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號外

哥本哈根的魔幻時光

第一次到哥本哈根是幾年前替號外做性專題。

初夏六月午後陽光輕爽,特意避開哥城中心的遊客購物主道,穿梳旁邊小街亂。日光日白單身亞洲女子一個我,走入一二三四間性商店,有地牢雜物式的、有情意綿綿專給女士的、還有如今已關閉卻實情精彩的性博物館。全程沒有任何人給我投以奇怪目光,於是我看得很自在。

然後路過酒吧五六七間,日光日白傳來歡樂笑聲,我就如此想也沒想走進其中一家,酒保赤裸半身只打一條呔跟我微笑,旁邊一對美男對吻完畢轉頭跟我聊,臨走前送我擁抱兼一句Welcome to Copenhagen!

那晚從爵士吧出來,天色非光也非黑,那是長日接短夜的魔幻時光。前方有型酒店門外,幾個男子的身影跟聲線都是有型的。夜涼如水,漫步回酒店,大堂那位迷人易服接待員向我微笑說晚安。房間的椅和桌和水龍頭是五十年代的設計,我感覺身在一齣美麗如畫的粵語片中。

一個陌生城市的文明與開放令人感覺安全舒暢,此後每隔一段日子,我就乘四小時火車南下到哥本哈根,心情如像探望好朋友般。吸吸清朗的空氣、看點傢俱設計、點半隻燒鴨跟一瓶青島啤、在日與夜的不同時段散幾個步。

散步城中過馬路,中央火車站附近壯闊的大馬路上,總有三份一以上的面積是單車線。日間來來回回的單車上美女如雲,黑外衣下黑皮靴上黑頸巾接黑帽子,如果有幸遇上綠燈,便能見到那一身黑調原來有濃淡有粗幼地和諧融合著,直如北國此間日夜交接的那一刻魔幻時光。

有一回無人駕駛的摩登火車把我送到城外沙灘站,那天風大,遙遠他方有一排發電風車在海上轉,兩扇白色如巨大海鷗的翅膀,從瑞典飛來看風景。沒遇到預期中對對美麗同性愛人趟在幼滑人造沙灘上照日光浴,卻見到短裙妙齡少艾在追逐。

幾年後的初夏,我和友人站在台前第一排看Belle & Sebastian 演唱會,完場後因應興奮的心情越步越快。住宅區街燈亮亮,樹影輕舞,如果馬路對面的雪糕店仍未關門,我一定跑過去,再買多三球全城最美味的雪糕,朱古力配椰子還要榛子味道的。

而那杯最可口的青檸薑片薄荷蜂蜜熱飲所屬何家咖啡館,或許已經不重要了。只要閉上眼,仍然會感到透進玻璃窗的一撮暖暖陽光,還有是一室舊木桌木椅上的細細劃痕。哥本哈根根本是個隨意且瀟灑的城市,拼湊功力之深厚,就從無名咖啡小店到掛滿雀鳥標本的二手店散發夠本。

便記起冬日十一月的Vesterbro,住宅區不少地店都是獨立設計師的合作社,那個拼湊闊腳牛仔褲、紅木屐跟大毛衣的她,以及她畫筆下的大眼女孩。眼神中一抹真,沒防衛式的歡迎,於是我開始作夢,如果住在哥本哈根的回憶夢。

Screen shot 2015-04-17 at 10.40.29

文:周游 圖:Ching Siu Wai

/刊登於香港號外雜誌City Magazine 四月號附刊 Epoch: A City’s Day&Night

Advertisements

天下只得你

話說時下的婚宴是會有現場樂隊伴奏、或有媲美明星海報的巨型彩照架在宴會廳當眼處。兩顆真愛的心,可以是閃閃十四卡見證,也有圈得下牽連一生的含蓄記號。如瑞典珠寶品牌Sandberg 的工匠手造婚戒,男的豪邁環擁著女的纖巧,白金與玫瑰金指環上一瓣瓣如相互一刻又一刻的共同烙印。海龜商標鑲嵌在其中成雋永一體,只得你我明白,只要你我感動,已經足夠。

沒有時間的一刻

「沒有時間,沒有時間」,這一句你一日呢喃多少回?假如時間真的不再存在,你可會覺得每一刻都重要?德國長大現居斯德哥爾摩的設計師Katrin Greiling,在名錶滿瀉的杜拜工作過幾年,手腕上的一只塑膠便宜貨給牽起話題,便索性按照自己的膠表外型,替Design House Stockholm 創作了No Time bracelet,從金錶奪走時間,鍍金腕物剩下甚麼,你說呢?抑或都不再重要?2013年零時零分一刻,願你在快樂地吻著。

號外專題: IKEA 民主設計之矛頭系列

不同演繹

借問一聲,IKEA 對你來說是什麼?

大部份人會如斯認為:「以相對便宜的價錢,買到設計不俗的傢俱。」
然後會有另一部份人覺得:「瑞典肉丸午餐味道不錯,很抵食。」
再然後會有另一團人說:「床舖棉被很舒服,冷氣充足。」

在其家鄉瑞典,IKEA 是這樣的:

比瑞典皇室更具代表性的國家級品牌、神秘的巨型生財集團、普羅大眾添置傢俱或任何家品的指定大店、瑞典工業和建築工人的十元早餐館、全國公民的傳統聖誕自助大餐廳。

近年的亮點,就是店內那一角新鮮陳列。遠看先會被那些突出的傢俱造型吸引,近觸會因為那些額外的設計細節、奇怪物料的組合、忽爾散發的幽默而感到驚喜,令人以為置身某類北歐設計名店。但抓起價錢牌瞄瞄,又會發現售價比店內的兄弟產品不過昂貴些少。

這便是IKEA PS系列。

溫馨提示

PS 是源自拉丁文 Post Scriptum 的縮寫,原意解附註,帶有溫馨提示的味道。PS I love you, PS 我們是IKEA的新寵兒。每兩、三年才露一次面,每一回擺一個姿勢,回應時代裡發熱中的設計課題。

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已經誕生的PS 系列,於設計和商業上都是很有野心的一盤長久策略,將整個宜家傢俬從「大眾化的優質設計」提升到「品味選擇」。是好有分別的,能在IKEA 排山倒海的家品羅列大陣前挑起一些相較獨特的奇峰特意產品,彷彿便能令更多普羅人士感覺更良好。比起各大連鎖品牌跟名師交叉暫結一場婚的孩子產品,安撫的心靈比率更大更廣。

今年三月在瑞典向傳媒推廣活動之一,是在斯德哥爾摩城選出一棟由十九世紀名建築師Ragnar Östberg 設計的大屋房子,把裡面的一所公寓,以一眾PS 2012 新產品佈置滿室:不銹鋼框沙發上面堆起圓點麻質軟枕,前面是一個堅固如實木卻種植和生長都易如草的竹製茶几,旁邊一張蛋黃色室外室內皆宜的大背椅,牆上一盞最先進的又佔最少空間的燈。沙發上有一位妙齡女郎,身穿白色浴袍,正在悠閒地編織毛衣。如斯真人示範家居PS 大法,再一次溫馨提提你:「入屋,從來都是我們IKEA 的巧手名菜。」

要求跟有關人士作訪問的過程一如預期中的複雜,瑞典總部把皮球拋給香港地區辦公室,再由公關公司回覆預期中的物料。猶幸瑞典人大都性子爽快,最後聯絡到IKEA PS 系列兩位主管級人馬,完成了下列的小訪:

獨特角度

N: Mats Nilsson
瑞典宜家總部Range Strategist 暨IKEA PS 2012 創作總監
K: Peter Klinkert
瑞典宜家總部Range and Design Project Manager Brand Statement 暨 IKEA PS 2012 Project Leader

IKEA PS 系列是在何時誕生的?

N: 九十年代時期,瑞典設計在世界引起注目,兩位瑞典設計師Thomas Ericsson 及Thomas Sandell,當時都跟意大利著名品牌如Cappellini 和 B&B Italia 等合作。時為1995年,IKEA PS 系列首度在米蘭傢俱展Il Salone del Mobil 面世,便是來自這兩位傑出瑞典設計師的手筆。自此之後,IKEA PS 系列每兩年或三年推出一次,至今已有七個系列,每個系列都有其獨特的設計角度:例如帶幽默的Play Furniture、給兒童的設計、把室外搬入室內、環球角度等,標誌著IKEA 對設計世界的一些註釋。

2012系列的獨特之處在哪?

K: 那是系列背後的意念,每一個PS系列都源自一個意念,一個IKEA 向設計世界裡進行中的討論和發展之回應。今次這個PS 系列,於起初我們開始討論時正值世界金融危機,設計世界也受到影響。我們感覺到一切都彷彿已經發明過了,周圍都沒再有甚麼革新,其實到現在亦然。反而倒轉來看,我們見到很多懷舊、很多古物vintage。於是我們想,IKEA 也可以做vintage,並非以一種創立的方法去看,而是運用IKEA 自己的六十年設計歷史,作為邁向新發展的一台跳板。背後的想法是:「假如我不回首看自己從哪裡來,怎可知道我會往哪裡去?」於是我們帶領設計師們,踏進了IKEA 的歷史旅程,並給他們一個任務去再發明、再策動、再生。也就是說,根據他們既有的靈感去再創造全新。

Mats 你是PS 2012 系列的創作總監,今回的設計團隊工有十九位設計師,你當日是如何向他們講解這份大型功課的設計目標?

N: 我跟他們說:「仔細翻看IKEA的設計歷史,好好利用過去出版過的每一本目錄、IKEA博物館以及我們自己的資料存庫。張開你們的眼睛,見到一種物料、碰上一個形態、看見一種功能,等等,都是靈感來源。然後將之詮釋為今天IKEA 環球市場的需要,通過運用新的技術、發揮可持續發展的知識,例如LED光源、以竹代木等等。

整個設計過程用了多少時間?

N: 今年五月份在米蘭推出前,我們大概下了兩年半時間的功夫做出整個系列。

民主設計

作為PS系列的項目主管,Peter 你的工作範圍是甚麼?

K: 我是全權負責PS 系列的整個程序以及成果,當中的每一個步驟和時間表上的控制。首先由起初的意念階段,決定每條PS 產品線的策略和要傳遞的訊息。然後是跟進產品發展的同事和設計師的創作工作,挑選最後會收入系列的產品意念。下一步是每一個產品的技術發展,包括揀選物料及其供應商、產品估量和訂立價目等工作。到最後的產品推廣階段,就需要作市場宣傳策略、在各家IKEA 門市的場地佈置,也配合跟傳媒及我們的顧客會面。

你會怎樣形容跟IKEA 設計團隊的合作?

K: 那是一個開放式的共同創作,我們在IKEA 經常緊貼一個大原則「民主設計democratic design 」來進行工作,就是說給大眾帶來負擔得起的美好設計。這裡面蘊含了五個原素:形狀、功能、可持續發展、質數,以及最重要的定價,否則就不組成IKEA 產品了。這意味著不單是設計師,而是所有有份參與整個過程的人,都致力為顧客尋找最佳的方案。團隊需要時刻張開眼睛,互相聆聽,促成我們開放和充滿創意的工作環境。

PS 2012 系列共有十九位設計師,你是如何跟他們溝通工作進程的?

K: 每一個系列產品都有自己的產品發展小組,由主管直接跟個別設計師溝通每一項產品的進程。我們就負責連繫整個PS 系列的進展和系列成果。

一切從新

關注環境是IKEA的重要承諾之一,這方面如何影響PS系列的設計、生產及發展?

K: 上面提及的五項民主設計原素是我們的任務,可持續發展是其中的重要一環。在發展所有產品的過程中,我們都必須緊記著sustainability。其實對我們來說,IKEA PS 是產品線中矛頭重點,所以需要額外附加另一個層面的價值。今次系列我們集中研究新物料的應用如竹、新的技術例如LED 燈光;以及引用新的思維方式,例如以袋裝彈簧取代一般沙發用的膠層墊。

在整個設計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N: 探索和瞭解嶄新技術的運用、工業生產程序中每一部的組合,同時要以最後的相宜售價作目標,這一切配合都得花很長時間。

K: 要保證系列有完整一體的氣氛,讓顧客感受到PS 系列不獨是一組好看的產品。

你們是如何迎接這些挑戰的?

N: 就一樣,耐心。
K: 不斷的檢討,保持開明的態度。

現在回首,IKEA 同事對這次PS 成品感到滿意嗎?你們認為有哪些方面可以改善的?

N: 我們一直都努力提高產品的可持續發展性質,IKEA 裡有許多人參與這個重要的任務,設計的部份其實只是大輪轉動中的一個齒輪。

K: 發展產品的過程,我們希望可以將之做得更快。

我曾經讀過一篇文章,寫IKEA 中人在最初把PS 系列的設計建議向創辦人,即最高領導人Ingvar Kamprad 提出時,曾受到他反對,以至不能成事。後來是怎樣說服到老人家首肯的?

N: 我倒從未聽聞過,嗯,就算真有其事,肯定他最後也改變了主意,同意推出。現在而言,Ingvar 認為PS 系列對IKEA 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PS 2012 系列的所有新產品中,哪樣是你們個人最喜愛的?

N: 這等於問:你自己的孩子裡,你最喜歡哪一個?不過我就喜愛那張寬大的沙發、那個貌如旋轉木馬的天花燈、特別為細小空間而設的牆燈、滿佈開心圓點的麻質布料、那幾張竹製小桌、可以疊起來的椅子、美觀實用的瓷器、還有那個內裡紅色的松木櫃等等等等。

K: 我也是像個母親一樣,愛我的每一個寶貝!

明年會否有PS 2013 新系列面世?

N: 我們已開始設計新系列產品,不過明年應該還未推出,到時會有其他有趣產品面世,詳情恕我不能透露了。

K: 那將會是一個驚喜!期望會是一個跟時下的討論與潮流有關連的回應。

/ 刊登於香港號外雜誌2012年十月號
/ 圖片:IKEA及互聯網

木動物家族

 

 

我輩童年最純樸的回憶,可會是由國貨公司的六面積木、砌橋與鐘樓積木牽起的?木造的玩具,經歷過工匠的巧手,份外的情感便給滲在木頭裡,慢慢傳開去。北歐樹林多,木玩具傳統一直保留至今,如丹麥Kay Bojessen 這頭木猴子,或許你也認得。他的動物家族還有斑馬、小狗、大象和大熊等,以及最經典的丹麥皇家御兵,都是上世紀三十到五十年代的創作,統統都遵照主人對線條圓滑、手感溫柔的要求,也即是手工的力臻完美。

 

 

圖片來自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