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美惠

夢遊香港仙境

未來的歲月便是靠這些平安日子裡,忽地嘩啦啦如爆竹一聲來牽起回憶中的甜笑。

年廿九至大年初二,廣東話最多最痛快的瑞典四天,和四位如我者為愛移居北國的香港女子,由朝到晚。

年三十晚我們聚首在雪雲的家,八大四小一嬰,牛蝦墨魚丸魚蛋魚片、肥牛、瘦肉片、蝦、魷魚、香腸、雙飛鮮魚片、豆腐、粉絲、烏冬、生菜、新鮮菠菜、金菇野菇磨菇、一齊包的一百多隻雲吞、痲辣和清湯兩底、沙茶醬辣椒豉油香荵芫茜荵。

以上幾十個中文字對每周一打的你或許不甚了了,邊爐團年在我們,如冰裡溫泉,那一天晚上,我們每個人心裡,都緊握著一張夢遊香港仙境的單程機票。

阿香帶來了港產炸魚皮,還煮了一大鍋夏枯草,盛在兩公升的可樂瓶裡;愛美知我喜吃冬菇又廚藝非常凡,特意做定紅燒冬菇炆豬肉,包了兩個膠袋來;嘉露的小女女美惠一歲未足,聽著一室似熟未熟的語言,久久不肯睡;丈夫們兩三下手勢,已懂得全攻肥牛之略;方芳悠悠和卡拉,吃了十五分鐘,跑足五小時。

我拍了照,女人們在廚房的手和嘴同樣敏捷,雲吞包美法和魚片雙飛切,讓我在同聲氣的同胞手下學懂了。許多回合之後火慢下來,筷子雙雙,我們坐著東拉西扯地談瑞典的好和不好、香港的更好和更不好,不知怎的彈出安德尊和鄧兆尊來,就笑到翻天。

年初一我身累心興,口部肌肉由於要動用另一套來推出成人廣東對話,出現久逢甘露的事後小麻。送愛美到火車站的時候她說,每年這樣聚一兩次也蠻不錯。

好,北歐香港街坊夏日炎炎BBQ,就暫訂暑假七八月間舉行!山楂、阿詩、阿曲、桂思、大奧,預定你們!訂定火車票!

美惠

美惠小小的拳頭將我的食指捉得好緊,手腕的摺痕都被嬰兒胖遮著了,世界在這微妙美妙一刻,停頓了。

每個為人母都會明白那種神奇、懷念那心頭泛起的一陣麻;未為人母的妳,第一次被小拳頭抓緊,或許會記起被第一個他忽爾拖著手的那絲感動和隱隱痛。生命之大,大抵都精聚在最小號的人兒身上。

看著才一個月大的小美惠,我的能量大到將一切年紀大+心力不穩+經濟未獨立+一拖三找自己死嗎等等等等的天大理由打個希巴爛,生命之大,在於將愛相傳。

美惠她媽媽第一次當母親,一個女人再頂天立地也不敵一滴自己的血在另一個自己心裡流,我找不到十項生仔的理由,但找到一個生命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