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上帝

還未起題之六。上帝。

一次再一次的明知故犯。第二次的生產過程一樣:太太張揚痛叫,將他的手捏緊得死去活來,孩子一降世便嚎啕大哭,看一看鐘,啊,連時間也差不多。

可第二次的澎湃一個星期後才湧來,產後抑鬱的他,下巴士的一刻便開始皺眉,先上外母家帶大女兒,回家途經街市要買條鮮魚和木瓜煲湯,太太才有好奶水。

電梯裡的師奶們在投訴下雨便要買貴菜,大女兒說爸爸口渴,鑰匙咚咚噹,門內的嬰兒哭到天也塌下來。

找個工人罷,找份新工罷,找個洞罷,他的頭便悠悠的長出了兩隻角。

還未起題之二。上帝。

三年前夏天刮風刮得像刮臉,雨傘的骨放棄抵抗,就和傘下的他一般樹搖花落。

下樓前太太才說:大碼呀記住!按電梯的時候他在找尋地下以下的數目。

數目。就是魔鬼。三十五歲。兩大一細。二萬零蚊。一年十一天。又神推鬼恐的拿起了中碼尿片一大包,明知時日如飛,永遠十八。

順道入了投注站避風雨,順道落了孤注一擲,千金難買心頭好呀,還是回去超市換包大碼罷。

按三十四字的時候,他的背長出了如鷹的翅膀,便向天堂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