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馬田

Surreal

「今天很surreal…」當天的她說了好幾遍的一句話,在酒店聽完愛郎高歌之後、晚宴台上多謝家人友好的時候。

記得早晨到達酒店後我問:「緊張嗎?」「感覺有些似做job,」她答。「都是平日見著的拍檔啊,攝影師、髮型師和化粧師他們。」玻璃窗上貼著一個大紅紙「囍」字,呈略橫比例的字款,與當晚台上一對立體龍鳳與一個瓦金漆「囍」字,都說明那專業的質素與品味。

但那不是主旨。

正如那幾龐長裙子都好看極了,那白西裝配黑褲子也真型仔。如天下決定結婚的對對愛人一樣,他們也著意每一個細節:教堂外款待有機飽點與蜂蜜綠茶、晚宴全場燈光調暗、台上保留原有的深木屏風。小桌上一輯自拍黑白婚紗照,旁邊一幀依偎酣睡的大相,靜靜的說:「我們結婚了,直到大床比我們更老。」

一場沒有粉色汽球、沒有相識經過、沒有魚翅、沒有遊戲的婚宴。老人家都開懷滿心,朋友們都開心。一整天裡讓我看到很多眼淚、兩雙微抖的手。

兩雙微抖的手一旦能緊握著,心就安定下來了。眼神碰上了,無言地說著:「別怕,有我在。」

我明白那種感覺,更加明白往後不住會來的、千奇百怪的挑戰。於是喝了一口他倆遞上的紅棗茶,我好老套但真心的說:「以後無論怎樣,都要記著今天。」

記著為何。記著當初。張生張太共渡的首個情人節翌日,願你們白頭到老。

今天黃靖貼了這短片,花仔花女在台上走走圈圈,配上的小樂別緻得很。如他寫著:Magic in the air。當日空氣中的魔法可不停,太陽高掛,天朗氣清。

喜見台前還剛有我和方芳豆豆的身影,小豆那天成了樹熊,我沒能拍太多照。謝謝!

針孔攝影的緣

八掛於我不是禍。我的八掛往往給我自己採回美麗花朵。

這一次是關於針孔攝影的。

有心的馬田,我們在香港的大除夕晚上,他帶來了黑色硬卡紙、汽水灌切下來的小鋁片、間尺膠紙切刀沙紙、還有一個自製的尼龍大黑袋,作用如黑房,用來伸手入內安裝和拆下菲林。


/ Photo by Topaz.

方芳悠悠便各自用做了一架,方芳把屎熊坐定定曝光兩分鐘,拍出了一張影像清晰的針孔照。

悠悠呢,和吐不司姨姨排排坐,半分鐘便在轉頭。

前陣子我八掛,見網友自己動手製針孔攝影機,便問馬田取經,企圖搭嘴。

馬田現在香港全心全力投入針孔攝影的教育和推廣工作,對我這位八掛路人的詢問二話不說,傳來詳細指引。後來可能見我沒大反應,便再下一城向我推介>>>把數碼攝影機變成針孔攝影機,還附上連結一連結二,我這大鄉里一讀便着迷了,覺得真真好玩啊。

還記得那一個黃昏,博士的眼疾剛好轉,在和方芳悠悠玩古老衣車;我也忽然興致高,到地牢找出數碼相機的原裝機身蓋掩。又着博士幫我在蓋中間鑽一個小洞,然後的,我自己來。開始了,試着不同光源和曝光長短,拍着方芳悠悠車衣的光影。

等待那一聲電子卡擦發響的當兒,就因為要等待,有時兩分鐘、有時三十秒,那微微興奮和刺激的感覺,久違了。

其後馬田便發來邀請,游說我參加他正在統籌的針孔攝影展覽。

幾天之後我拿着相機到城裡的廣場,拍了一下皇帝青銅像、市政廳,在家裡又拍下了陽光映在我們的老舊天花。每一次等待影像的心情都不一樣,如小學時待發成績表的緊張兮兮。出來的效果張張不同,有清有朦有幸有不幸,好玩極。

馬田好人,說作為第一次已算不錯,還決定挑六禎來展出。他發來的宣傳海報和單張上,我的小名和好些真正攝影師列在一起,我汗顏但又禁不住偷笑了。

剛才在微博,看到他們正在銅鑼灣的LCX商場佈置展覽場地,Primitive Vision – Pinhole Photography Exhibition,共十四位香港及海外攝影師,從針孔看世界。展期由明天4月5日- 5月2日,路過的話去看看!

下周日4月10日開幕禮,馬田會重演其首本名作《燒鴨藏針孔攝影機》,還請大家共享燒鴨。

然後4月24日的國際針孔攝影日,馬田會主持工作坊,教你親手做針孔相機,名額廿五位,別錯過。

四月份號外月刊有馬田專訪:


/ Photo by Topaz.

**後加:Topaz 剛在微博上貼了下面這禎,我的展板啊!我好高興啊!
我們的對話:
回复 @JauYau周游: 好靚呀你d相再影d相俾你睇 //@JauYau周游:好大幅方芳呀嘩我參展呀嘩!unbelievable!多謝martin同你! 我剛發了新博文,宣傳這個展覽。

**後加2:馬田設計的展覽單張,可以摺成針孔攝影瞄看器,相當不俗,尖沙嘴及銅鑼灣LCX商場免費派發。

Related:
I am with Martin Cheung@facebook
Martin Cheung official website
Interview with Martin on Lomography Asia

World Pinhole Day: Interview with Martin Cheung, Pinhole Photography Master

針孔

Photo by Martin Cheung.

我們在翡冷翠投宿的旅館是家族經營的,樓底好高,窗戶是高而窄的木屏東在習習送輕風。

臨走前的早晨,接待處旁的休息室裡,我和方芳坐在皮大椅上,靜靜地渡過了兩分鐘,

讓馬田自製的針孔相機捕捉了母和女擁着的奇和幻。

旅行的白花油

一直當自己是飄然的旅行者,這樣的身份無重而大量,我期望能一世抱擁。

原來經已遊了二十多年,地方大小一樣令我出發前一身麻麻醉,未能說成大心得,只是經驗的累積,這裡一二那裡三四便能令旅程不十也八八九九。

年紀和行為對稱

從前歐遊,每到一個新國家的第一站一定是中央火車站。在歐盟和手機的前世,的確是一本Lonely Planet加超重背囊便走天下。先在火車站兌換當地貨幣,再買張城裡地圖,唱來的零錢便在電話亭撥號問心水青年旅舍你有床位嗎;試過在大城大夏大暑,整個歐陸的年青背囊滿滿滿,便要打四五通電話找空床。

現在每次一心只遊一二城,在互聯網找住的,二三星小旅館,只需乾淨地點不太遠離市中心的,大把有得選擇。小旅館、家庭經營的Bed&Breakfast 有時沒有自家網頁,便和一些網頁搭了單,我的心水是booking.comhostelworld.com。先按地點和房租選好小旅館,讀留言查看真人經驗,部份有網頁者我再去溜看格價,十成九經大集網訂也有折。

荷包和行為對稱

旅行於我是開眼界,自問已練就到低成本看新地方的小本領。床位解決了,只要晚上的花灑夠熱便成。吃呢,一天一餐廳符合我想:早餐在旅館,午餐多是小吃類,地道街市總有小熱吃,街坊超市亦定令我盡歡,尤其在歐洲必是麵飽芝士火腿,沒所謂。黃昏的一餐能和家人愛人把酒吃它個一兩小時,已是每日行程的最佳閉幕禮。

這一回在翡冷翠我和方芳幸福,吐不司姨姨和馬丁請客,方芳把一整碟肉醬意粉扒掉,我那盤香草寬麵和地道佛羅倫斯雜菜無水湯豈止一流,喝了半杯便和馬田談着家家麻煩的經。方芳嫌悶,給小姨拖出去買了兩天內第五杯雪糕。

買,一向絕少。現在多數會在離程機場買一枝紅酒慰勞家中帶女幾天的博士,手信這無聊事已戒了千年,這幾年忽地覺得有必要每地精挑一式別緻物:古巴的手做擔雪茄女人公仔,背後的巨臀峰起一如真實的古巴婦女;柏林的橙色密頭Birkenstock是心結怎能放過;今回在比撒斜塔下並沒買斜杯斜像,反而一眼標中一枚木刻雪櫃磁,把我們前天去看的小山古城Siena 帶回家。

至於理應佔旅遊費用最大截的機票,我舉手自認最叻,這幾年多得賴恩航空超廉歐陸機票,讓我不斷忽然又出走。我看報紙習慣把廣告照掃,每每遞正他們的大平賣。這回和方芳來回比撒,兩張機票全費港幣共銀一千四百。去年我去倫敦也是因為找到三百塊便來回,旅行魔鬼你的確是我老友。

心意和行為對稱

也是近年習慣,在新地方隨意買張名信片,把媽媽在城堡前拱門下的微笑臉畫下來,在角位添繪美食ABC,寄給家中的兩個小人兒。古巴的那一張是哲古華拉抱起BB兒子黑白照,足足飛了三個月才降落瑞典。

生活和夢想對稱

感覺上我成天在遊對嗎,或許是我的家常主婦生涯無浪,難得身邊人也認同旅途的力量,總讓我飛。錢?我微小的撰稿收入便是我的路費,不多,而夠。行李和裝束輕輕便又一旅,照也時好感受才拿出來拍一個,沒甚麼比懶懶行更寫意,將新地方的人和河、草和屋盡收成豐富的歸家行李,如旅途上必備的一小瓶白花油,便夠。

*其他心得人集在兩周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