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達賴喇嘛

夏想

夏天始於六月,於瑞典是學校、工作總結的月份,旅遊套餐大特惠的時份,仲夏大節的喜慶周末。於我是交雜的感覺,在天氣明朗之間,在月初月尾那幾天,日歷如染了透明的血,總牽起那些強烈的回憶、故城的滾燙、人的聲音。

有說香港人的表態行動過於「理性」,以致政府佯聾。地球上許多個城市同時在上演民眾抗爭的各種運動,有些好像不得不以暴力方能爭取改變。革命是否一定要流血,秩序是否要必然保持,各持各理是民主同時也可以成一己私慾的發洩。

社交網絡比媒體新聞更接近真實,剛看到這條短片,socialnomics 的發展你可以選擇不聞不問,但那勢頭已然在我們中央。七一選擇行山而不上街的是我的不止一位朋友,生命何其短暫啊,還是趁公眾假期偷閒一下,遊甚麼行。

1959年間,中共硬闖西藏並以武力鎮壓無辜民眾,達賴喇嘛身邊的親信包括他的親生兄弟,都勸告他要出動西藏軍隊反抗。達賴喇嘛一直不動搖,說暴力生憤生恨,武力帶來的所謂勝利只屬短暫,憤恨不熄,只會衍生循環惡果,堅持和平才是解決問題中心的鑰匙。

七月,盛,有孩子的家庭或許遊埠去,沒孩子的伴侶更會找天堂避暑或避世幾天。有說香港福地啊,無災無難所以許多顆心依舊老馮,就算經歷過零三年死城又如何,上完了一課之後又一課,生活那麼忙,無用太上心罷你覺得。

新出的google+自然有待改進,誰不是,多了一個選擇到底是好事。悠悠常以賣相評定桌上的新奇碟不會好吃,便不不不的先斷了自己的自由,這是我認為最最愚蠢的,我總說你沒親身試過又怎知,我一直都是對朋友對家人這樣的說。

有點紊亂的思緒,或許是明媚但紊亂的六月剛過去的緣故。

*《字由式》今周寫「夏想」。有想甚麼、想有甚麼,不妨一起摘下來。

靜默的關愛

請收起三隻手指點出來的英文字母,這是當下最無意義的盂蘭節笑話。

明天或後天,你沒事人一樣如常的約朋友盛宴又一晚,席間勢要盤點、解剖、刮瘡疤,抓個頂罪的單位、政府、以至民族,為你天空的烏氣沉壓出力踩多腳。

同理心是將世上一切生命視之等同,以寬懷的心把國界泯滅,把靜默的關愛越過漫天的所謂討論和公義,送到他方,達賴喇嘛說的。我們、你們、他們,之間的是人為屏障。

我家花園本來有一株健康的蘋果大樹,偏偏它給植在車房門前路旁,我們在擴闊泊車空地,便用剷泥車把大樹連根剷起,移到花園另一角落。沒三天下來,綠葉驟落。幾星期過去了,周圍的蘋果樹也由青轉紅了,就這一株枯啡夾在中間,把我們的罪名高高大掛。

我有慚愧,卻無力挽。對於巴基斯坦水災被逼離鄉的人民、對於俄羅斯森林山火摧毀的樹木、對於大連原油輸送管爆裂的一洋油污,看到了、讀着了,我同樣會心下一沉。要追究問責連鎖,那怕我們都是罪魁禍首。

除了靜靜地看和讀、聽和想,我覺得,分享和討論的時候,我們都要嘗試按捺那份明顯的憤怒、明白憤怒的根源、檢視憤怒化身的各種模樣,然後息怒。

「如果不開電腦不開電視世界可以狹小而溫溫暖暖的」,這句肺腑之言,是我今天的面書狀況。自然是說的一句,否則我便不會在這兒自寫自話,叫自己以平靜的心感應漫天烏雲,告訴自己梁太當下最需要在憤怒之後,嘗試活下去。

為了拍拖

達賴喇嘛也加入鳥叫,可喜得很,他的官方網頁流著無邊好意,這個世界,你要看甚麼、聽甚麼、感受甚麼,其實由你。

瑞典繼續寒,讀著德國十六度、丹麥春意秧然,自然納悶但我橫豎栽在這裡的話,它奈我幾何。

我們去的地方叫蘇格蘭,我一路念著村上春樹的威士忌之旅,我扮他,一心一行一念,就是他他條。他條的吃早餐、他條的喝咖啡,喝完又喝、喝完再喝,難得街上人也慢,Glasgow的好,也就不費吹灰攝著我。

旅途上我總搭訕,在火車站和兩位馬來西亞留學生小談,英文後普通話後廣東話,告訴我兩年前在維港看燈飾、香港的建築真美,我如在夢中,博士在旁卻提醒那閃閃燈夜我們的確從山頂向下看了。建築系留學生從錢包掏出卡片兩,我們進城,抵達Glasgow中央火車站,那宏宏才叫真建築嘛,然後直找那中國餐館,吃了手製板湯麵,上配香煎肉碎和小魚乾,那滋味,令延誤了一整天的班機褪到尾。

慢行城中的遊人,方能讓城市的一呼一吸帶動行李中的希望名單。出發之前,我把五本旅遊書揭著又睡去,隱約地將和新鮮城市的約會舖好桌布一樣,只檢最輕便的一本伴行、只檢車站與旅館的走勢。人終在其中,那導航是為開了的眼和心花,嗅著精香的咖啡而行、觸著古老的碎石小階而步,他他條條。

藍天迎我們,無雲,中央的馬路紅綠燈的圓周份外大,隔許久才轉燈一次,博士半投訴,我有時不等便疾走馬路,手腳大擺在雙層巴士旁,又得意的想起彌敦道。

出發前兩天周六,瑞典十年來最惡劣的暴風雪沒有把我嚇唬,我一天在呢喃著明天會更好。阿奶奶好沮喪,鄉村家路積雪至腰間,怎麼敢開一個小時車來我城。於是博士早餐後出發,用了足足七個小時去接阿娘!

先是我城電車、地區火車停呀停好幾個小時,到了亞娘的小鎮滿目只有雪呀雪,洶湧澎湃的雪豪掩所有行人路,情如戰亂麻夷,馬路才趕得及扒走雪堆而車影人影全無,唯有徒步,行在馬路中央,一直上山、拐下小村的捷徑,在超過一米的積雪裡大大踏步,一不防忽地下沉,整個人便埋在白濛中,雪深到胸前,便要出動兩臂撥千雪。事後他描述,我說假若你身陷不能,就會如斯的僵死到明天,他說不怕我當過兵,我摧你忘了你不只你一個。

阿奶奶開門的當兒直驚嚇,白足一身連睫毛也塗了白,還整個人在顫抖這個唯一的兒子。熱暖完經已近黃昏,我在電話說不如休息一晚,橫豎明天下午才飛。

我明知是廢話,便去煮玉米馬鈴薯熱湯。兩個小時後博士駕著阿奶奶的車子回來了,在高速公路龜駛四十公里,為了拍拖,一天的雪仗終於打完了,明天終於可以飛了,我們一心以為。

…待續

最正最和最平

在看和聽達賴喇嘛。
在看和聽奧巴馬之後。

和平的定義是甚麼。快樂的根源是甚麼。健康的生活是甚麼。
我們的距離遠麼。

要解釋是因為世界明明小,人的分歧卻大如汪洋。人以宗教之名而殺,人以宗教之名而非殺。達賴喇嘛說內心平安便喜樂,「內心平安便喜樂」,上帝如是說,阿拉如是說,彿道如是說。

奧巴馬的獎指向甚麼,奧巴馬的聲音到底撩撥甚麼。向前不向後,向裡不向外,每一個國家、每一個人、每一夥心。

我為朋友的擔憂在兩小時間放大縮小,達賴喇嘛說內心平安便喜樂,compassion稱為惻隱之心、同理心、善心,甚麼都好,甚麼都無所謂。

俞琤說她沒有夢想,只有計劃。博士向方芳比畫物質的最微之內還有最最微,然後一個拖著一個,一個再拖著一個,變成為,你、我、我們。

傷空會傳染,負負極重負。我把達賴喇嘛的一直聽,把正正包圍、包圍正正,送到這一天地球最正最和最平的一點,小小的,奧斯陸。

難吃的魚由它去

隧道有時無光
那就閉上眼
把心裡的蠟燭燃起來
外面不及裡面冷
那就甚麼也不做
閉上眼
把爸爸的臉看一趟
把媽媽的聲音聽一遍
把兄弟的手捏一下
把姊妹的髮觸一回
我知道那是難到無底的空
無人的洞
你先要弱到底
然後努力睜開眼
無孤
無獨
便見到愛你的人
你要為他們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