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二貓妹

姊妹仨

20140813-124720.jpg

0722 如果沒有二貓妹的率心安排,我跟吐不司小妹大概會連漢城地標塔山也懶得上。然姊妹仨對咖啡館的偏執也是一樣的,以後旅程的格調也就奠定了。

20140813-124304.jpg

0722 我三姊妹站在木樓梯上方,母親三姊妹在木樓梯下方。六個手機兩部相機此起彼落,相互一共拍下了許多幅,我爸口中的歷史之旅。或許下一回,帶同我家三女添,冥冥連理枝,再響盡他城,再次在大樹下影個靚相。

20140813-141906.jpg

0723 是日她穿了藍灰飄逸料子連身褲,橙襪膠鞋踏在漢城地鐵。而我買的棉麻裙褲縱然大概應該把我不再纖的腰進一步放大,但我早已移居進我穿我高興的國度了。

乖乖待收養

我二貓妹在面書上替玳瑁小女貓說著話:

我叫小乖乖
是個不足一歲的小女孩
曾經在街上流浪
捱過寒冷 捱過肚子餓
希望有個家 希望有人愛
我愛黐著你 我愛你抱抱
我愛清潔 我大個囡懂照顧自己
我好叻好乖好懂事
所以我叫小乖乖

小乖乖是豆丁畫室外面的流浪貓,給我妹暫時在畫室裡照顧著,都好幾星期了,仍在靜候一戶愛心人家帶回家。

我只看照片,或許第一眼不是份外惹人憐愛的種類。但我覺得她樣子有靈氣,也就是那一眼。

你有興趣見見小乖乖的話,請在此留言或致電我妹Joey@ 26496998。

這裡有更多乖乖的照片。

許多時候不是你想施布便有機會讓你去做

周六跟我二貓妹在面書的對話 :

我:昨天下午有隻小貓闖了入我們家,應該是小孩子來的,有頸環但爛了少許,芳悠大喜,媽媽一見即命令將貓抬出屋外,可以在外面跟她玩,但萬不准入屋。悠悠一直渴求養小貓,爸爸也愛貓,方芳也對小動物很好。鄰居都不知道貓是誰家的,看來不是住在這裡,我猜是走失了。

這兩天芳悠都在花園跟小貓玩,又給牛奶她喝。小貓多次在門外叫,明顯也喜歡兩小鬼。我們今早去散步,她跟著很久。回程時居然仍在同一處待著,一見兩姊妹便走過來在腳邊叫。小貓沒回去我們那區,應該是認不得路,也不懂回家。

我在想:是否真要放下自私,讓芳悠收養她?你知我對貓沒大感覺,也明知所有照顧的細節終歸落在我身上,實在抗拒。要這麼強硬我又覺得自己可惡,但是明知不可為而為的事,我要先好好面對自己。

唉呀我又同時得自己太橫蠻。

二貓妹:首先,小貓明顯是一頭迷路不懂回家,我覺得無論如何也應幫他一把,就如一迷途小童拍你家門喊喊,你會如何?現在室外日夜溫度如何?

我:她好像已經長守我家四圍了,但夜晚又沒來喊門,博士說那就代表有家回,只是白天給家人放了出來玩。這裡的貓都是這般的,我們小區裡有很多頭,在各家花園穿插。芳悠說她昨午便給鄰家的大肥出抓呼。
昨天超好,13度。今天陰冷,5、6度罷…

二貓妹:如肯定貓兒有家當然最好不過,但要肯定才好。如夜晚只得五六度就算無家也會找遮蔽的地方窩著吧。至於養不養貓,我想也應該以民主方式處理吧。今晚Amy才說芳也快九歲了,很快十六歲抱着bb回家叫老媽幫手湊!

我:哈哈啋!民主不用選我已知是三比一。對,先找出她有家可歸沒有才再看罷。

二貓妹:養貓其實簡單不過,尤其非名種貓,芳悠都大個女,煎蛋洗碗乜都會,我想如果真養一頭貓,她們定必爭住照顧她!

我:你是貓ee, 當然支持。我連多餘的枱櫈都想掉,新加的都是精神擔子。
一係你死我亡,等我養頭尋回犬,冬天自殺式溜狗去!
我剛才瞄出去,小貓伏在悠悠脾上讓她慢慢掃毛…

二貓妹:也不是因為貓貓ee身份嘞,我是有碗話碗,貓確易養;狗你咪諗,仲要大,除非你想多個貼身膏藥如bb。
多麼溫馨多麼有緣的畫面!

我:我不過up吓,待她們大個女哂我便會養。哇你出絕字「緣」中哂我要害!

二貓妹萬物皆空呀,精乜鬼嘢神擔子!
你忘記了我是一位死纏難打的推銷員嗎?

我:仍未參透,太多生活瑣碎要花時間同精神。

二貓妹:不過這招我冇用在幸福家庭上,應付不同客戶有不同招數。

我:我一早話你不嬲都係架啦,所以先敢死報告,以為過得貓人論點便會過得自己。

二貓妹:不如咁,一方面搵出貓咪是否有家可歸之時,另一方面在花園一角放置一個可保暖的窩;那既不務犯你不准入屋規矩,又可讓萬一是走失的小貓有個暫時溫飽之所。

我:好現實的論點:貓糧貓藥睇獸醫此類日常業務由誰來?我囉咪又係!
那就是隔住堵牆養喇!
一定要偵查吓小貓來源先。
好日唔上香港雅虎,一上就見這邪聞:少女養寵物-蟲蛀骨變癱:

【明報專訊】湖北一名21歲女子下肢被寄生蟲侵蝕,多處骨頭被噬空致癱瘓。她患病多年找不到病因,南方醫科大學骨科醫生近日終於找出致病元兇,原來是她幼年時透過家裏的寵物染上包蟲病 …

二貓妹:貓糧不太貴了吧,睇醫生就是要洗錢的,要看那種貓囉,一般都是臨老才多病,你睇亞米幾健康,唔似亞肥佢地。

我:我還是趁大豆午睡出去剪些枯草先,嗱我就是這樣,說過唔理得咁多,結果還是死死地氣睇唔過眼,到頭來累兼玩死自己。

二貓妹:另提議是屬臨時性質啊!佛學老師教:許多時候不是你想施布便有機會讓你去做,而有機會施布是等同有機會積累功德。

我:已經好死忙,有時間最想寫多兩隻字,也不易。(同時在上面那句按Like)

二貓妹:就趁機出去接觸一吓小貓,睇吓她似流浪否?

我:好了,大豆喊媽了又…

二貓妹:大陸的野信一成就夠了。那忙你的。

我:我再報告!

* * * * * * * * * * * * * * *

我今早報告:貓兒周日整天沒出現,希望她回家了。

結論:證明我是個無聊也想很多的人。也證明我二貓妹才應該是大家姐。

我的新書《幸福在最北》

我的新出書印好了!最快本周末在香港書局有售。

原來陳腔說得對,看見自己的作品封面,感覺真有如生了孩子的興奮和感動,還免卻了那幾個小時幾嚴峻的陣痛 – 而真實的陣痛正在前面等着我。

我千里迢迢,找到並抓緊我的幸福,在地球跡近最北。書中結集了我在瑞典生活的大小,作為人妻、人母的矛盾,作為移民的讚與慨嘆。現在回首,感覺像我在書中前言的一句:「我不是勇敢,只是竭力跟自己講和。」

我願《幸福在最北》能做到一件事:讓讀者感受到你想生活一直握在你手裡,面前或有阻擋,但你的一對手,其實有力將之撥走。

我們,最壞的習慣就是被習慣差遣蒙蔽,以習慣維繫保護著我們所追求的安居樂業。而周游最好的習慣,就是樂於習慣新習慣,習慣放下習慣。
── 林夕,我的高人舊上司。

那是林夕替我寫的序文節錄,還有以下三位愛護我的人:

其實在世界best city大城市做個小女人也是件挺愜意的事。
──曹民偉,給了我許多周遊樂趣機會的《Esquire》「君子雜誌」總編輯、前「號外」副出版人。

出版人及編輯林慶儀說「文明游出去」,她的新品牌文明魚,就挑了我這條內裡一左一右的雙魚,敢死替她打頭陣,從香港游到北國,再由北國游回香港。

她是真誠愛書的有心人,我們來回用了好多個月,慢慢摸索着我作為香港新作者的定位和路向,過程不慌不忙,令我好舒服。她特意在深秋前把書做好,不想讓我在懷孕最後一個月辛苦之餘,也說是送給我肚裡豆豆的禮物,心意濃厚,我很感動。

作為朋友,她的一些性格最叫我看不過眼,但卻也是我最羨慕的。她就是能不顧一切,率性而為的人。工作、寫作、生活…家人、愛人、愛字… 無一不是真性情,無一不是瀟灑而自信的。
── Wasabi,電台創作人兼作家DJ,我的二十多年老好友。

這本書的副題叫「一個嫁到瑞典的港女故事」,是我們商量書名時由Wasabi 提議的,當時我不太瞭解「港女」的真意思,只是從網上感受到那微扁之意。Wasabi 一直都為我好,年初大家吃晚飯,他再說這選詞是市場和廣告考慮,有戲劇性兼一句說明這本新書的主題,的確有道理。

新書內容簡介在此
文明魚網上書店訂購有九折

你來到這讀到這,怕且都是我的熟客了,那我就不再客氣,去捧個場到書局買啦!售價港幣六十八元,讀過了想投訴或甚麼的,務請回來這裡留個言,或衣一個貓到:jauyau at gmail dot com,我未能儘快回覆的話,應該代表我正在日夜巔倒地換片同餵緊人奶。

這樣堅持的人,往往有較多的自我和稜角,不好相處,而我們這一家,不知何解,充斥著這種基因! 只是程度有深淺,也幸運地找到能承載的另一半。
── 梁詠珊,年紀比我少足十二個生肖的最小妹,據說在香港頗吃得開的攝影師。

老老實實,書內九成文章,都是在這個《周游。列國》的網誌通通讀得到的,不過是經過了篩選、分類、打磨,再添加了好些新文章、配了些香港名攝影師梁詠珊Topaz Leung@Studio TM 與精神分裂之母lousyma 的彩照,集成了周游的第一本二百六十四頁紙。

回頭說,一本白紙黑字的書在手,那幾百克的重量,方是生命一直游的實在。

委實要多謝我的二貓妹,幾年前我在家帶小方芳和BB悠悠,在發瘋邊緣,她提議我你不如blog,好記得我還問:甚麼是blog?沒有blog,就沒有書,所以我會繼續在此寫我的嘮叨。還有,我其實和林夕一樣,係姓梁的:)

若然不珍惜,烏托邦永遠在他方。

共勉。

《幸福在最北》最快本周末在香港商務、三聯及中華書局先行發售,
稍後輪到大眾及其他書局。

阿米

二貓妹在面書寫道:

曾來過豆丁畫室的朋友可能都認識畫室的鎮店之寶—亞米,不要以為二十歲的米爺爺只是睡睡坐坐而已,其實,他靜靜地在欣賞你們的每一幅作品呢。

近日,年事已高的米爺爺身體確實不復以往了,貓波屎明白緣來緣去,相聚離散總有時,只要活出生命便已足夠,作為一頭貓兒,我想亞米已演活了一趟精釆貓生了。

相對如我,能夠做的確實太少了,唯希望在此集衆人之正念,祝福米米平靜和諧地走過這段中轉期,他的來生一定會是更加豐盛美好。

亞米 愛您

阿米是我妹的第一頭愛貓,我們家的老尊之一,這兩年垂老,眼睛已不能看了,能在沙田我妹的豆丁畫室天天聽着孩子們的歡樂聲,給孩子們柔柔的掃着一身啡白長毛,平靜和詳地渡過每一天。

如今他隨時會走了,如我妹所說,希望阿米你無憾,一身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