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兩周一聚

旅行的白花油

一直當自己是飄然的旅行者,這樣的身份無重而大量,我期望能一世抱擁。

原來經已遊了二十多年,地方大小一樣令我出發前一身麻麻醉,未能說成大心得,只是經驗的累積,這裡一二那裡三四便能令旅程不十也八八九九。

年紀和行為對稱

從前歐遊,每到一個新國家的第一站一定是中央火車站。在歐盟和手機的前世,的確是一本Lonely Planet加超重背囊便走天下。先在火車站兌換當地貨幣,再買張城裡地圖,唱來的零錢便在電話亭撥號問心水青年旅舍你有床位嗎;試過在大城大夏大暑,整個歐陸的年青背囊滿滿滿,便要打四五通電話找空床。

現在每次一心只遊一二城,在互聯網找住的,二三星小旅館,只需乾淨地點不太遠離市中心的,大把有得選擇。小旅館、家庭經營的Bed&Breakfast 有時沒有自家網頁,便和一些網頁搭了單,我的心水是booking.comhostelworld.com。先按地點和房租選好小旅館,讀留言查看真人經驗,部份有網頁者我再去溜看格價,十成九經大集網訂也有折。

荷包和行為對稱

旅行於我是開眼界,自問已練就到低成本看新地方的小本領。床位解決了,只要晚上的花灑夠熱便成。吃呢,一天一餐廳符合我想:早餐在旅館,午餐多是小吃類,地道街市總有小熱吃,街坊超市亦定令我盡歡,尤其在歐洲必是麵飽芝士火腿,沒所謂。黃昏的一餐能和家人愛人把酒吃它個一兩小時,已是每日行程的最佳閉幕禮。

這一回在翡冷翠我和方芳幸福,吐不司姨姨和馬丁請客,方芳把一整碟肉醬意粉扒掉,我那盤香草寬麵和地道佛羅倫斯雜菜無水湯豈止一流,喝了半杯便和馬田談着家家麻煩的經。方芳嫌悶,給小姨拖出去買了兩天內第五杯雪糕。

買,一向絕少。現在多數會在離程機場買一枝紅酒慰勞家中帶女幾天的博士,手信這無聊事已戒了千年,這幾年忽地覺得有必要每地精挑一式別緻物:古巴的手做擔雪茄女人公仔,背後的巨臀峰起一如真實的古巴婦女;柏林的橙色密頭Birkenstock是心結怎能放過;今回在比撒斜塔下並沒買斜杯斜像,反而一眼標中一枚木刻雪櫃磁,把我們前天去看的小山古城Siena 帶回家。

至於理應佔旅遊費用最大截的機票,我舉手自認最叻,這幾年多得賴恩航空超廉歐陸機票,讓我不斷忽然又出走。我看報紙習慣把廣告照掃,每每遞正他們的大平賣。這回和方芳來回比撒,兩張機票全費港幣共銀一千四百。去年我去倫敦也是因為找到三百塊便來回,旅行魔鬼你的確是我老友。

心意和行為對稱

也是近年習慣,在新地方隨意買張名信片,把媽媽在城堡前拱門下的微笑臉畫下來,在角位添繪美食ABC,寄給家中的兩個小人兒。古巴的那一張是哲古華拉抱起BB兒子黑白照,足足飛了三個月才降落瑞典。

生活和夢想對稱

感覺上我成天在遊對嗎,或許是我的家常主婦生涯無浪,難得身邊人也認同旅途的力量,總讓我飛。錢?我微小的撰稿收入便是我的路費,不多,而夠。行李和裝束輕輕便又一旅,照也時好感受才拿出來拍一個,沒甚麼比懶懶行更寫意,將新地方的人和河、草和屋盡收成豐富的歸家行李,如旅途上必備的一小瓶白花油,便夠。

*其他心得人集在兩周一聚

盲點請移玉步

兩周一聚訪問我出爐了,泊友們的好些提問,讓我細想了一些前因後果,謝謝。

從人家眼中看自己,有如伸手把車頭兩旁的側鏡調度,盲點麻煩你請移玉步,我想看穿我自己。

兩周一聚(37) : 大愚若智

大愚是我,大意、隨心的性格一直把我推到好多有趣的時地人跟前,從前獨身時尤甚,一膊如長了翅膀,坐不定。

至於是否獲得大智,我常覺得未到最後也未知。在我的秘密銀行裡,定期存入的是經驗:愛人和被愛的心纏、信任與信心的過山車、世界的大小笑話… 生活的經驗覆蓋天天,有時空手沒得存反而要提出的話,便要把存積的身心體驗,用作繳納現實的火山塵滋擾。

以我父的標準,我的大愚行為是捨高薪採愛情,還要萬水千山那種。
以我娘的標準說,始終女人。
以我的標準,無愛紀的人生,不如不活。

和你一樣,沒腳的鳥曾在森林裡尋找落腳的連理枝,三毛錢小說裡最愚的話自然也說過寫過。現在回想起來,我曾是一隻身軀健朗的驚弓之鳥,像盛夏的蒲公英,輕輕一吹散。愛情不是遊戲,那是你我窮時光年月去搜索最彩的虹、最亮的月。那不是本能是甚麼?

這幾天在翻開回憶,尋找自己的大愚行為名單,原來都幾長。

最近的一件,是身為四張母親居然向着四歲小女兒破口大罵。假如有錄像,我便活活是艾慕度華電影中那個女子一把火燒床的精神暴裂相。

朋友問:當了母親你是否有時會不開心?我當時忙着安排下一次的旅程,沒答。心裡卻在說,如天上的火山塵,好像沒了影蹤,其實已灑滿我們一身。

當父母的感受,就是這樣罷。我父我娘的一世心。難怪。

/其他兩周一聚文友同寫

兩周一聚(36): C’est La Vie

周六一樣六時多起床
決定行程的內容先是天氣
後是荷包的內容
這便是生活

春天起床了
母親先在花園裡俯拾過期的枝葉
孩子才能一躍將新出的暖綠摘下
父親把三部單車作新季檢驗
孩子才能一飛沖天去
這便是生活

我起床了
把冬天的厚一把拖到陽台
呼無雲的光將夏的感覺盡放
室內的綠挺拔在新鮮的泥土上
現出微笑的心情
和手套說暫別
我不想再見而你總癡癡纏纏
這便是生活

廚房有奇境
一撮撮微型黑雲從煙囪散下來
我起床了
冰島火山你早晨
不如幫個忙勿再嘔吐罷
你一啖咱們整個陸洲要被迫早睡
說花粉症還會因此更嚴重
難怪我一早便眼紅
這便是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