繼續下去,當你活著的一切都變作笑話。樹下那邊,欄柵後面,有一條小徑在等你,繼續下去。」結他和鼓聲漸漸激昂,鏡頭掃過觀眾席一個臉鼓鼓的金髮婦人,側著頭在靜靜流淚。站在最前排戴著歌手招牌水手帽的少女們更不用說了。

我常在夜深寫稿時戴著耳筒聽他的歌,搖滾地唱「我今年四十歲自信跌地」,或者悠然地唱「天使已返歸,田園已變黑,夏花叢下誰都不禁墮入愛河,有一個他總說你做的一切都美好,嗯我是你的,假如你要我這個傻瓜,就將你手放在我手。」

寫的盡是愛情的升降,生命和生活。輕描淡寫的重量感,互相扶持的同行感,就是你我到底最需要的。

20140618-103724.jpg

圖:瑞典當今流行樂天子Håkan Hellström來自我城哥德堡,六月初在露天大球場Ullevi舉行的一場演唱會,入場人數爆達69,349,打破Bruce Springsteen的紀錄,成為全北歐歷來最多人觀看的現場演唱會。圖:Adam Ihse/TT

/刊登於2014-06-19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附:早前我翻譯了Håkan Hellström最新歌曲Det kommer aldrig vara över för mig「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歌詞在此

Advertisements

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

我十六歲
我是他們永沒發現之地
我是無由暴風
我可以粉碎你的心

我可以如颶風把你捲走
而我不打算死,不
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

我愛你直到世界殞落
而我不打算死,不
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

我二十四歲
只是粒小火花
只一粒字就把森林燒光

我可以愛你如那片火
而我不打算死,不
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

我可以燒盡你
如果你跟我玩遊戲
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

我三十九歲
我是一份跌下的自信
從前的男孩又再回來
他就站在那
向下盯著我的靈魂

原本我們會相愛直到世界殞落
而你不打算死,不
永遠永遠於你沒終結

我愛你直到世界殞落
而我不打算死,不
永遠永遠於我沒終結

原曲:Håkan Hellström – Det kommer aldrig va över för mig
曲詞:Håkan Hellström
翻譯:周游 JauYau
瑞典流行曲天子最新作,揮之不去,於是譯成中文。
“Bara ett ord kan sätta eld på en sk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