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煉字

安和。香氣。時間表。

重整每天的時間表,要讓自己滿足、家人和諧。

我深信早起益處良多,我好想學村上春樹每天早起運動和寫作。有規律、勤力、不斷練習,字才寫得好,身體才會強壯。從香港回來後都需求身心休息,快,已經不是更不必是我的生活模式。反而慢但專心的效率其實更高,自己便更覺寫意。

回來瑞典後便心沒旁騖,睡得深睡得好,夢見某些在香港見不成的舊友,夢醒來再沒覺得甚麼了,或許是和每晚臨睡前讀的佛書有關。試過幾天早晨五時多便自動醒來,日光微亮了,有衝動想立即起來動筆,但都懶懶地躺着,沒想甚麼,就是看着日光微亮了。

每天八時許送完方芳悠悠上學回來,先看面書,那是我和香港家人的緊連,更是我關心的香港社會、文藝和音樂資訊的主要來源。然後掃讀閱讀器,主要是朋友們的新博文和頭條新聞、好些我喜歡的中文和瑞典文網誌、達賴喇嘛的官方twitter、和隨意在訂閱列單裡按出的設計、時裝、文化、影像、無聊等等、甚麼都看,都沒所謂,不過不再會隨便分享了。呀還有閱讀器內各人的評語,我總愛看的,通常都達到交流之道,吹水之極樂。

微博,不能不看。別先下論斷,關心香港的、中國的,要試試。已經不是你有沒有時間的問題,我已是不看香港或中國的新聞網,因為真人、市民現場報導才最是真相所在。

要把這些每天必讀的限在兩小時裡,是可行的。我不再用msn除了因為它太煩,成天要人下載新版或發毒訊,主要是覺得面書可代替談天功能。去年通常用msn,來去都是和幾個密友聊天、和寫字工作上的詢問和通訊。既然跡近全世界都用面書,也就面書便成。

寫作,天天進行。媽媽博文在十分鐘內完成,相片都是心情慵懶時挑好並一早上載好的。周游列國這便依然是即想即寫的,我一向都沒有起稿或摘下靈感的習慣,因為十一年的正職寫字工作經驗一直都是即叫即蒸,不能不快。這裡一篇的寫作速度不等,平均四十分鐘,不算快。寫完就發表,所以常有錯字,都是友人幫手指出,或事後自己在閱讀器重讀時發現。

最近開始寫詩,方式卻完全另一套。如鬼上身,通常會忽然有第一句彈出來,無來由的。我便盡量抓起我的大本子,坐在床上聽着鬼、畫着符,用走珠水筆藍或黑,如神檯秩序。寫得也很快,完成一刻吸下一口氣,無比的歡暢,然後合上本子。詩作我改得最多,先合上一天,第二天再細讀時再改,最短的篇幅有最大的遐想。到打入電腦時,在腦中邊唱,邊再改。

有時要做寫字工作,其實在花的時間和準備上都比你讀到的多。想多主動發掘新題材不難,問題是我表面當全職師奶的時間委實不多,就如現在,忽爾又十一時半了。

一早已煲了大鍋豬骨花生粥,待方芳一時半回來,和她一同小談小吃。三時再開車去接悠悠,或許一起買點菜和鮮奶回來。

書,還得要看,方芳逢周三下午上廣東話課的時候,便是媽媽靜坐圖書館裡看,現在讀黃碧雲的《 沉默‧暗啞‧微小》,我是她超級紛絲,當然享受極。今年我還開始自備暖壺熱茶,那裡賣的太細杯。

周二上午去參加社區免費瑜伽班,上周找車位,去到時已滿座,明天定要早半小時到達。周四下午和方芳去游泳,周五下午打算用和方芳悠悠玩。周末一家郊遊,因為春天終於來了!也是時候開始打理花園,以及鍛鍊踏單車了。

計一計,能坐下來的寫字時間,一周裡還是不少的,質和量都應可改善的。從香港回來後,可能是悟到了甚麼罷,精神狀態都很平和,覺得時間一直在自己掌握之內,每天在接方芳悠悠放學的時候,都希望心裡的是日文字額填得足、填得滿意。每天待博士回家前,都希望家裡的空氣粒子是安和的、食物的香氣是飄滿屋的,那就很好。

好多謝wanni畫這個我,好喜歡,我的確會穿成這個樣子的! 原版在這裡

我的腰忽然消失了

最近一年開始學人寫新詩,把眼前看到的幻景用字描下來,過程何其享受,我又貪心,寫成了又想讓人讀,幸運地都在香港首本電子版詩刊【詩++】發表了,每次都樂。

剛生日了,就想把詩作集合在一個新開的博,叫做【我的腰忽然消失了】,當是給自己的禮物。

覺得好像是某些生命的原素因為生活而遠離自己,同時以另外一些面貌迴轉到身邊來。

或許生命其實就是,不過如此。

一粒中文字

寫一粒中文字值幾多錢?

由港幣三毛錢到幾百元,我都給人家賜過。說的是正職以外的所謂「秘撈」,秘密作業、自由撰稿。

我的外快寫字生涯原來快有廿載,自己讀中英文翻譯所以可以沙紙換取陌生老闆的一試信任,翻譯文件多以每字計算,我覺得是動腦力最少、寫字打字最多的的工作,經驗計也是最悶的,相信是因為我多數譯些正經文本,人一句我一定要跟足一句那種。

最自由的是廣告撰稿,人家付的可是整件事的包裝,意念可以飛到天底,問題通常是陌生老闆的腦電波是否願與你同行。

賣藥數成份、賣樓必扭景、賣歌玩歌詞。。。也未必是絕對的。我很少長冗,一來是性格使然,最怕廢話;二來是廣告撰稿是文、畫、聲的結合,像男人的太太、知己和情人,和平存在、互不知而相輝映就一流。

近年替雜誌報章寫的文章,經濟好年便好錢。我不知道是否有市價這回事,我是老闆的話,自然因應閣下的能力,一人一個價。

有時以整篇字數計,有時以整件事計,有時以工作內容計。
有時是人家找,有時我自投羅網,有時順便飛,最多時候是由於純粹八掛。

被人減薪的時候有兩個選擇,一是不幹,一是接受。
被人加薪的時候有兩個原由,一是原本太賤價,一是嘉許。
被人拖薪的時候有兩個場景,一是討你便宜,一是大公司作風。
被人走薪的時候有兩個故事,一是倒閉,一是賤格。

我通通試過,阿彌陀佛。

也有奇怪的時候,就是一個中文字有能力叫我發呆的時候,根本沒空間會想到它的現世價值。
讀詩和寫詩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