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三樂

玩具反斗不成

玩具反斗城真是淹沒孩子創意的好去處。

我們一直都想再添購LEGO 給方芳悠悠,因為好玩的玩具應該如斯長青。舊的一副件數不夠兩姊妹同砌整個農場,於是博士說上瑞典二手網撈,有是有,卻全部是與商品掛死勾的大型按圖建設,個屁好玩。我一直也有留意二手店和跳蚤市場,奇怪只遇過幾袋老舊的膠磚磚。

是我看見報紙廣告,說LEGO 本周末一律八折,我想,那便入地獄去。

睛朗的冬日上午,藍天無雲,氣溫還是我可以在戶外冬行的忍受範圍內,本想郊遊去,心癢媽媽卻又怕蝕底。十時剛開門,無人,原來都集結在LEGO 專櫃前,見好幾位母親捧着大小盒盒。我從不知價,走近查看,看到那些荷里活交叉系列可以賣九百多塊,港幣過千,直咋舌我,八折又如何。

方芳悠悠是玩具店大鄉里,站在我跟旁的兩對小小眼睛,在發光、在不知所措,於是開始的時候就只站在媽媽身邊,在排山倒海的玩具森林中。有熟手爸爸檢了星戰大盒,有華衣媽媽捧着紅粉小馬小家系列。我們三個在專櫃上上下下找,一心只想找那些紅黃藍綠黑白膠磚。

在最底的一層,終於看到了兩款選擇,兩百多塊錢,一盒大大塊的給三歲以下,以培育LEGO 未來主人翁;另一盒寫着6+,悠悠說方芳七歲呀,我說你也會砌對嗎,她點點頭,我們就打定買這個。

等爸爸來的當兒,我們四處看。方芳認得哈囉吉蒂,她無處不在連成人內衣也掛滿得我眉皺,悠悠也指着好些公仔或甚麼的,說在阿某阿某的家有。我說我覺得LEGO 玩完一次又一次,次次也不同,幾好。方芳說我也覺得,當中由媽媽引導成功,抑或她本性如此,我不太肯定,尤期目睹她握着一盒自製肥皂良久,邊說上次在阿某家玩過這呀媽媽。

悠悠在五顏六色的畫筆櫃前看呀看,問了許多次媽媽這是甚麼,我幾乎每次都要細看盒上的說明才能答:這是用來畫在衣服上的、那是點在這個東西上然後開掣便發光的,等等等等。這一回悠悠的眼睛不再閃光,是一些像疑惑的、新如月亮的東西。

我小學時在文具舖,隔着玻璃櫥窗,心大心細在挑擦膠。記得在媽媽和小弟睡的大床下,有一個鐵還是鋁做的大箱,存着我和二貓妹的玩具,就此一箱。我還有一個手掌般高的史諾比膠公仔,全身白色,不知從哪裡來的。我在上格床晚晚握着它,最後也不知留落哪裡去了,可我一直記着你,我童年的心愛玩具。

一定是心理投射,甚至補償,二十來歲好多個聖誕節,我都一年一度一個人去尖沙嘴或銅鑼灣的玩具反斗城,在排高到上天花的玩具之間鑽許久。每次我都揀得很開心,把一盒二盒派給家中的大小堂表弟妹時,當聖誕老人的感覺無比快樂,我好記得。

所以在玩具反斗城任買的意義,應該是我的童年夢想。我跟熱愛自己弄手工的方芳悠悠說,我們好快去香港,媽媽知道好些地方,我們可以揀很多珠仔、鈕扣、布料、顏色紙、蝴蝶結、等等等等,自我培訓精明媽媽不忘加一句:還很便宜!

還是博士一眼關七,入場一個斗去巡,在走廊當眼處找着了巨盒特價,好多百塊LEGO 基本磚,還附送另一盒基本,向方芳悠悠說我們買這個罷,你看還有車轆和工具!這一刻又是引導成功,抑或DNA發功呢。排隊時博士問:你定我? 我答:本來我預備了,不過既然你來了,那就你來啦當然,況且我的不就是來自你的。收銀姐姐還送上LEGO Yoda一個。

方芳七歲,約兩歲時跟爸媽去過一次玩具反斗城,買了人生第一盒LEGO,這次是第二回,又是買LEGO。悠悠五歲,上兩星期第一次入完之後,半個斗也反不出。

回到家即砌,午飯後已是二時半,外面依然天大睛,我仍想出去森林邊走走,不過想到一小時後天便開始暗下來,那不如喝咖啡算,博士大力點頭,按動expresso 咖啡機。方芳悠悠原來已經砌好一輛車屋,載着Yoda 在通屋車。

Advertisements

行開一下

我們聖誕回港的主旨是探親,第二黃金良機不在於能吃個盡興,也不盡要把朋友一一約齊飲茶,而是而是,方芳悠悠將會有我最信任的家人看護三數天,我倆便可並肩行開一下。

這個行開一下是夫妻養生之道、是情人二百巴仙的相對,在我們來說無比珍貴,主要因為在我城哥德堡,家人只得小鬼舅母一個,而瑞典人的習慣和中國人家庭的「貼埋錢幫你式」又大相逕庭。

我只到過日本一次,還記着奈良傳統日本和服婦女的曼妙、海邊小城鳥羽的街頭巡遊、以及京都用英語逗我和友人說話的日本女子。這些民間美事,震撼都不及我站在東京宏宏十字馬路中間感受的萬人空巷跌序井然。

一定是我繪影繪聲得要緊,博士腦海中的東京,便等於這一幕。我們常說一定要一起去看,小妹說日元高死,你留港消費罷啦。

可瑞典幣強,我又不息,先在面書和微博問了一句,即時得到許多好貼士,認識和不真正認識的人,傳我香港旅行社的特惠套票、連結、意見,互聯的最優就是這,有兩位好友更特意來電解答,是很開心的收獲。這是第一步。

甚麼也自己來是我自小家訓,不是不信人,也可能真相是只信自己。於是第二步,在網上游讀:各大航空公司、機票格價、酒店、民宿、旅社,我連couch surfing 都研究一番。

過去多年從瑞典飛歐洲各城,九成都是網上訂購特廉機票,歐洲的準則和亞洲很不同,超便宜的航空公司也有多間選擇,每季又準會推出超廉特惠,我是看報紙連讀者來信都吃的人,於是能以港幣一百五十來回倫敦、一家四口七百塊飛意大利。人問為何你執到便宜票,不是我精明,只是我勤力。

所以你能想像我過去幾周的驚訝,四千元飛東京是正常,二千是超值,直取我的命。

集齊一切數字我便計算,究竟採取我一向的歐洲自訂做法,分別訂機票找住宿;抑或聽從所有香港人的勸予,訂套票一了百了。

這幾天進入第三步,縮窄了最後幾強在起勢格價,最差者是香港旅行社都不設網上預訂,勢要你致電或親身去訂,我勞煩小弟人肉代勞,他再傳來又一旅行社表面超值套票之際,又給我發現所謂的semi double room是一張120cm寬的單人床,我們都是大隻人,如何擠得下? 訂真正的雙人房原來又要加幾百,而且標價都是未加計機場稅、燃油稅和手續費。

我那整理妥當的腦袋一下子承受不了新挑戰,覺得旅行社廣告彎抹角,弄得在互聯對話鍵入好煩!救命!小弟畢竟是一家之主兼護士大長,待我發完一輪瘋慢道:待十二月出新價目時再看罷。

我便關機去做湯米粉,再沖一杯熱奶茶,港式的,現在回來寫這些,算是給自己鎮定下來。

我寧願用那一、二千元的差額來吃,也趨向自行訂機票和紳士推薦的榻榻米民宿,更決定以瑞典人的「大安旨意」態度,暫時將東京兩個字放下。

經驗是通常行開一下,回來過後重組,一切便滑行。寫字如是、對人對事如斯。祝我們好運!

雞湯滴滴在心頭

看BB和小孩照真是賞心樂事,全部都是肥肥的脾、漲漲的豬臉、笑起來只兩隻牙、頭髮不是豎起來便是悠悠懶懶的,人仔人女真是大人的希望,生活的蜜糖。

拆開姨姨寄來的巨箱,裡面載滿湯包,強身健體美顏生津止咳潤肺要甚麼補甚麼,一星期一大鍋正式開火,方芳喝著說好味,撈起綠草條問這是啥,唔知呀總之有益飲啦。

契哥問要乜呀老友,阿華田好立克三合一、墨汁同習字簿添,一格格那種喎,想同方芳悠悠聖誕新年長假時畫畫龜。鹽焗雞粉阿J上次給我帶了,咁滷水啦老友,好好好老友。

大姨媽接我在面書的呼叫,說The Lost Symbol 不及達文西好看,待阿涯讀完可寄給我。可我心急手痕昨天又在本地網上必,硬皮版底價八十我叫八十一,夜來亞水壓我八十二,今晚零時十分埋單前,我同你亞水死過!Amy 我知蛋啡先生不追求深度,但他有令我返老還童重享十一歲追衛斯理時的痛快,那就抵哂。

香港天寒地凍過瑞典,大黃有無暖爐呀我問,答有呀要唔要寄俾你?把他的台北小吃報告張張趙已夠飽熱,說輪隊看戲的時候人人一本村上IQ,我說其實我只看過遇上一百巴仙的女孩,某次某先生說你寫得好村上但你又不是春樹,結果我戴上面具改了筆法,還收了稿費,有時不禁想,某生那句是褒是貶是好是壞,每次總給自己喝回:你連張愛玲和金庸都沒看,算罷。

今天才是十二月一日,聖誕已圍攻,我不甘後人,趁特價已搜羅好聖誕火腿、聖誕椰菜、聖誕米、聖誕麵飽、聖誕朱古力、聖誕真真假假。和方芳加入商場人群前第一句:如果和媽媽走散的話在哪兒等呀?最大這株聖誕樹下面!這兒罷,這紅色大蝴蝶比你的頭還大啊芳!呵呵呵!

上周五約了博士午餐,好久沒拍拖我一天前襯定衫,臨出門前覺天冷便把通花暗紅毛襪換回黑窄褲,又覺大紅大衣會太熱便披回黑短褸,女人,結果一身黑去飲似的去吃壽司,事前自然沒打算卻鬼掩荷包入了一轉店買了一二三四份說是聖誕禮物喇,女人。

我現在吃粥,第二碗瑤柱瘦肉蕃茄粥,蕃茄是我娘秘笈,整個放待它溶個死活甜絲絲,大人細路維他命C,方芳自BB便愛吃茄粥。好大鍋我一是不煮一煮就不休,一如對待執屋換床單刮枯葉,起勢手動腳動因為字字塞在關節間,要把話釋放啊哈里老友!

疾志不渝

我娘六十有三,剛過生日,在電腦上聽著方芳和悠悠唱續里省日快樂k,有k音尾。連線接駁不太穩定,於是小鬼的獅王舅父撥通手電讓老和嫩通話。香港已經是夜晚,我娘說:等等,戴番副眼鏡先,一邊拿著電話筒,一邊大頭在螢光幕前,慢慢地說好耐無打電話喇,方芳你識唔識寫自己個中文名呀?悠悠有無乖呀?你高左喎!

小鬼站不停,媽媽指揮不斷,只有婆婆坐定定,半睡眼在老花鏡片後面的惺忪、悠和。

六十三歲的生活,全情奉獻給新生命,我弟的小兒出生一個月,頭髮濃密臉是漲鼓鼓的,每天開眼見到的都是最親切的笑臉,他一定在想:這個世界不錯呀!

方芳說將來有一個barn,悠悠說她有兩個barn:「一個是妹妹像我,一個是姐姐如你」,說的時候手指篤在方芳的肚腩,那個曾經飽滿著兩三歲人兒的肥嘟,現在開始向上拉長了:「我們全家都住在這間屋裡,我和我的barn,和你和pappa,我們睡在你和pappa的房裡。」「那麼我和pappa呢?」哎呀… 方芳皺眉了。「我都係,我和我兩個barn。」悠悠好肯定,「你老了我整茶給你。」

或許未需要到六十有三,我已經有足夠智慧把生活的重心和生命的意義重疊、進行、疾志不渝,如我娘。

上湯下鍋前在天飛

你上班的時候一張臉,回到娘家是否另一張臉?
對老闆若非笑口噬便恭恭敬罷,對你娘你老爸的那第十八句早些睡罷你以木臉或甚黑臉之,是罷?

為何對付出真愛的人,我們的回敬行動總如以怨報德?
脾氣必是身邊最親的人來受,時間例是身邊最就手的一群來花。

這非觀察,而是撫心自問,看了高教授訪問的感觸。

以前的工餘時間都用來和老友吹,我娘會把明火例湯盛在玻璃瓶裡,先乘巴士再轉小巴送來我的辦公室,接待員撥內線通知,我便和媽媽在公司大堂三扒兩句;有時碰巧被困在無法無天的大小會議中,那一瓶愛會靜靜在大堂待我接。

最近在煲湯,於是姨姨問我需要甚麼,人在異鄉最餓中文書我說,前兩天信箱裡一包三冊港產文字湯便立時起作用,力壓秋濕骨冷。姨姨還留言提議:

一星期有7天,168小時.秋天.湯水滋潤篇. 蘋果、雪梨各3個(去芯),無花果8粒,紅蘿蔔3大條,粟米2至3條(切斷),煲肉類,瘦肉較好,量也多一点味才夠.畢竟是冰鮮!
七天試三款廣東湯水,好嗎?其餘兩款,由各路英雄教路吧.材料要估計’鬼子佬’地方有售即可.

忽爾我爸露面書搭嘴:

知道家庭湯的滋味,多飲一些,就要靠自己呢!

我曰:

噢貴賓駕到!我家陣乜都要自己來啦,連悠悠都唔聽我點喇! 煲湯這事,好彩我熱愛飲,於是也樂於以一鑊熟之折徑煲呀煲:)

爸接:

半生熟哈蜜瓜+少許雪耳+南北杏+清水適量,滾30分鐘,
加冰糖或糖,當糖水飲,十分潤喉

白衣小弟的肥嬰和一歲半的小姐姐對望著,相片的空氣中,生命在跳舞,我娘抱著肥嬰的柔臉,任你六張抑或三四張,只要是為人母自然明白那粉團在懷內的一刻萬籟無量。

然後到小妹的中秋楊桃燈籠,在時間總不比朗月明的香港熱夜,居然四雙手把透光彩紙剪個好型態,一張張黏在骨架上,點起燭光提著在綠樹下走。願意和你一起白手造燈籠的男人,不用亦舒說,你也知就是他。

還有二貓妹和丈夫手拖手學社交舞、教小孩造手工、帶小狗郊遊一整天,累和樂,手牽手。

我用心以正氣籠罩面書,把令人神往的盒子音樂分享、將內容紮實的筆記細讀,在每天早餐那杯港式奶茶的老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