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陳美娟

碧空【一】

碧空【一】

「為甚麼打開新書本、新禮物的詫異和驚喜總不能久留些?」我心裡嘖嘖,而書頁的角落還帶著隨時把手指頭皮肉割開一線的鮮明能力。不著意的小創,三毫米痊癒的時間往往比花卉墜落桌面更惆悵。

我把開水煮沸了,沖了一杯不肯定是泡沫咖啡抑或豆漿的物體,坐在廚房的桌子旁喝下第一口,想起不如把新書看完,這樣做的話,這一杯不知是好立克抑或香片茶的物體,可能性格會顯明一些。

新書是三個小時前到來的,我在樓上聚精會神地掃讀網上未知的新訊,明知和新知無關,只是這一刻的花兒剛盛開給途人拾香,明日的黃和後來的枯自然無人無空理會。當下最重要,網絡宇宙無邊,我的當下是你的前世,門鐘響起的時候把我從紛擾戀戀的一和零當中被一把抽起,像鯨的尾巴因悶在水平線下淡出鳥來,於是奮力呵欠揚長一反,早晨九時通常只我一個人伴我一個人,是誰找上門來?

速遞員手上那厚厚的信封印著熟悉的字母,代表那被我存心活埋在冥王星後面的一個世界。那個世界好生奇怪的,時間永恆地被錯用,人們永恆地被時間錯愛。那個世界一切都多,多到滿瀉,流落到溝渠去,淹死了住在溝渠裡的人。

「陳美娟是嗎?」速遞員看了信封,看了我。
「是我。」
証人的過程,我其實想如實地答:「那是我,那又不是我。」

速遞員把車開走的時候揚起了一陣風,風的流動是空氣呵成,一口將鐵閘前面地上的秋枯落葉捲成風中飛花,把希望捲到雲上,再逐一飄散。

/待續

/全文刊登於香港文學雙月刊 《小說風》第十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