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沙丁島

沖兩杯菊花茶

暑假是無產阿媽最忙的時光,昨天用了四個小時剪草地和修雜草,到完成了想趟在新綠草氈上享受一下,原來已經是晚上九時半,天還是亮的。

三年前回香港時,悠悠才一歲半,已不記得婆婆的十九樓和姨姨的貓貓了。六月尾到意大利之行,算是我們一家四口第一次出門旅行,當母親要辦妥的事前準備,不比籌備演唱會的細和碎。

事發現場在他鄉的盛熱,令我如奔向港夏的懷抱,歸家的舒暢、拖鞋和短袖的歡呼,三十多度的沙丁島,居民都散發着島民的性情,悠悠閒的乘涼、散步、喝咖啡,令我想起二十中歲曾居幾度的南丫。

胖胖的意大利嬸嬸總打扮細緻,半腰裙配項鍊、銀手鐲和手袋,豪不吝惜展示一腩的舒態,我最喜歡。叔叔們呢,個個草帽西褲到城內晚飯,部份尖皮鞋還是閃亮的,手上的厚介指,好馬非亞啊。

悠悠比我預期的順受,她依然一貫地邊行邊嘴不停,或說或唱,在古城的小石路、在海邊的棕櫚樹下,長期黏着爸爸的大手,我妒忌說她前世一定是你情人。熱刺性子的小女孩,第一次站在這些奔放的熱帶大樹下面問:那是甚麼樹,方芳答她是palmer,一臉大家姐。

方芳和我,已是熟能生巧的旅遊良伴,只是越大個女,問的問題也越來越真實:人們為甚麼去教堂呀媽媽,你出世時是甚麼宗教的呀媽媽。

都是博士精簡,說人們信上帝便覺得舒服,但是上帝也有很多個,有不同的名字。那Buddha呢方芳繼續問,我說那也是其中一個。

博士始終是北國種,三十度以上太陽直笑的氣溫,對他來說是微極刑,全程度假只全心吃喝玩樂也非他底所作所為,對我這隻盡做盡玩的港產魂,也不是不懷有作賤的潛質。

是我和日常生活終於簽了和約,出發前已把希冀先扁為灰燼,將一個人旅行的、只有自己一個才感受到的、貼近孤獨邊界的無疆自由感覺,對角接疊起來,藏於心底。

這樣子的話,這第一回一家四口的旅程,是無比的成功、順利、無跌無失無屙嘔無肚痛。

現在又是九時半了,天還是亮,方芳在床上看書、悠悠在邊唱邊寫、博士在移植粉紅玫瑰株得一身汗之後在沐浴,我在寫這篇似輕尤重的遊記又一小則,打上句號之後便去讀故事書、吻道晚安明天見;然後煮壺熱開水,沖兩杯,菊花茶。

沙丁島上

陌生的天花膨脹着透明的熟悉
睡眠氣息垂落冰涼地磚
薄薄白白的被單擁抱
一二三

機車凌晨後來大型垃圾車早晨
石塊行人路上每隔五步的夏樹垂柳
澗下藍天
一二三

白色遊艇之間泛回垂釣老人的小木船
古城老塔舊牆破石圍觀新遊人
沒家貓兒在海旁靜觀
一二三

鮮麵條圍綑紅茄碎絲
西瓜雪糕摟緊巧克濃濃的力
牛奶和咖啡的婚禮從早到晚
薄餅味力強如母親往嬰兒粉頸的細呵
一二三

地中海水之藍源自光和沙之探戈
透明陽光無量下降回答赤紅熱膚的禱告
教堂雲石地上閃爍世紀天花落凡間的細沙碎瓦
下面一二三個抬頭迎笑
沙丁島的美和妙
第四個在風涼的角落
默默感念假期地中
海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