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愛護地球

綠是七彩的頭盤

Järva 屬瑞典斯德歌爾摩大城範圍內一區,六萬人口中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佔多數。一個不住成長的市外地區,商業服務跟文化、運動、交通等公共設施並列發展;這裡更有歐洲最龐大的IT 業界配套以及世界級公司集團。

1965-75年期間,瑞典政府在全國城鎮大肆興建一百萬個住宅單位,給平民租賃或購置。經過了三四十載,建築物都需要翻新。「可持續的Järva」是省政府城市發展的長遠目標,通過於建築物的牆壁和屋頂加設隔熱層,以及更換隔熱性能好的窗戶,計劃將全區域的能源消耗量大幅減半。瑞典一般家用玻璃窗都有兩層玻璃,而隔熱層是北國現代建築物不可或缺的,能隔熱即能保暖,否則年中有九個月人們會在室內顫抖。

20140709-092337.jpg

圖源:stockholm.se

「可持續的Järva」另一大目標,是要成為全瑞典擁有太陽能發電板最密集的城市。預計今年完結前,區內建築物頂加設的太陽能發電板面積將達至十萬平方米。每年會生產130萬千瓦小時電力,相等於用洗衣機開60度共洗到130萬次衣服,好厲害。

瑞典的日照時間很寶貴,秋冬時每日只得幾個甚至零小時的日光,因為罕有,太陽絕對是人見人愛的。說到底,光與熱也根本是生命攸關的問題。最近讀到一項調查,說每六戶瑞典家庭中,就有一戶計劃在未來兩年裝置太陽能發電板,我們也是其中一家。

是的,人在北國,我們都想盡辦法去捕捉太陽,擁有太陽。今年好運,春天暖和得早,四月份天賜許多個大晴天,白天氣溫連續十天在攝氏十度以上,官方天文台宣佈夏天正式降臨國內大城的各個日期。復活節之後還居然可以換上薄外衣,花園的綠爭相露面,於樹梢、於花枝、於草地、於我們的心田。

綠中先出色的首先是蛋黃花。

每一球蒲公英綻放前身是一朵美麗蛋黃花,其生長過程是這樣的:小蔥頭根部在泥土下靜伏一年,初春期間根部天天向下、嫩芽日日向上,衝開了泥土長成如餅狀四開的默綠色葉子。然後小花蕾出現了,一粒、兩粒、三粒,如小孩子並肩快速生長。天空大藍,太陽不斷送吻,忽然那天,綠綠草地綻滿點點蛋黃!

只需要光和熱,以及極少量水份,非常粗生的蛋黃花長滿在公共草地和公園小玻。花莖長得很快很高,長長的綠葉呈狗牙邊,盛夏黃昏會有灰棕野兔來嚼。待蛋黃花盡放,小花瓣散落,花蕊伸個大懶腰,開成一球圓鼓鼓的蒲公英,隨風飛舞。

然而當蒲公英落在私人花園時,普遍瑞典人會視之為野草類,會早趁它還在初期的餅形階段,用一枝叉狀長形特別工具,對準「餅芯」部份插入泥土。再在腳踏處用力一踏,三叉深入泥土圍剿蒲公英根部,手一提,整枚給連根拔起。

兩年前我曾有這樣「對付」過蒲公英蛋黃花餅,初夏時份在園裡低了半天頭,把花蕾BB們逐一拔起。我數過,桶裡起碼有一百餅之多,手腕和腳踝都弄痛了。那年花園的草地清清綠綠,一如鄰居們的美觀整齊花園。

今年四月份天氣一流,早上坐在陽台樓梯上,我甚麼也沒做,看著腳前一束又一束盛放的大小蛋黃花花,朵朵都在笑,好像一家人簇擁著。我忽然發覺,最美的花園就是自自然然,讓大自然步入我園。看來前面的盛夏,我也不會踴躍地開動剪草機了。綠是七彩的頭盤,我將會懶著曬太陽,任屋頂的太陽能發電板盡採光和熱,任繽紛野花長遍我園。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4年六月號Opinion欄目

二手店尋寶記

我不是把旅遊行程編排妥貼的那種人,通常訂好來回交通及目的地住宿便算。讓自己漫無目的地在一處新地方蹓躂,是一件很自由的事。十居其九給我用雙腿發現了地道美食店、有趣雜貨舖等,方法是亂行一通,或詢問當地人,有地圖在袋裡便行。

話說在斯德哥爾摩工作完畢,有一個清閒早上,隨便在酒店附近走走。驚喜路過瑞典老牌慈善二手店Myrorna,一入門口先給櫥窗上幾個舊款洋娃娃吸引著,已經滿心歡喜。店中央正推廣芬蘭玻璃及瓷器出品,名牌Arabia 的七十年代茶杯全套售港幣三百塊,經典級數的設計,其實很值得收藏。二樓上面有更多,按顏色將舊杯舊碟分類,完全沒有雜架攤的味道。我看中了一個菱形的透明玻璃小碟,上面凹凸花紋透露它來至六十年代,賣五十塊。另一盞全木小枱燈,連燈罩也是原木做,別緻得很。

不過亮點在地牢,我先在舊書架上找到十多本七十年代的瑞典漫畫,五元一冊,給孩子們一定歡喜。巨大毛毛熊本土製造,沒穿沒爛廿八塊錢,也落在我的購物籃裡。

鑽入去,不得了,舊裙子我的死穴啊!逐件翻看,好些招牌上寫著Made in Sweden/West Germany,瑞典和西德製造之餘更給我找到了Made in Hong Kong,他鄉遇故知讓我會心微笑了。香港曾經是世界數一數二的成衣生產地,你可記得?

埋頭在挑時聽見身邊有英語對話,是一身打扮精緻的女郎臂彎擁著一大疊衣服,vintage 在歐洲確是大磁石。其實對於瑞典年輕人來說,購買二手衣服和用品是一個有意識的選擇。二手店在北歐站得住腳,因為人們都明白回收再用對環境的重要,也不太介懷別人曾經穿著過,況且價錢也便宜一大截。

我在一整架子標籤著Personligare「更個人」的衣服中找到了三條連身裙,來自七、八十年代的,最貴那條才一百一十元港幣,我便高高興興把它們全帶回家。

539753_10151783379173228_1878187018_n (1)
北歐人普遍支持二手店及接受二手衣服,循環再用融入生活中,年輕人更擅長將之建立個人風格。Photo by JauYau.

/ 刊登於2013-03-07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逢周四刊出)。

大樹放屁

方芳:

今天早上爸爸乘電車上班,他選擇盡量每周一天不開車的原因沒有說,但我知道是為了幫助地球一點點,不要車子天天都在公路上排廢氣。

上周放學我們散步,你主動推著豆豆的小嬰車。小豆靜靜地趟著,看著小車上空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還有微微晃動著的長長樹枝,她的視力比初生時期好得多了,對她來說,世界的一切都是全新的。媽媽常常想:人生第一回看花朵,一定是件非常神奇的事。你看小豆的眼神,總是充滿興奮的!

我和悠悠步在你後面,沿路聊著天。我著她不如別邊行邊跳蹦蹦,不如試一試靜靜地行,呼吸新鮮空氣,對身體有益啊。

原來你在前面一直聽著,這時候你回頭說:「氧氣啊!」

悠悠依然在把手裡的長跳繩搖來搖去:「甚麼是氧氣?」

「大樹放出來給我們的。」你緊握著豆豆車的扶手再說,好有大家姐的風範,我暗裡微笑著。

「Aha。」悠悠或許不盡明白。於是媽媽用她覺得最好笑的話題試試:「大樹和你一樣的啊,不過你的鼻子放出來的屁,都給周圍的大樹全部吸清,好可憐的大樹哩!」

一聽到放屁,悠悠果然哈哈大笑了。

「誰不知大樹放的屁不但不臭,還是好有益的,我們的鼻子時時刻刻都在吸,真是好肚餓的鼻子啊!」

悠悠嗡起了鼻子,又再哈哈哈大笑起來,還很大聲的,媽媽認得那種笑聲,開懷大笑,我小時候上學天天都是這樣笑的。

你呢芳,回頭輕輕的笑著,就算很有趣的事情,你還是這樣子輕輕的笑著,不太發出聲音的,而且雙頰會泛起紅粉粉,在春天的大樹下,煞是好看。

循環再生更好設計

在瑞典居住了十二個年頭,說自己練就好二手消費實非虛言,因為那便是日常生活。

打從第一天遷進住宅單位,學習把家居垃圾分類為:廚餘、紙盒包裝、報章、塑膠、玻璃、金屬、電芯、電子用具和傢俱,定期送到到屋苑的多個收集站。現居自家老屋,進一步在花園設置大型分解桶,將食物渣滓及乾樹枝層隔,待了兩年終於上軌道,充滿養份的泥土開始聚積了。到秋天的時候,園裡的枯葉,和初春時份修剪蘋果樹的粗幹,通通也要收集好,自行運載到市外的大型回收場,超過每家每戶一年四次的棄置垃圾限額時,更要自繳費用入場。

為何多麼費周章?好簡單,掉垃圾那麼麻煩,人們就會學懂不棄、再用、轉送、捐贈,繼而買少一些、買前也好好考慮。保護環境的社會作業於北歐早已鞏固, 早在1975年瑞典政府決定建設大型循環回收系統,2010年間,瑞典人一共回收了76.7% 的紙包裝及報章。

不單是工業、製造業都履行環境保護的社會責任,設計界也經常獻新奇,利用工業廢料或剩餘物料創作,讓創意跟自然一樣,生生不息。

早前在斯德哥爾摩國際傢俱展,在云云整齊企理的簇新華椅中,給二人設計組Godspeed 的展覽品逮住,不知怎的,我即時想起咱們的九龍皇帝曾灶財。那些高身吧凳、咖啡桌和單座沙發,分明就是用粗舊木板搭建組合而成的。塗上艷麗紅粉,已是首都人閒逛型格時裝、傢俱及設計店林立的Södermalm 區裡,迷人石道上的夏日露天咖啡座。

幽默出其中,設計師名正言順將垃圾投個好胎並貼上價錢牌,說是提高消費者生活格調的價值,牽起有建設的聯想和進一步的解構良方。你看他們的名堂Godspeed,該猜到背後的瑞典及荷蘭藉設計師的用心。

用心更明顯的是年度的綠色傢俱大獎,今年於瑞典舉行過第三屆,旨在獎勵優秀的、可持續發展的傢俱設計作品。事實上,Ecodesign 已慢慢成為一式格調的定義,主旨在於一件傢俱從那裡來、以甚麼材料製造,對於設計業和世界帶來新思維、新規則。綠色傢俱大獎的評審團來自關注環保設計的機構及傢俱業內專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設計學生及在職業設計師參加。

今年大獎得作品鮮艷奪目,單座椅上的布質來自沙發工廠的剩餘物料。年輕瑞典設計師Maria Westerberg 提議可收集自己和家人穿舊了的襯衫,交織成這張滿懷故事的The T-shirt Chair。早前替時裝及家飾連鎖大號Indiska 設計的Recycle 系列,座墊、籃子、地氈和屏東同樣採用工業剩餘布料扭織合成,七彩又環保。

另一位瑞典設計師Peter Mäkelä 的Rendezvous Chandelier,獲得評審團推薦,其彎彎木條通透造型令光源顯現出不同的面貌,象徵着無阻的溝通,在家裡或會議室中一樣和諧。

* 全文刊登在香港FLASH On Weekly 周刊第35期
* All images by respective design units.

五月最後一周

寫下了便猶如老老實實的跟自己說一個明白,於是情書寫過、口譯表白過之後,說話臨脫出口前都自動迴轉上腦濾一濾。咱們倆始終都是敏感人,沒說明的字也能隨空氣和顏面傳遞有致,我便送上會心微笑,心靈相通的大前題也要論心之開目之清,我們總算健康的一對,於十二個年頭之後的今天依然。

昨天的美好周日節目,是我城某區一年一度的巨型跳蚤市場,這件事由地區政府發起才三年,我們去足三年。氣氛熱烈有序,太陽下行人道上擺滿了地攤、桌子、蘋果箱。孩子在賣自己的舊玩具,胖太太坐在摺椅上介紹七十年代橙橙啡啡的廚具和糊椒瓶,爸爸級人馬把古董小黑錢包十五塊錢賣給我。悠悠挑了一隻毛毛小鼠公仔,五塊她自己付的,方芳買回一枝巨型鉛筆。我們一同看中一個鐵造的玩具小衣車,立即買下,連一架小木風車和能撥動的鐘擺,三件共十元。方芳發現衣車底貼了一張殘舊的標籤,興奮地告訴我:Made in Hong Kong 呀媽媽!

明天便是五月最後一天了,這代表後日便正式踏入瑞典官方夏天。日光天天延長一點的感覺相當好,彷彿時光都不斷的在翻新。新薯已在超市出現,幾個星期後便輪到本土出產的草莓,兩樣都清甜得如夏日海邊的輕風,最簡單的食物醞含着最豐盛的營養,吃的當兒豈止覺得人在幸福中,我會說,那像把大量大自然的愛一股暖暖的送進肚皮裡。

西班牙的蔬果有致命細菌,買菜時便只挑瑞典貨。有說藍莓也發現帶菌,七月份往孩子爺爺的森林山頭採摘時,定要提醒方芳悠悠別邊摘邊吃。還有一周半,學校暑假便開始,然後時光便天天轉和着聲、香與笑。我最愛的夏日長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