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周日名采

小王子

小王子對小公主說:我愛你,但我不能承受愛之痛,對不起。
小公主黯然離去,在星球的盡頭揚起雙翼,飛了出去,影子化成一橋彩虹。
小公主圍繞星球來來回回,不甘心,便落地變成一朵鬱金香。
小王子天天和鬱金香說:我愛你,但我若要擁有你的話,便要將你連根拔起。
鬱金香連夜自拔,拼命地跑,愈跑愈慢,停下來在綠洲找水喝的時候,看見倒影裡的白髮。
小王子坐在對面的石頭上沉思,抬頭微笑說:老人家,你的一生過得好嗎?
老人平靜地答:我總算愛過。
小王子問:那你比我幸運多了。
老人家說:來日方長,你怎麼知道哩?
小王子答低頭道:這一塊石頭,從前曾說我愛你。
老人家眼角有淚:那你呢?
小王子深深的看進老人眼裡:你仍然不明白,我當然愛你。
天和地連起來了,老人家的眼淚滴下沙漠裡,一朵鬱金香便綻放,花瓣開到盡頭,走出一位小公主來。
小公主抬頭微笑,一橋彩虹由她方伸到他方,小王子微笑了,一瞬間的眉目變成和小公主的,一模一樣。

*周日名采同題讀參閱: Alex

Advertisements

興奮一身流

樂信感冒靈我吞得多,最近也幾勻,其他興奮丸丸就從未試過,無必要喇。

這幾天感覺超人上身,在網上游來游去讀大家的十六點和投胎,就如呷了大杯倫敦小店Monmouth 的咖啡,一身流!

兩周一聚也好,周日名采也好,大家寫呀讀呀就是好玩好正,正面的正。

留言拋來拋去好高興,筆路以洛言回歸我在半夜嘩哈了出來,小孜媽你呷完Monmouth,不如約在wordpress見!

假如有投胎

博士是我四張人世認識的男人之中最能掌握生命的一個。

一切全賴他堅韌如鋼的耐力。

他有能力將興趣迴旋地把玩、集中地鑽研、創意地加減;這其實沒甚了了,行走江湖久者皆能。問題是他的耐力,窮一生。

06年他終於得手的長篇大論文,題目是Optimisation of Long-Term Industrial Planning 優化長遠工業規劃,是通過數學、物理、化學和電腦程式,來推算出最合附環境保護大前題及經濟效益組合的長遠工業生產過程。

當博士研究生是漫長戰爭,敵人是自己。那一年暑假從未如此明媚過,我們仍住在小鎮,我和方芳悠悠天天往村中的露天泳池兩次,路過爺爺的工場便和窩在裡面兩個月的爸爸說聲嗨嗨,結果整個夏天我廿五米也沒游得成。

那長篇大論文我幫手來回校對了許多次,學術行文的反芻本質落到我的精扭廣告語言訓練手上,有如死不斷氣的舊情人在癡纏,煩盡煩來。

我現在駕駛的錢七是十多歲的富豪460型號,原本的主人想把它宰了,博士在工餘時間令它起死回生,賜我自由。那年修了一年大學物理工程,有點悶,走入小鎮的Citroen 車房,游說老闆讓他試修面前的引擎,離開的時候換來明天上班。一年後老老闆準備退休,想將車房賣給他和同事,他選擇回去完成沙紙。我們今天和車房老闆一家是朋友,他們家中的電影銀幕大概有十個方芳那麼浩瀚,就是當年那位同事。

我98年第一次來瑞典,到博士父母當時居住的農莊,他帶我看那間木杉小屋,四面牆用大樹幹橫放疊高建成,屋頂一片綠油油的草坪,整間屋沒有用上一根釘子,那是十八世紀的瑞典傳統木屋,入門口時要俯身。博士告訴我:這是我建的,我當時不過典型港式嘩嘩嘩回應問:Y?他認真的說:為了解那結構的奧妙。

這便是關鍵。一副好奇的心是不夠的,要好奇到不堪的話,可能才有資格當博士。

再將時空回轉到七十年代,我在橫頭磡的七層樓梯間捉迷藏,七歲的博士將拾來的梳化裝在拾來並修理好的舊引擎上,在村裡的草地上把馬達砰砰砰發動起來。這只是其中一節,圖中錯處在哪裡?自小在不准範圍成長的我們,自然反應是:那他的父母呢?

這便是第二個關鍵了。你在lousyma 博看到方芳執刀、悠悠煎腸的小故事,那已經是小事了。而我,自命在創作界行走十一載之後空降瑞典,好明顯要從頭思量過,我一直以為擁有的想像力。

假如有投胎,我想活我愛人的一生,感受掌握生命的無邊力量,以及,能容忍另一半零耐性的何德何能。

現在,我們一起的下半生,四對手還有待填滿。

*周日名采同題讀:
Alex- 做隻貓做隻狗
Haricot – 靈光
Jessica – 假如有投胎
Wordy – 投胎
Vince – 孟婆有約
Daisy – 假如有投胎
C9愛美麗 – 投胎
Michelle – 假如有投胎

遺憾的力度

我想了三分鐘,認真的想,四張人生到今天為止有否遺憾,狠狠的哎呀有一大腔,例如當年沒有讀中國文學、沒有在廿歲出頭便攪好駕駛、沒有一早學西班牙文和拉丁舞以及整餅之類。
今天外面下著濕雪,雪和雨的冷冷混種著地即溶,像沒有上心的大堆哎呀呀,不過一場厭悶,在太陽明媚之前。

而遺憾的力度,會如冰雹罷,透明地塌下來時可能會敲得一頭央。小事一向糊塗的我,今天仍然沒開車撞死,早以令許多舊友嘖嘖稱奇;或許我的不過爾爾掩人耳目得太流暢,大事也不擅勞私動眾,那是自小便要幫忙家務的練習,老早明白要沖個靚涼也要自己先來擔大桶水的由來有因。

於是蝕心之遺憾與我無尤,學會怨天尤人後作定期清理腸胃,大路是向著太樣方向的話,路途上的濕雪便哎呀呀又一天。

註:今期周日名采由Wordy 出題。

驀然回首: 低頭思陳求

許久沒有真正的做運動,自己騙自己,將吸一屋塵也列為每週運動。

低頭找塵球,哈陳求你無處不在啊,如無影朋友在暗角靜候,我鑽入幽閉的儲物室,在睡房的兩盡頭屋頂下斜斜的牆於是人便在內屈著站。

陳求說:你好啦,不是人人都要屈膝的。居然是一份容易掩眼的福,將吸塵分開三天幹,不是表揚我家宏偉,而是原來,低頭找陳求的時份,手腳運動的同時,原來心神合一跡近瑜珈。

陳求說:幸福原來會惹人妒忌。心神回首我見到遠方的好朋友,不用吸塵因為一直一個人,我傻兮兮硬將芝麻綠豆當大事報告的時候,人家可能認為我在揚曬甜美衣裳。

試過了四個人的每個疲累但幸福的黃昏,才驚怕那每一個都一個人的晚上。陳求唱著李宗盛:走罷走罷,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我驀然回首,在屈膝的儲物室將無聲消逝的幾段老好友情放低。

註:另一個網上文聚,周日名采由Alex發起,我喜歡大家同寫一題目的溫暖感覺,不知還有沒有相類活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