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愛美

哥本哈根之二。同行的人都美好。

前陣子第三次到哥本哈根,是約了兩位人在瑞典香港女子,一同去看蘇格蘭流行民歌派樂隊Belle & Sebastian的演唱會。

每年總有一兩回,我會「撇下」丈夫和兩個稚女,自己出去遊玩幾天。有時工作、有時玩樂、有時寓工作於娛樂;有時和朋友、有時和妹妹、有時一個人。由當初的些微內疚和擔心,到現在的把他們三貼在心裡一同逍遙遊,才終於能自我放鬆一下,平衡一下平日復平日的靜如止。

愛美、阿J和我一樣,都曾在香港營役,都把家人和心頭好留在小島上,為愛越洋。港人一聚怎能沒吃,周五中午,哥城明媚,我和愛美先集合,隨即去獵食。

凡出門前我總到圖書館借袋裝旅遊小書,然後上網做些資料搜集。熱愛這個網頁,因為寫手都是歐洲各大城市的當地人,推薦的去處有著我最追尋的地道原汁原味。於是第一站便是街坊咖啡店,微亂、輕鬆、沒著意室內設計的那種。設計妙曼的地方我單看就夠,往往欠了那人情味,我便不自在,不喜歡。或許每到一處新地方,我其實總在尋找那兒的茶餐廳。

下午J到達,帶我們去吃燒鵝,我還點了一瓶青島。我們都說,單是哥本哈根的中國餐館,就比瑞典的偽酸甜汁地道得多。後來第二天臨走前,她們倆一人還買了半隻燒鵝,連醬油白飯外賣外賣乘火車回瑞典家去。

我非B&S頭號粉絲,愛美和J才是。場地門外就排了許多輛單車,很多也沒有上鎖,表演場小小的,很有溫熱感,一圈一圈的歌迷坐在地上呷啤酒、聊天,似乎沒太多人想着霸好企位這回事。愛美和阿J站在第一排台前欄杆,我在她們兩步之後,有時音樂響起,J會興奮得彈跳起來;有時音樂響起,愛美雙臂會越過欄杆,深深微笑上稍,眼裡閃星星。看着她們大樂,我大樂,把台上的每一個慢慢看,看他唱時聽他寫的詞、看她吹銀笛時聽她的呼吸、看他掃結他時聽他的韻、看他打鼓時聽他的律。

好多年前朋友教我的,聽古典音樂的時候,嘗試專心只聆聽一樣樂器,逐一聽,然後再全體和合一齊聽,這樣便會聽得出更多。我就一直這樣聽,古典、流行、誦經,甚麼的,一首變出好多首。

晚後微風,步在大道上回酒店,J說我們定要再這樣一起去玩呀,好好好,大家在談着英國樂隊,月光明,北國寧。我肚子有點痛,或是燒鴨吃得太多、或是廣東話說了太多、或是這樣的一天實在美好得巨大。我想,家裡的三個已然在夢鄉了。。

給燕瘦環肥女子的蜜書

阿高你牛高馬大如我,裝的可是太小的心。我絕對是倒米的愛情諮詢人,我瘋的叫人甚麼也去試,不試過你怎知云云。而且愛情這回事,我們女子生來欠它的、還它的,也就在半生皮膚最繃緊的時光,給它玩個死。在他鄉覓愛份外惱人,要搬出語言文化不通等假借名目的話,那便不是純粹的、原始的愛。很多時候,我們都是知道的,偏偏遊子身上衣一披,那隱形的墜,會順道將一個人的一生目的拖沉。

阿高你還是別聽我的,你的路是你自己一手撥開中環重霧行開來的,你早已一腳踏扁了既定的軌跡,你的心在第一天便把維京掌舵抓得牢,向着你深心知道的目的地,穩步前進。就只要繼續去,以你在雪中跣單車的技巧、以你在湖邊夕陽下的跑法、以你在課室裡的開趟。就如我經常去看二手點撿寶一樣,我對它好,那些寶便大字型攤開我面前。

阿香你最爽脆,一對小璧人世界都在你倆手,快走,別回頭,玩完才回來。外面的森林豈得漫山甜美野莓,千萬記得呷些苦味的糖、酸辣的茶,然後回來,在微小的鎮開枝散葉,閒來路經我城,繼續用四十九個九搶購大減價時裝,掛上你那一副魔鬼身段上,別浪費造物弄人呀!

而愛美你像太陽花,再次說明小胖的人,肚子裡除了對美食歡迎外,同時懷滿了生活裡無限個微笑時刻,三扒兩撥便化煩為簡、化整為零。有時一兩句裡的骨、眉頭眼額的丁丁擠、句尾語音那絲絲揚,無聊的人怎會跟得上!你如粵語殘片的大家嫂格調,與阿聰的大客官我理得你吹瘋的定當,簡直天仙鴛鴦配呀你倆,幾次我差點沒噴絲,忍着不笑是好辛苦的事喇。

其實不如下次我們搞遊船河丫,挑一條夜航丹麥的大輪船,大夥兒便可在黑天化星下,廣個東話個夠本!

夾萬(三)

對熱愛兼擅長女子活動包括入廚、編織、縫紉、小手作等等者,我是敬佩的。自問不但沒這方面的天份,真相是缺乏那股熱情。我把我娘也不過是家常煮婦作藉口,將方芳悠悠小口嚐粵的機會降得就降:道悠悠天生長得一腔瑞典脾胃,麵包芝士可吃足五餐;道方芳一碗麵便喜,博士一盤雲吞便足。那幾度板斧,在我廚不停迴轉。

幸運是總有高人在、高人教、高人煮,這一回北歐香港街坊在我家常菜,不是珍饈也動用了四五對手弄了好幾小時。

開餐前我的確發瘋去了,眼看花園如戰場、住和吃的安排一再變掛,忽然重遇老年前替高人打工的那磐巨石。當一件美事變身為工作,效率和頭腦便因應截止日期與街市供應來給移燈換凳。尤幸得愛美坐鎮他鎮在電腦裡三言兩語,便扶穩我一度缺崩的堤。

我的朋友運一直不俗,總覺人待我好過我待人,每每心有愧。事實上快樂是可以計劃的,列單上佔據頭一百項的名為我的小家庭,便不能不把熊熊的心暫放乘涼處。如有不善之處,真朋友定會見諒的。

以下這篇是愛美紀錄我們的盛亂況:

開胃,開懷

春天跟方太閒聊盛夏的聚會,她還沒提出我已經自動請櫻:可以啦,食物方面我幫你。
聚會前約一個月,我開始自己在想應該準備些甚麼。Tapas 好嗎?我們胃口很大的喲,方太有點擔心。那好,那就全力朝著填飽肚子進發。

列了一張清單讓她過目。好呀,好想食呀!她恐怕被炒麵蒙蔽了眼睛,已經興奮得沒細看,因為後來我發現她根本不知道甚麼是 “rice paper” 和 “piroger”。沒關係,我喜歡煮,只要別人喜歡吃,就成。

大概地劃分了你弄甚麼我弄甚麼,我馬上去買材料試菜。阿聰讚好,我也挺滿意,那就可以見人了。翌日再做一批放在冰箱,開始千叮萬囑自己到時候記得把它們帶上路!

上天太看得起我們了,這一個小小的周末聚會也要給我們考驗。方家的動土工程弄得方太芳心大亂:戰地般的花園怎麼招待朋友?小孩不能在草地上跑豈不要悶死?家裡亂七八糟能讓客人留宿嗎?天氣預告說要下雨那怎麼好玩?

如果我是主人家,我恐怕會跟她一樣,想扯頭髮,或者躲在棉被下昏睡兩星期算了。可是兩個瘋婦是不能成大事的,我們要冷靜。假如我是Paul Weston,我會怎樣開解她呢?

原來很簡單,其實答案都在心裡,只是心一時亂了沒法好好想。花園像戰地,我們可以改去野餐;天要是下雨,我們就擠在屋裡,坐地上吃,反正亞洲食物是不需要刀叉的。材料都是那些,怎麼弄可以前兩天再看天氣預報決定。

她不止一次說:沒有你怎成事!把自己定位得一無事處。而事實呢‧‧‧事實勝於雄辯,請看圖證。

我是一個直率得跡近殘酷的人。第一次冒昧探訪,目擊方芳多番要求吃半生蛋她仍然不看時間讓雞蛋煮成全熟,忍不住(笑)說噫你真的蠻lousy呢。她也騎騎笑說是呀我一向誠實。這趟她煮了一小鍋炆冬菇,問我還可以加點甚麼材料;我白她一眼說二月份來看你的時候不是煮了一大包冬菇炆豬肉給你吃嗎!哎呀是呀是呀,她又騎騎笑。

星期六下午,我們又聚在方家無所事事吃吃談談,遠處傳來方太的咭咭笑聲。我跟飯桌對面的阿香打了個眼色,決定不理因由也一起咭咭笑;她走出來轉述方博士的觀察:你和香港朋友聚頭時,好像十趟有八趟是吃東西的!

夾萬(一)

上周末一連幾天我們家一屋香港人,吾友愛美在廚房見到這一幕,寫了下來。
我在早餐桌上描述給博士聽,細細小小事,然後發覺對方的眼角,都像有點濕。

留 存

方芳張開手臂站在煮食爐前,用身體作擋箭牌不讓孜孜玩弄開關掣。
那一刻,我但願眼睛就是照相機,一眨眼,一幅美麗的景象永留存。

黃昏時份,我們在方家延續前一天的歡愉,吃著翻熱的烤肉、香腸、粥麵。在走廊、大廳和廚房之間,大人小人來來往往,一切都隨意得很。寫意。
兩歲的小孜發現了煮食爐的開關如何操作,為這一份寫意灑上了一把緊張。媽媽晚一點要跟我們外出,對留家看小孩的爸爸說:留心別讓孜孜玩弄開關啊。
爸爸帶孜孜到廚房,再三叮囑這些開關不可以碰,會弄痛的。

我拉方芳到一旁:今天晚上你做叔叔的好助手,看著孜孜別讓她玩弄煮食爐開關好嗎?
一字一句,百分百用中文說。
方芳用心地聽,認真地點了點頭。

不到一分鐘,孜孜的好奇心又按奈不住了。廚房裡有三個年齡加起超過一百歲大人,兩個合共十歲的小小人。七歲半不到的方芳二話不說,張開手臂站在煮食爐前。

這個動作,比大人的千叮萬囑有力十倍。這個甫士,比專業的搔首弄姿美麗千倍。

夢遊香港仙境

未來的歲月便是靠這些平安日子裡,忽地嘩啦啦如爆竹一聲來牽起回憶中的甜笑。

年廿九至大年初二,廣東話最多最痛快的瑞典四天,和四位如我者為愛移居北國的香港女子,由朝到晚。

年三十晚我們聚首在雪雲的家,八大四小一嬰,牛蝦墨魚丸魚蛋魚片、肥牛、瘦肉片、蝦、魷魚、香腸、雙飛鮮魚片、豆腐、粉絲、烏冬、生菜、新鮮菠菜、金菇野菇磨菇、一齊包的一百多隻雲吞、痲辣和清湯兩底、沙茶醬辣椒豉油香荵芫茜荵。

以上幾十個中文字對每周一打的你或許不甚了了,邊爐團年在我們,如冰裡溫泉,那一天晚上,我們每個人心裡,都緊握著一張夢遊香港仙境的單程機票。

阿香帶來了港產炸魚皮,還煮了一大鍋夏枯草,盛在兩公升的可樂瓶裡;愛美知我喜吃冬菇又廚藝非常凡,特意做定紅燒冬菇炆豬肉,包了兩個膠袋來;嘉露的小女女美惠一歲未足,聽著一室似熟未熟的語言,久久不肯睡;丈夫們兩三下手勢,已懂得全攻肥牛之略;方芳悠悠和卡拉,吃了十五分鐘,跑足五小時。

我拍了照,女人們在廚房的手和嘴同樣敏捷,雲吞包美法和魚片雙飛切,讓我在同聲氣的同胞手下學懂了。許多回合之後火慢下來,筷子雙雙,我們坐著東拉西扯地談瑞典的好和不好、香港的更好和更不好,不知怎的彈出安德尊和鄧兆尊來,就笑到翻天。

年初一我身累心興,口部肌肉由於要動用另一套來推出成人廣東對話,出現久逢甘露的事後小麻。送愛美到火車站的時候她說,每年這樣聚一兩次也蠻不錯。

好,北歐香港街坊夏日炎炎BBQ,就暫訂暑假七八月間舉行!山楂、阿詩、阿曲、桂思、大奧,預定你們!訂定火車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