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聖誕節

快樂要緊

花鹿一直在森林向北面跑,松樹之間掛滿一閃一閃小星星,便是黑漆宇宙中千億個太陽,光和熱,原來一直包圍著花鹿。

我的呢喃、我的分裂。
我的花草、霜雪。
我的舊雲、新酒。
我知道你們都在讀,你們的眼睛,一閃一閃小星星,化身千億個零與一,流入我的血。

珍惜有時如日報,明天便過期。
記憶有時像地鐵,來去來去。
要好大聲好大力對我說:珍惜當下的記憶!

快樂要緊,管它聖誕不聖誕,新年不新年。
感謝你們的氧氣!

嫌棄

嫌家裡地方少,假如移居他方:
會嫌西班牙惹味、嫌德國無味、
嫌三藩市爽、嫌布拉格愁、
嫌東京癲、嫌北京招、
嫌瑞士悶、嫌倫敦滯、
嫌非洲亂、嫌亞洲老、
嫌青島酷、嫌曼谷熱、
嫌紐約吵、嫌紐西蘭靜、
嫌西藏神飛、嫌冰島物外、
嫌瑞典太家,嫌香港太吾家。

在抓滿一頭泡之時,嫌三嫌四,決定移居太煩,於是靈魂出竅,到新地方旅行,看當地市場、到公園曬太陽、剪個髮、遊巴士,然後回家便好滿足,一年兩三次。

越來越懶,連洗頭發夢都只想偷閒,嫌棄彷如方芳的問題、方悠的爛喳,一發不可收拾,通常要喝方停。

無邊的慾望有時是氧氣,有時是一氧化炭。窗台的一朵大紅聖誕花,索盡三百來個日子,吐出三百來個好可能差不多的日子,平淡時福,抑或阿福?

下午四時


聖誕節!
你久久未到,瑞典人便掛起燈飾催你快來快來,熱哄哄的聖誕市場照亮我們的小村,讓我和方芳方悠都興奮了幾天。下午四時,你搖曳,天邊,樹下,我們三把嘴逐個攤子試勻巧克力、糖杏仁、芝士、煙鹿腸、聖誕紅酒。。。黑漆的十一月,暫且跟我化敵為友。聖誕節!多謝你的名字叫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