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陳師父

一切由來皆有因

忙是自己划來的,所以忙得高揚,當每一件事和工作都有趣,前因後果無需理會,這一刻、下一刻,和自己的用心打通,舒暢地存在。

只是要將好好時間分配妥當,和方芳悠悠玩的時候,別走來走去。

想學跑步,是要學的,假如真誠要把它做好並持之以恆的話。是發覺自己集中力浮游,網上社團在我手指間游來游去,有時的確費神。向朋友討教跑步的步驟,一路想著村上春樹談長跑,面書上的跑步朋友除除浮上來,周圍的氣氛便成立了。

陳師父寄我兩冊1Q84,太好了,老老友問我要甚麼生日禮物,我便不客氣。

說的: You can’t give it to others if you don’t have it in yourself. 你內裡沒有的,怎能分享。

分享:照片的笑臉、一百四十字之內的情緒、菜在桌上的或盛或剩。要集中,何其難,何其易。

書越多越好,我混來讀,有時這本一兩頁、那本隨手揭,不急,慢慢吃維他命。

阿開:你說生命值幾多?我們的落地,是否因果決定?假如他們不生在海地而是智利。

沙浪:你有沒有發現,你的名字吐露著,沙沙細碎,一浪便沖去。

星期到五,下午會把方芳悠悠早接,一起去圖書館吃小點,回來再做巧克力鬆餅,我一旦學會了一樣便死命的做,直自連自己都吃厭為止。是為專一地懶。

又冷了,零下十幾,起碼太陽高高。你那邊又會回冷,打邊爐時,想想慢慢細細吃。

兩周一聚(16): 一件小事的意思

陳師父今天準時放工,挑了一盒黑朱古力,往餐廳途中時一路帶著由心出發的微笑,人便忽然發光。

荷利穿上球鞋在森林中探頭,紅潤潤的車厘子豈只一顆顆美味,希望早也降到眼前,車厘子光滑如鏡對荷利說既然已上到山不如舉目看風景。

琪琪將橙汁遞給經濟客位25H 的乘客,他問有沒有傷風感冒藥,你放心罷琪琪微笑答我們快降落了,輕觸他的額其實有點熨。

杜文力在文件末端簽了名,讓她明天起搬進來社區小童宿舍,稍後便可以再上學、再交新朋友。每一次把文件投出去一刻,杜文力都暗嘆:豬狗父母!

大黃上京會師傅前先停上海,在朋友開的綠色咖啡館連看了多齣Daniel Day Lewis 的電影,在場的青年凝神看著北愛爾蘭的故事。

博士把那副如銀色怪獸的機器拆開檢查,第三百六十七次,明日的科技,今天的加班。

吐不司和客戶解釋這是2011年的顏色,客戶美顏小姐唔了一下,吐不司靈魂游到澄籃如天的加勒比海水。

我趟著嚼雜誌,鼻水隨花紛在花園飄揚而奪門而出,噴嚏噴嚏噴嚏我想起小時候我爸朝朝的巨噴便是咱們的鬧鐘。

一件小事,小小意思。
一瞬。一念。然後成就之後的一連串。
在你和我之間。

* 分享他們的一件小事

還未起題之四。陳師父。

這一區也夠舊了,三十多歲的樓宇充滿塵和小孩,不改建的話我也不打算搬,是擠了點,但要找吃的實在太容易,搬家?找麻煩嗎?

天空是灰灰的一層矇,誰在意?反正每日二十小時都在室內,還投訴空調太冷。所以我討厭熱的地方,決定不去上海,就是怕她太熱。

我將鏡子車到阿安樓下,爬上了三層樓,出了一額汗,她喃喃的說什麼太平洋,我就渴得想死。

星期天是朋友聚會,上帝女兒生日會,那表示要買禮物,要問老媽子拿個利是封,小孩喜歡紅色嘛!父母也一定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