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冰島

冰鎮菲林

birds

sierra

一柱光像從屋頂投落她的小臉蛋,女孩擁著白色貓頭鷹玩偶入懷,一雙靈光眼精像是向它借來的,你,想到甚麼?

escape

nina

光是生命,在大自然做主的冰島尤甚珍貴,對Soffia Gisladóttir 來說,等待不是正確字眼,直覺和本能方是心眼的焦點。無人公路上的雲湧、漫天鳥翔、大自然和人物躍現一如油畫,坦言喜歡不跟大路走的Soffia,告訴我除卻人物電影音樂旅遊之外,紅酒當能為她的多媒體藝術創作揮靈感; 潛意識的浮游,也總比想得太多的工作模式更稱心。而我相信,人在冰島本身已彌足為奇,這個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快樂國度。

inlove

soffia

Reykjavik 破產但繼續快樂

香港號外雜誌五月號專輯「快樂北上」第三部份:

REYKJAVIK
Life Just Goes On
破產但繼續快樂
文:周游    圖:Olafur Kr. Olafsson

ola1

假如沒有Björk,你可曾知道這個北海小島的存在?

離群獨浮在北海的冰島,若然向北面方向游移一點,便會被北極圈版圖吞拼。其位置世界上最北的首都Reykjavik,城市覆蓋人口二十二萬那麼大把,冬天 只有幸接見日光四小時那麼大把,這北海小島居然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國家之一,又居然在一項大型調查中,繼丹麥、瑞士、奧地利之後,高踞全球最快樂的國家第四位。

那是2007年英國University of Leicester及荷蘭Erasmus University科學研究報告,在海嘯鯨吞一切之前夕。猶記得去年深秋谷底,冰島總理在電視新聞皺著尾,以英語宣佈全國第三家最大銀行歸國有,一下間,冰清肉潔的神仙國境,忽如仙女跌下凡間化身農婦。然後冰島向大老哥俄羅斯揮白旗,噢不!拿出你們的維京勇氣作戰啊!

Before & after, 我好想知道,風雲色變之後的小島,笑臉是否如舊,於是找著在冰島首都Reykjavik 居住、從事新聞公關的Alex Elliott, 兩個北歐為家的人打開話匣子,當然由天氣談起:

ola10

你那邊今天天氣如何?

「外面下雪啊,我在辦公室裡聽Foo Fighters。」

我也在聽Anna Ternheim。這兒雪溶了,開始一點點春天氣息,冰島的春天幾時降臨?

「我家花園的春花兩星期之前以為春天已到,好明顯這幾天由改變主意了,現在外邊氣溫約有兩度罷。四月,相信到時春天會來Reykjavik 叩門。」

天氣那麼冷,冰島人會幹什麼?

「我們都是熱愛外戶外活動的人,很多人都喜歡滑雪,又或者到露天的天然溫泉浸過夠,好舒服的哩!這就是日常生活啊,瑞典也不是一樣的嗎?」

ola5

復活節假期會是滑雪旺季,學校假期好人便舉家到瑞典山區玩幾天。記得我第一次滑雪,眼看身邊一個又一個小朋友呼一聲滑下山玻,好大膽又開心,我就弄了大半天也站不穩。

「難怪你不習慣雪地,香港那麼的不同;其實我的祖父是英兵,我爸爸是在香港出生的。有朝一天我都想看看我家的半祖地,哈哈!」

Alex, 你在Reyjakvik住了也好幾年了。

「到今年秋天便三年了,以前在英國也經想來冰島玩,移居到這裡一直是我的夢想,一種難以解釋的渴求,我總覺得自己的性情屬於北國人,而以我愚見,又認為冰島是全北歐最有趣的國家。」

我也覺得冰島有一股神秘魔力,或許是受Björk 的歌聲和歌詞影響。但挪威的大自然也很宏偉,森林、高山和蜿蜒的河流,為何不揀挪威?

「我唯獨鍾情Reykjavik,這城市細小卻精力充沛,擁有豐富的文化藝術和音樂面貌。我也可以想像到挪威居住的,但冰島,實在沒有一處比它stranger 的地方了。」

冰島語才夠奇特的哩,這幾千歲的古代語言,竟然到今天依然沿用古時的詞彙。

「不就是令人神往嗎?我2005年第一次到訪,一來便三個星期,冰島跟我想像般的美好。人們都十分友善,那三星期短留我已認識到幾位朋友。」

ola9

冰島人的姓名傳統好特別的,他們沒有姓氏的,例如Böjrk 的全名是Björk Guðmundsdóttir’,後面那個其實由兩個字組成:Guðmund是她的母親名字,dóttir’解作女兒。

「所以聽起來冰島人像個大家庭,假如有兩個冰島人到外地旅遊時碰上,他們都會設法找出一位共通認識的朋友!」

根據去年一項調查報告,冰島榮登全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第四位,你眼中的典型冰島人特性是如何的?

「我最欣賞他們的率直和誠實態度,有碗話碟絕不是冰島人性情,他們的適應能力尤其高,甚麼都願意一試,失敗了又不會太過上心,然後又繼續生活。和冰島人交朋友在開始時可能不易,不過一旦成了真正朋友,便是一生一世的事。」

這令我聯想起瑞典人的拘謹,跡近有點害羞似的,但友誼橋樑一建立起,便會是赴湯蹈火那種。

「對呀,北歐人都有這表面內斂但內心熱誠的特質,和英國人剛相反,他們寧願擁有大堆半熟朋友,而不大追求知己交往。」

ola8

北歐國家冰島、挪威、瑞典和芬蘭委實都是小國,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和歐洲其餘大國的不相樣,和歷史、氣候、地理不無關係。

「嚴寒的氣候令人不能不臣服在大自然之下,古時的維京人也是為生存受皇帝賜令才出海擄掠的。冰島歷史上飽受寒冬、火山和外敵的戰爭侵略,人民的堅韌便從苦難中鍛鍊而來。其實冰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一直都很貧窮。」

冰島人的價值觀怎樣?

「他們一度以為錢財要緊,這一場金融海嘯令好多人重拾家庭和朋友的意義,雖然國家基本上已是破產了,但我現在Reykjavik體驗的又未致於經濟蕭條, 人們消費的確是減少了,這也是世界性的。我們在其中,生活也要繼續的,冰島人都普遍樂觀,好會忘記過去。尤其沒有車、沒有向銀行貸款買屋,較年青的一代, 只要依然有工作,今天在冰島的生活也不是太壞的,何況四處都是大減價,許多商業交易也隨機應變,這反而不常有!」

ola6

瑞典的失業率兩年內也預期會升到12%,冰島的年青人對現時經濟情況的反應如何?

「唔,冰島今年的失業率會有10%,於是許多人選擇趁機會重新再培訓自己,大學新生報讀人數創下新高哩;還有整個社會都在討論經濟多樣化,以及要進一步支持科技改革,這一切正面力量,在Reykjavik 份外明顯。」

真好,能撥去雲霧!我也好響往感受Reykjavik 的動力,讀過有關年度音樂盛會Airwaves,去年在今融風暴當中依然堅持,還云集了冰島和北歐的音樂勁旅。

「那精彩極了!冰島政府和銀行一直都投資培育音樂發展,人們天生都熱愛音樂,可能是傳統和漫長的寒冬令靈感如泉湧;還有重要的一環,是Reykjavik 的音樂社群關係密切,你有新意念,很容易便能一呼百應找來幫手成事。政府機構Icelandic Music Export 便是向瑞典借鏡,肩負起對外推廣冰島音樂的使命,不遺餘力。年青的音樂人一般都受到鼓勵,說來也是,打從去年秋的金融風暴,我還沒見到Reykjavik 有任何藝術商店、畫廊或工作室倒閉下來的。」

ola4

Alex,你既是新聞公關,又在幼稚園上班,為何會身兼兩份風馬牛不相及的工作?金融危機又有否影響你的職業?

「我是先在幼稚園開始的,那時需要一份工作;後來有幸找到這家冰島公司的兼職,負責搜集北歐各國的新聞,以及替其他國際機構撰寫公關資料。我們公司的資金都被凍結在英國,不過老闆信心十足,今年還加聘人手哩! 典型冰島人樂觀之道!至於幼稚園,我發現那是學好冰島語的最佳地方,於是一幹便直到現在!」

聽起來挺不錯!

「我們破產了,但我們依舊快樂!」 冰島Alex 的結語,咀嚼一下,在周圍不斷的裁員、減薪、失業新聞下,不是不發人深省的。

ola2

/姊妹文章: 世上快樂國度盡在北歐Svanholm 丹麥自成一國度

世上快樂國度盡在北歐

早陣子替香港號外雜誌五月號寫了一個專輯「快樂北上」,以下是簡介,其餘部份會陸續分享。

HappyLand
Somewhere Up North
世上快樂國度盡在北歐
文:周游

Swedish flag
(Photo:www.sweden.se)

世外桃源的花可能真是一瓣彩,天地之間的長久和短暫已經不再是主旨,我們的愛儘管有多深,都難敵得過雞隻體內他媽的細菌、夜來從天降落在沉睡孩子身上的炸彈、又或者灰飛煙滅的清新空氣。

你我每天在旋轉,用各自的信仰來延伸有限的可能包括: 同時和兩個情人切磋、與父母子女共享的時光、以及好陳腔濫調的青春呀、事業呀、物業呀等等,人人都務求在有效日期前享用眼前一切,而老老實實,花,怎會開個百日好。有情人若要終成眷屬直到白頭偕老,按亦舒說絕非忍耐或修煉可以達成正果,假如你是名人的話更要讓市民網民加入投票; 快樂,一如地球暖化,牽涉範圍太過廣泛。

或許都是時代的錯,從前的快樂都份外浩瀚,記得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花花力量浪如潮湧嗎? 聽過世界大同的愛催生無數音樂影像社會文化的飄揚嗎?John Lennon 想像的美麗國度,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imagine no possessions,在今時今日的荒誕頭條之下可會泛起彩虹?

DSC_0093
(Photo: JauYau)

原來天外真的有天,根據去年美國密芝根大學的一項研究報告,丹麥以其繁榮經濟和民主制度,被評定為全球最快樂的國家,第二位是冰島、第三位瑞典。去年八月著名有型有態雜誌 《Monocle》列舉「25個全世界最好住城市」為題,丹麥哥本哈根亦以大熱勝出,瑞典斯德哥爾摩位居第七。

快樂好住、甜美生活,不就是天天起床營役之前的目標!為何感覺那麼遙遠啊!須知快樂的根源來自社會繁榮安定、文化生活豐盛之外,丹麥人對待兩性相處和家庭型態的看法,是明顯比其餘歐洲國家更懷寬容。一如其他北歐國度如瑞典和挪威,戀人一對無需擁有一紙婚書的既定形式,也能享用等同已婚夫婦的法律地位; 不用結婚而以夫婦姿態示人,還生兒育女的大不乏人,在高稅收但高福利的社會制度下暖身護蔭,爸爸媽媽還是同居關係的北歐小朋友彼彼皆是。

可是wait a minute,這對有些丹麥人來說,還與心目中的烏托邦有所距離,於是他們嘗試將社會民主式的福利生活向另一方向更推一步,造就出collective living 大同生活、大同快樂的理念,還早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附諸實行。

向北移一點,科技高國瑞典人談起老闆提議周五作為陪伴家人的假期,連辦公室人際關係都先進點,已是羡煞香港人。瑞典人反問你一句:「為何香港的草地上居然有不准踐踏的牌子,那麼孩子可往哪裡跑?」真的唉,問得香港人心虛!

一山之後還有一山,盛夏氣溫隨時十度、兼且剛破了產的冰島人,耍出看家逆境中的茁壯本色:「我們破產了,但我們依舊快樂!」看在經歷些少風浪就要生要死的香港人眼裡,那種let’s move on 的正面態度,值得發人深省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