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阿香

給燕瘦環肥女子的蜜書

阿高你牛高馬大如我,裝的可是太小的心。我絕對是倒米的愛情諮詢人,我瘋的叫人甚麼也去試,不試過你怎知云云。而且愛情這回事,我們女子生來欠它的、還它的,也就在半生皮膚最繃緊的時光,給它玩個死。在他鄉覓愛份外惱人,要搬出語言文化不通等假借名目的話,那便不是純粹的、原始的愛。很多時候,我們都是知道的,偏偏遊子身上衣一披,那隱形的墜,會順道將一個人的一生目的拖沉。

阿高你還是別聽我的,你的路是你自己一手撥開中環重霧行開來的,你早已一腳踏扁了既定的軌跡,你的心在第一天便把維京掌舵抓得牢,向着你深心知道的目的地,穩步前進。就只要繼續去,以你在雪中跣單車的技巧、以你在湖邊夕陽下的跑法、以你在課室裡的開趟。就如我經常去看二手點撿寶一樣,我對它好,那些寶便大字型攤開我面前。

阿香你最爽脆,一對小璧人世界都在你倆手,快走,別回頭,玩完才回來。外面的森林豈得漫山甜美野莓,千萬記得呷些苦味的糖、酸辣的茶,然後回來,在微小的鎮開枝散葉,閒來路經我城,繼續用四十九個九搶購大減價時裝,掛上你那一副魔鬼身段上,別浪費造物弄人呀!

而愛美你像太陽花,再次說明小胖的人,肚子裡除了對美食歡迎外,同時懷滿了生活裡無限個微笑時刻,三扒兩撥便化煩為簡、化整為零。有時一兩句裡的骨、眉頭眼額的丁丁擠、句尾語音那絲絲揚,無聊的人怎會跟得上!你如粵語殘片的大家嫂格調,與阿聰的大客官我理得你吹瘋的定當,簡直天仙鴛鴦配呀你倆,幾次我差點沒噴絲,忍着不笑是好辛苦的事喇。

其實不如下次我們搞遊船河丫,挑一條夜航丹麥的大輪船,大夥兒便可在黑天化星下,廣個東話個夠本!

夢遊香港仙境

未來的歲月便是靠這些平安日子裡,忽地嘩啦啦如爆竹一聲來牽起回憶中的甜笑。

年廿九至大年初二,廣東話最多最痛快的瑞典四天,和四位如我者為愛移居北國的香港女子,由朝到晚。

年三十晚我們聚首在雪雲的家,八大四小一嬰,牛蝦墨魚丸魚蛋魚片、肥牛、瘦肉片、蝦、魷魚、香腸、雙飛鮮魚片、豆腐、粉絲、烏冬、生菜、新鮮菠菜、金菇野菇磨菇、一齊包的一百多隻雲吞、痲辣和清湯兩底、沙茶醬辣椒豉油香荵芫茜荵。

以上幾十個中文字對每周一打的你或許不甚了了,邊爐團年在我們,如冰裡溫泉,那一天晚上,我們每個人心裡,都緊握著一張夢遊香港仙境的單程機票。

阿香帶來了港產炸魚皮,還煮了一大鍋夏枯草,盛在兩公升的可樂瓶裡;愛美知我喜吃冬菇又廚藝非常凡,特意做定紅燒冬菇炆豬肉,包了兩個膠袋來;嘉露的小女女美惠一歲未足,聽著一室似熟未熟的語言,久久不肯睡;丈夫們兩三下手勢,已懂得全攻肥牛之略;方芳悠悠和卡拉,吃了十五分鐘,跑足五小時。

我拍了照,女人們在廚房的手和嘴同樣敏捷,雲吞包美法和魚片雙飛切,讓我在同聲氣的同胞手下學懂了。許多回合之後火慢下來,筷子雙雙,我們坐著東拉西扯地談瑞典的好和不好、香港的更好和更不好,不知怎的彈出安德尊和鄧兆尊來,就笑到翻天。

年初一我身累心興,口部肌肉由於要動用另一套來推出成人廣東對話,出現久逢甘露的事後小麻。送愛美到火車站的時候她說,每年這樣聚一兩次也蠻不錯。

好,北歐香港街坊夏日炎炎BBQ,就暫訂暑假七八月間舉行!山楂、阿詩、阿曲、桂思、大奧,預定你們!訂定火車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