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幸福在最北

書展

20130717-180246.jpg

正值香港書展,我沒有新書推出,不過我的兩本小書<幸福在最北>和 都有參與,在亮光文化的攤位1A–B16 以及3B–C13有售,未買的敬請支持!那樣我才能有機會再出書的。買了的朋友請代我賣句廣告,謝謝您們!

20130717-180258.jpg

Advertisements

忠於原著

五時半便醒了,昨夜看了龍紋身裡的占士邦,太靚仔了罷,女的比瑞典文原裝多了點柔,故事連理也多解畫了。但我喜歡整件事忠於原著,男主角手裡的舊報紙是瑞典文的,斯德哥爾摩也拍得美而冷靜。北部大自然的雪地廣鏡倒少,就有點可惜。

電影兩個半小時,期間暫停了兩回,豆豆把披子踢轉、悠悠在夢中罵人、方芳的睡落在枕頭之外。我們捧著兩款不同巧克力口味的雪糕吃,沖了薄荷葉檸檬薑片蜜糖茶,兩塊杏仁餅也吃不下了。把百葉簾捲起來的時候剛是子夜,夜空高黑,萬籟無聲。忽然來了一隻胖蒼蠅,說要把它幹掉才行,否則整夜都在耳邊奏交響曲。

你便駛出慣常絕招,靜待、靜立、靜看。等到它在光下停下來,慢慢地、小心地,你舉起你的木摺尺子,把一端輕輕拉後,對準它,靜待、靜立、靜看。然後一放、一彈,它就墜下了。

今天我們會到小鎮玩兩天,看燈飾,大家都蠻興奮的。收拾半間屋同行已是慣常的事了,稍後在冰箱拿出肉丸,再帶同通心粉雞蛋茶包咖啡,便開開心心出發去,到了青年宿舍便可在公家廚房弄吃的。我已經是徹底的瑞典人了,好樂意一切自己來,也不習慣人家提出協助了。面對小小規模的自助餐已感覺很多,與陌生人距離太近會不自在。

這年來寫下的,都是生活句句真,情緒起跌都圍繞著我們五個,都好像與人無尤的樣子。我是忠於原著的,再出書的話,你還會買嗎?

「幸福」這傢伙

三女兒豆豆比《幸福在最北》遲一個月出世,如今她兩個月了,放屁很響亮,吃飽睡足屁股乾爽時,見到媽媽便會笑。有時凌晨三、四時喊媽媽,細聲碎碎直闖我的夢鄉,那重重疊疊的虛幻現實,總令我覺得身處電影Inception 裡面。

小書出第三版了,我二貓妹傳來照片,幸福依然被安排在書店新書架上當眼位置,毗鄰大名鼎鼎的九把刀和林青霞。看了我心裡嘩了一下,然後,回廚房查看滾動的那鍋粥。

我的生活真的令人羨慕?就算明明白白的寫滿了秋愁冬雪、畫公仔畫出腸的二手特技,依然有讀者來信說謝謝。心存感動之餘,不禁會想,「幸福」這傢伙,尤其在我鄉香港,究竟有幾多人真正擁有?

告訴博士第三版的時候,我們在聊著新聞頭條,瑞典首相提議將退休年齡由現在的65壓後至75歲,表面証供是研究指出這年代出生的人,將來會活到一百歲。

事實呢?是高稅收高福利社會民主制度雖未至不保,卻需要隨時代更新了。大水喉不會長注,你要收就請先付,付到髮也白。

一百歲,我的小豆豆會活到一百歲,無穿無爛世界無末日的話。那,將會是怎麼樣的世界?我連方芳他朝好快十八歲的日子也無法想像。

母親的天性有時是何等的絕望,博士繼續在分析未來能源短缺時我們應作好準備;我在呷著蜂蜜花茶,暗自inception上身。

忽然,他看到我眼裡慢慢道:繼續寫,只寫你想寫的。

一雙熊貓眼盛載的,何只是包容。

甜豐年

2012年1月1日凌晨1時許,也來個回頭一瞥2011:

• 一個小時前,我站在窗前向街下望,大人鄰居門在對街草地上放煙花,小孩一群在歡呼。方芳和鄰居在說話,鄰居望上來,跟我招手。抬頭,天空一朵又一朵的煙花,全個城都在放,大小的百花。轉頭,他在身旁說聲新年快樂。低頭,懷裡的豆豆軟軟暖暖地進睡鄉。

• 二十五天前,方豆來臨,我們四個,每人心中緩緩升起一份感覺,都以溫柔起始,再各自在新的位置裡將漣漪泛開去。

• 一個多月前,不盡是拈來便成的我底幸福,居然成書,並以「幸福在最北」之名獻世。也好像對好些我不認識的人散發了點點什麼的,收到他們的話,令我很暖。同時知道新的功課或許不易,那就好。

• 秋夏春,來又往。聲音的家、活躍的女兒、尤輕並重的父母。

• 冬中,從香港探親兩個月回來,便決定要多一個孩子。如跟蒼天約定了,說來便來。於這一年的順道,媽媽堅信都是豆豆的好腳頭。

• 於是一個多小時前,我低頭向懷裡的她說了一聲:謝謝!

我的新書《幸福在最北》

我的新出書印好了!最快本周末在香港書局有售。

原來陳腔說得對,看見自己的作品封面,感覺真有如生了孩子的興奮和感動,還免卻了那幾個小時幾嚴峻的陣痛 – 而真實的陣痛正在前面等着我。

我千里迢迢,找到並抓緊我的幸福,在地球跡近最北。書中結集了我在瑞典生活的大小,作為人妻、人母的矛盾,作為移民的讚與慨嘆。現在回首,感覺像我在書中前言的一句:「我不是勇敢,只是竭力跟自己講和。」

我願《幸福在最北》能做到一件事:讓讀者感受到你想生活一直握在你手裡,面前或有阻擋,但你的一對手,其實有力將之撥走。

我們,最壞的習慣就是被習慣差遣蒙蔽,以習慣維繫保護著我們所追求的安居樂業。而周游最好的習慣,就是樂於習慣新習慣,習慣放下習慣。
── 林夕,我的高人舊上司。

那是林夕替我寫的序文節錄,還有以下三位愛護我的人:

其實在世界best city大城市做個小女人也是件挺愜意的事。
──曹民偉,給了我許多周遊樂趣機會的《Esquire》「君子雜誌」總編輯、前「號外」副出版人。

出版人及編輯林慶儀說「文明游出去」,她的新品牌文明魚,就挑了我這條內裡一左一右的雙魚,敢死替她打頭陣,從香港游到北國,再由北國游回香港。

她是真誠愛書的有心人,我們來回用了好多個月,慢慢摸索着我作為香港新作者的定位和路向,過程不慌不忙,令我好舒服。她特意在深秋前把書做好,不想讓我在懷孕最後一個月辛苦之餘,也說是送給我肚裡豆豆的禮物,心意濃厚,我很感動。

作為朋友,她的一些性格最叫我看不過眼,但卻也是我最羨慕的。她就是能不顧一切,率性而為的人。工作、寫作、生活…家人、愛人、愛字… 無一不是真性情,無一不是瀟灑而自信的。
── Wasabi,電台創作人兼作家DJ,我的二十多年老好友。

這本書的副題叫「一個嫁到瑞典的港女故事」,是我們商量書名時由Wasabi 提議的,當時我不太瞭解「港女」的真意思,只是從網上感受到那微扁之意。Wasabi 一直都為我好,年初大家吃晚飯,他再說這選詞是市場和廣告考慮,有戲劇性兼一句說明這本新書的主題,的確有道理。

新書內容簡介在此
文明魚網上書店訂購有九折

你來到這讀到這,怕且都是我的熟客了,那我就不再客氣,去捧個場到書局買啦!售價港幣六十八元,讀過了想投訴或甚麼的,務請回來這裡留個言,或衣一個貓到:jauyau at gmail dot com,我未能儘快回覆的話,應該代表我正在日夜巔倒地換片同餵緊人奶。

這樣堅持的人,往往有較多的自我和稜角,不好相處,而我們這一家,不知何解,充斥著這種基因! 只是程度有深淺,也幸運地找到能承載的另一半。
── 梁詠珊,年紀比我少足十二個生肖的最小妹,據說在香港頗吃得開的攝影師。

老老實實,書內九成文章,都是在這個《周游。列國》的網誌通通讀得到的,不過是經過了篩選、分類、打磨,再添加了好些新文章、配了些香港名攝影師梁詠珊Topaz Leung@Studio TM 與精神分裂之母lousyma 的彩照,集成了周游的第一本二百六十四頁紙。

回頭說,一本白紙黑字的書在手,那幾百克的重量,方是生命一直游的實在。

委實要多謝我的二貓妹,幾年前我在家帶小方芳和BB悠悠,在發瘋邊緣,她提議我你不如blog,好記得我還問:甚麼是blog?沒有blog,就沒有書,所以我會繼續在此寫我的嘮叨。還有,我其實和林夕一樣,係姓梁的:)

若然不珍惜,烏托邦永遠在他方。

共勉。

《幸福在最北》最快本周末在香港商務、三聯及中華書局先行發售,
稍後輪到大眾及其他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