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大黃

兩周一聚(30): 三件事情

三件開心的事情來自不太開懷處,而大方向好,已然值得開心。

一早的電台新聞,說各國救援已陸續在海地開始,流動醫院已在拯救受創的人。昨天在城裡,我試穿了一對肯定可穿足未來十年的防水冬靴,二千大洋,J問你多久沒對自己好,我答不出,除下靴說先出去轉一輪想想。今天我把靴放下,決定到無國界醫生處捐款,這個我一直珍愛的偉大人道組織。

昨晚悠悠沒擦牙便上床,房間已關了燈,小腳在被窩下博士的大暖手掌裡。可能是未能一擲二千的悶氣,我一鼓腦命令淚淌淌的四歲起來刷牙,且連博士的不小心也高怪,活生生把寧和的黃昏翻轉成七級震央。我怒甚麼我當然知,我死頂的限額有時衝在紅燈邊緣。今早,我們兩餅印母女在早餐桌上握著手,看著對方的眼睛說,你好,我便好!好嗎?好!便約定一起去吃下午茶。

在聽Philip Glass,連續好多天了。大黃說他也是達賴喇嘛的追隨者,難怪。玻璃先生擁有魔術十指,現代最動人的作曲家,無言無字的樂章,聽到深心處,會流淚。送給海地。

* 兩周一聚越來越多人聚,真好。

非惶

在聽王菲。

變身之前她以藝名示眾,唱片公司的點子,好讓她無聲介入不屬於她的遊戲。王靖雯,第一次在商台餐廳門口和她擦身而過,除了高度相若,她比我小了一個碼,嘩真瘦,那是第一個印象。

後來香港人發現她真會唱,天賦異稟,先唱大路情歌,慢慢升天,如古代希臘女神一臉冷而射下令箭道我要你你你,我們都投降了,於是她摘下臉上悶人的化粧、扔掉安全的包裝,將真我擺明,重生曰: 王菲。

當時我住在西貢村屋,潮濕死的代價是打開露台門是海景橫攤從左而右,無阻的視野、無束的單人生活,星期六下午下班,我回家赤腳在小斗室懶懶,將音量旋大: 我願意、天空、矜持、红豆、棋子… 有時坐在露台地上倚著牆,看下面村裡的成氏家族在張羅、在吹風,到了三四時左右,車仔麵車到了,便著拖鞋落去買一碗,現在仍相當懷念的油麵。

浮躁】是我最愛不釋手的王菲作品,昨天聽了良久,覺得那些沒歌詞的呢喃把她暴露得最真、不用說話卻說得最多。要以文字的話自然是王菲以普通話誦:

你眉頭開了
所以我笑了
你眼睛红了
我的天灰了

破,林夕早早植下根。

某年聖誕節到紅館聽她,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王菲一頭五顏六色都掩不過她那不在乎,我們也甘心受蒙蔽,在所謂愛情的虛義後面。

之後一次帶博士坐第一行,抬頭看著王菲我們像朝拜,博士越過了語言,接收著她的蘼蘼之音,這一回我的心定多了,所謂的愛情魔力。

替竇唯在四合院倒痰罐,你認為怎麼樣?她和他並肩做的音樂總帶著衝出去的搖滾,北京的那一種將爆而不能盡吐的一鍋熱辣棋子。【浮躁】連大碟名字也坦坦白白,痛快而誠實的愛情,首首都聽得出,可是他們最終仍是要分離。

誰說愛人就該愛他的靈魂
否則聽起來讓人覺得不誠懇

除了高度相若,我和王菲同屬1969雞年人,我爸說雞人要求高,我說難滿足,契哥說難令人明白。我、我爸、我契哥、我小妹,通通雞人,通通難纏卻萬幸有天下那一個人寵愛著。聽說王菲婚姻有事,那,看怕不是她的主旨。

別說我應該放棄應該睜開眼
我用我的心
去看去感覺
你並不是我又怎麼能了解
就算是執迷 讓我執迷不悔

*也讀對聯文「或恐

雞湯滴滴在心頭

看BB和小孩照真是賞心樂事,全部都是肥肥的脾、漲漲的豬臉、笑起來只兩隻牙、頭髮不是豎起來便是悠悠懶懶的,人仔人女真是大人的希望,生活的蜜糖。

拆開姨姨寄來的巨箱,裡面載滿湯包,強身健體美顏生津止咳潤肺要甚麼補甚麼,一星期一大鍋正式開火,方芳喝著說好味,撈起綠草條問這是啥,唔知呀總之有益飲啦。

契哥問要乜呀老友,阿華田好立克三合一、墨汁同習字簿添,一格格那種喎,想同方芳悠悠聖誕新年長假時畫畫龜。鹽焗雞粉阿J上次給我帶了,咁滷水啦老友,好好好老友。

大姨媽接我在面書的呼叫,說The Lost Symbol 不及達文西好看,待阿涯讀完可寄給我。可我心急手痕昨天又在本地網上必,硬皮版底價八十我叫八十一,夜來亞水壓我八十二,今晚零時十分埋單前,我同你亞水死過!Amy 我知蛋啡先生不追求深度,但他有令我返老還童重享十一歲追衛斯理時的痛快,那就抵哂。

香港天寒地凍過瑞典,大黃有無暖爐呀我問,答有呀要唔要寄俾你?把他的台北小吃報告張張趙已夠飽熱,說輪隊看戲的時候人人一本村上IQ,我說其實我只看過遇上一百巴仙的女孩,某次某先生說你寫得好村上但你又不是春樹,結果我戴上面具改了筆法,還收了稿費,有時不禁想,某生那句是褒是貶是好是壞,每次總給自己喝回:你連張愛玲和金庸都沒看,算罷。

今天才是十二月一日,聖誕已圍攻,我不甘後人,趁特價已搜羅好聖誕火腿、聖誕椰菜、聖誕米、聖誕麵飽、聖誕朱古力、聖誕真真假假。和方芳加入商場人群前第一句:如果和媽媽走散的話在哪兒等呀?最大這株聖誕樹下面!這兒罷,這紅色大蝴蝶比你的頭還大啊芳!呵呵呵!

上周五約了博士午餐,好久沒拍拖我一天前襯定衫,臨出門前覺天冷便把通花暗紅毛襪換回黑窄褲,又覺大紅大衣會太熱便披回黑短褸,女人,結果一身黑去飲似的去吃壽司,事前自然沒打算卻鬼掩荷包入了一轉店買了一二三四份說是聖誕禮物喇,女人。

我現在吃粥,第二碗瑤柱瘦肉蕃茄粥,蕃茄是我娘秘笈,整個放待它溶個死活甜絲絲,大人細路維他命C,方芳自BB便愛吃茄粥。好大鍋我一是不煮一煮就不休,一如對待執屋換床單刮枯葉,起勢手動腳動因為字字塞在關節間,要把話釋放啊哈里老友!

兩周一聚(16): 一件小事的意思

陳師父今天準時放工,挑了一盒黑朱古力,往餐廳途中時一路帶著由心出發的微笑,人便忽然發光。

荷利穿上球鞋在森林中探頭,紅潤潤的車厘子豈只一顆顆美味,希望早也降到眼前,車厘子光滑如鏡對荷利說既然已上到山不如舉目看風景。

琪琪將橙汁遞給經濟客位25H 的乘客,他問有沒有傷風感冒藥,你放心罷琪琪微笑答我們快降落了,輕觸他的額其實有點熨。

杜文力在文件末端簽了名,讓她明天起搬進來社區小童宿舍,稍後便可以再上學、再交新朋友。每一次把文件投出去一刻,杜文力都暗嘆:豬狗父母!

大黃上京會師傅前先停上海,在朋友開的綠色咖啡館連看了多齣Daniel Day Lewis 的電影,在場的青年凝神看著北愛爾蘭的故事。

博士把那副如銀色怪獸的機器拆開檢查,第三百六十七次,明日的科技,今天的加班。

吐不司和客戶解釋這是2011年的顏色,客戶美顏小姐唔了一下,吐不司靈魂游到澄籃如天的加勒比海水。

我趟著嚼雜誌,鼻水隨花紛在花園飄揚而奪門而出,噴嚏噴嚏噴嚏我想起小時候我爸朝朝的巨噴便是咱們的鬧鐘。

一件小事,小小意思。
一瞬。一念。然後成就之後的一連串。
在你和我之間。

* 分享他們的一件小事

趁陽光籠罩堡壘

dsc_0327-11

四月一直不賴,天氣好得如上天睜眼說你好好幸福!我蹲在園裡把野草拔,發現魔術師播種的一束束神秘禮物,居然是鬱金香,紅色的、黃色的,就在周末兩天下來的太陽按摩下含苞綻放,香得隨風飄。

dsc_0356

上星期下午接方芳放學,我們走上山玻摘小小白花,回家養在杯中看著便心花怒放,每年春天的指定動作,大力宣佈頹頹的冬天消逝無蹤。

好天氣的時候,特別容不下皺眉的新聞,先牛後雞現豬,動物說:人啊人!放過我罷!大圖畫趁前幾天廿二號地球日,將世界垃圾放盡眼前,唉,我對大黃說:香港咁感,你移民來瑞典罷,這兒連蟑螂也長不成!大黃說好啊瑞典好啊,但點移好?我想是時候攪港友移居。

將來,好快的將來,香港天天四十度、瑞典冬天絕種、歐洲人用歐洲貨食歐洲菜、上網戒毒所爆棚、旅遊只限本地、小朋友用手機做家課、facebook 和Twitter 已死了十次。。。唉我還是趁今天第二十七天陽光暖暖,擔張凳到露台刨小說去,wait!怎麼攪的!Dan Brown 的Digital Fortress!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