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明報

瑞典職場無朋友


上週文章寫瑞典職場文化,同事之間交情淡淡,聊天話題點到即止,最緊要守衛各自的私人生活和空間。有丹麥和美國讀者朋友回應說跟當地情況相似,加拿大朋友則說很不一樣。香港朋友問那麼同事便不能成為好朋友?以我觀察,瑞典人同事跟朋友的界線分得很清,好朋友多數是現任職場以外認識多年的,舊同學或工餘活動的友誼能保持長久的居多。身邊瑞典友人的私密圈子都很細小,三幾位老知己通訊見面卻不見得頻密。

上述所指的瑞典人,是泛指土生土長兼屬瑞典北國血統的人。瑞典國民中有大量移民,2014年的官方統計顯示,全國970多萬人口中,有16%並非在瑞典出生,大約是每六個人中就有一位外國移民。移民第一波是二次大戰後四十年間,從德國、其他北歐國家以及波羅的海地區的移民。八十年代到千禧年再有從歐洲、非洲以至南美洲戰亂國家來申請庇護的移民,包括伊朗、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土耳其、波斯尼亞、科索沃、智利,以及非洲國家厄立特里亞和索馬里。2001年瑞典加入神根公約,連同伊拉克戰爭,再陸續有工作移民及戰爭難民湧入。2014年瑞典接收了過8萬個敘利亞等地難民,數目僅是排在德國之後。

先不談近年湧入的難民融入社會問題。其他較早來的第一代移民,大部份都已學懂了瑞典文,投入了社會工作。他們在家裡保存著自己的文化傳統,工餘多數跟親屬或來自同國的朋友聚首。縱然國籍已經是瑞典人,由於文化根源以至宗教信仰到底不屬北歐,思想行為模式跟土生土長瑞典人的分別,在職場上可能引起各種大小誤差或尷尬的情況,原來比我想像中普遍。

同聲同氣的人自然合作容易,內斂的瑞典人通常不會直接給你面色,但那無形的隔膜其實存在。例如同事間的順口玩笑隨時跟語言習俗扯上,提到的經典電視劇角色或者時代金曲,非瑞典人就會抓不着頭腦。瑞典辦公室的沒階級文化又會令外國人感到無所適從,習慣以項目小組進行工作的瑞典人追求民主合作事事討論,開完會卻隨時無明確結論,明明是老闆卻表現如同事或組長。相反地,瑞典人誠實直接,什麼都應承得得得然後完全違背原意的南歐及亞洲營商文化,對一就一二就二的瑞典人來說簡直匪夷所思。

瑞典職場上國籍繁多,平日一起工作要克服的文化和行為分別可大可小。加上對私人時間和空間的重視,如果無必要的話,瑞典人工餘都避免跟同事有私人交往。遑論好朋友,其實成為朋友的機會也很微。

161117

/刊登於2016-11-17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Before

161105.jpg

1105. Before.
Whole wheat and rye flour with roasted sunflower, pumpkin and linseeds. 8 hours fermentation in room temperature. 12 hours in fridge before forming into buns. This shot was taken before baking, after about 30 min of rising.

好在我

161115
1115 每年的十一月我都要出力鎮靜自己。從前主要是因為北國此時的氣候,不想再動字去形容了。這幾年的十一月份添了一份燥動與不甘,年末將至而想幹的不是幹不了就是趕不了,不了了之的諸事大小疊滿一塔不爽。年紀是大關鍵,睡眠質素躍升為日常願望。如何築建安康生活並時刻活在滿足中。如何在荒誕世界中測試自己的極限。如何如何,保持當初愛的力量有駕馭宇宙的信念。動搖的身心把現實的枝椏帶進既虛卻真的連環夢境中。更生,更新,我必須每天擺脫昨日的疲乏,我必須呵護自己不息的心。喝杯上好的咖啡,做一盤甜卷,以及,抓著一段在體內奔馳的文字。好在我識寫中文。

瑞典職場的中庸之道

在瑞典生活了十七載,愈來愈覺得瑞典成年人普遍的性情其實十分內斂。職場上跟同事們聊天的範圍,不外乎天氣或周末過得如何等,都屬點到即止式的社交模式。瑞典人本着「萬事皆OK,天氣最麻煩」的原則,人人保持中庸距離,保守着各自的私人生活,放工就散band,周五拜拜周一再會。下班後跟同事去飲杯嘢或吃個飯的公餘社交活動,在我所知所見所體驗過的情况中,幾乎都不存在。

我認真地想過箇中原由,好地地大家一場同事,卻君子之交冷如北海水。除了「歸咎」瑞典血統天生對私人空間的超大需求之外,我覺得是人們一般的生活質素其實夠平衡之故。放工回家能真正休息,因為家裏空間充足、水喉一開便有清淨冷水隨時可飲、浴缸上不會掛滿待乾的衣服、廚房有空間供家人同時參與煮飯,客廳飯廳明明是兩個廳。就是說,公餘的休息甚至娛樂,都有空間在家裏輕鬆進行,於是上街的理由就給撥到一旁。

我在瑞典的職場經驗不算多,從麵包工場到幼稚園,卻都感受到瑞典同事之間的相處方式有一套不明言喻的規矩。不會扮friend,也不會踩界,中庸之道最正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做着本分就夠,不必多做額外功夫,做了也無人會分外欣賞。無傷大雅的笑話,或者又是天氣周末做過什麼等對話內容不斷迴轉,而政治話題呢?超級離奇,我從來沒在上述四處不同職場上耳聞目睹過。慢慢我就了解到,瑞典人上班都避免討論政治,大家投票哪個政黨實屬私隱,尤其最近一屆極右翼異軍冒起兼大獲民眾支持,無人會公開承認投過他們一票。

丈夫在科研界及學界工作多年,據我所知,在商界和大學辦公室裏,日常話題流行榜上依然是天氣感冒孩子活動等瑣碎事。原來上述職場裏坐滿受過高等教育的一大群人,平日絕少討論有關政治的話題。近兩年紛紛擾擾日日上報的難民潮、種族歧視、女性權益、社會階層分野等貼身事務,或多或少都被視為職場敏感話題,瑞典人只會選擇跟熟朋友或家人分享觀點。

至於職場上的社交活動,最普遍的方式是一大早預約。聖誕是瑞典大節,十一月初已開始預約的員工集體活動計有:大公司會請食聖誕餐(肉丸、火腿跟小紅腸是主角之一的傳統自助餐,在香港人食慣的規模下份屬蚊型),細公司會搞afterwork小飲小聚(即快樂時光happy hour)。夏季一定是室外集體活動,類似運動日或者去公園齊齊踩Segway等。一年兩度的公司活動,主旨為加強員工團隊精神。又令我懷緬着香港人隨時隨地跟同事朋友吃晚飯的即興快樂。

161110

/刊登於2016-11-10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