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沙浪

三幅被

太陽出來打鞦韆
月亮出來打封信
家常三幅被
濕濕碎絲絲
天曉得
或許後來變成氹氹轉
家家酒
總之
有字便好

我們是兩個曬棉被的未來阿婆
我們是香港的小孜媽、瑞典的周游
我們是 >>>>
 http://3blankets.wordpress.com/

Advertisements

香港古仔:太平山街

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了。

行人道和馬路都增肥了,綠陰大樹頂部冒出好奇的燈柱。這麼那麼的工作室或或茶店或香爐角落,閒坐著捲起衣袖的工人或看來世外的畫廊主人。段段斜斜階梯上流往連體中級公寓,下流到吹花牽媚的又一圈又一區。

我身在這裡,名叫太平山街。

由甚麼都沾到心上的一位朋友引領我來,然後伴著一切都無塵於心的另一位朋友慢步離開。
在香港短留了兩周之中感覺最身不在香港的兩個奇幻天。

斜梯旁邊小店的女子出來吃煙,穿一身黑,會是這城周刊注釋為時代型人之類,幾個舊友好名字隨著她煙如流雲裊裊升起。朋友領我進這店內瞧,內有修髮角落,二手名牌衣物皮包正待人接物。黑衣女子名字叫安,聊起來很隨和,跟外貌有著這城裡流行的不連貫,令人累嗎這?瘦削一身她告訴我也有兩個仔,都大個了。

朋友伴我從太平山街一直步下山,咖啡館明明無人的九時半早上,友善的員工以友善的口吻請我將小豆車移開一些。我感覺著這城市的僵硬,感覺著這城市的不真心。太陽溫柔,自從下機之後我無比冷靜,好像竭力在阻止自己別再為這城市開心,別再為這城市傷感。

步過了整條荷理活道我都沒再碰見舊時上班的大廈,反而跟涼茶舖再遇。舊時的老闆幾個月前英年早逝,是我某天在面書無意亂按到他處碰著了一堆驚人的字:一路好走、永別、懷念… 或許我是深心被打擊著,當遇到消息說永遠再不能真正遇到的人。

字能留下,於是我寫。

在原本的煩囂我鄉找著了原本的他鄉清寧,兩個城市於我原來已經對掉了原來的身份。

當我人在太平山街感受著這城的難得太平,我腳踏不實,我心想得牢。香港不會再與我有關了。

家庭照出的

收到一信裡面四張家庭照,來自香港的神奇女俠友人。讓我來回細看了許多次,大人的眼神、小孩的面珠,幻想著他們每天必然的細碎紊亂、不必然的日常歡欣,以巨大、微細、就將時光灑落小孩子天天長的手腳上。

家庭照出的,有爸爸們嘴角的滿足,那是一種特別的成就感,與事業上的豐功偉積許有天淵之別。前者溫柔,後者慧黠。夜來泛起會心微笑,當一位爸爸在床沿輕撫熟睡的孩兒。

家庭照出的,有媽媽們安淡如春蕾、恬定如簇新的日曆,給每天大清早揭開年月之聲、動作不停、食物香氣、以至許多沒在掌握之內的細菌、號呼、呵欠…

家庭照出的,有孩子們最直接的牙牙語、節瓜腳臂、眼淚和濕髮柔絲,最了當的渴求、問題、歌聲和熊抱。孩子都站在爸爸和媽媽之間,這之間,引發過、引發著,兩雙純愛情的無盡前行、忍耐、試練。

常說一家人整整齊齊是福,平平安安便是好。我的香港友人大都是兩份全職收入一個幫工,都為孩子找尋能力應付到的好學校、最適合嘗在發育的小小骨背的上學背包、最清新的郊野公園、最好玩的舞蹈班。

我的中學同窗告訴我太太懷著第三胎的時候,雖然是在電郵的短短數句,那快樂還是洋溢於字裡行間。「你我打和了!」他說。不久前在他的千呎單位我在頌讚間格何其實用,他在身旁細細地道:我就此和銀行交道一世。當時我未能回應,未敢回應。現在想起來,才明白到作為丈夫的用心。

我自己的第三度懷孕,也快到終點了。既想快點跟豆豆凝視,也壓根兒有微緊張,連他也是。就是因為知道,知道過程的愛與痛,不單是生產過程,那比起往後的一切都微不足道。爸爸媽媽知道的,是其籠罩滿滿如將你的自我你的人生你的原來打算都一一撥開讓單純一種生活一種感受一種堅信向著前。

很清晰的道路有時是很嚇人的。

稍後見

大肚子老友說感到平安,我想我是明白並懷念那種感覺: 是那種特殊的希望,只集中在一件事情上,私人蜜意,喜悅一步一步,一天一天的長大。等待中的歡欣無由微笑、間或湧起的微微憂慮。髮膚都在蛻變、心跳和紅血都在傳授下去。好像身邊的大樹、街市和日落都在裝修、都在準備、都在互相融融着美麗的那一天即將來臨。

對於收拾行李有一股奇怪的抗拒,是回去的時候有點舉步微抖,怕人和聲和不能再忍受或明白的許多理論與天氣,更怕既熟悉又陌生的、不停重覆的如訪問的對話。

給家人的禮物和二手小孩衣倒已打點套當,自己要穿的就一個從衣櫥裡勾出久久的夏裙子,原來條條款式差不多,悶死自己。卻又說會轉冷降至十度,那其實對我們有利,從零下十度一下子飛落正二十度,的確要慢慢來。

我好希望慢慢來,已是徹頭徹尾的瑞典人作風了。會按孩子倆的腳步慢行我想帶她們見的,媽媽紀念中的香港。

敲定好些有趣的相聚,和好些相當有趣的人,期待的是鮮美的廣東話、起揚的一下相遇。

新一年的路向是收窄,所以要收拾。不夠好的刪掉,無需要的不要,留下的便要好好穿、用、談、讀、寫,要流動而不滯,要上路慢行而不回頭。

先祝你聖誕慢樂!稍後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