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職場的中庸之道


在瑞典生活了十七載,愈來愈覺得瑞典成年人普遍的性情其實十分內斂。職場上跟同事們聊天的範圍,不外乎天氣或周末過得如何等,都屬點到即止式的社交模式。瑞典人本着「萬事皆OK,天氣最麻煩」的原則,人人保持中庸距離,保守着各自的私人生活,放工就散band,周五拜拜周一再會。下班後跟同事去飲杯嘢或吃個飯的公餘社交活動,在我所知所見所體驗過的情况中,幾乎都不存在。

我認真地想過箇中原由,好地地大家一場同事,卻君子之交冷如北海水。除了「歸咎」瑞典血統天生對私人空間的超大需求之外,我覺得是人們一般的生活質素其實夠平衡之故。放工回家能真正休息,因為家裏空間充足、水喉一開便有清淨冷水隨時可飲、浴缸上不會掛滿待乾的衣服、廚房有空間供家人同時參與煮飯,客廳飯廳明明是兩個廳。就是說,公餘的休息甚至娛樂,都有空間在家裏輕鬆進行,於是上街的理由就給撥到一旁。

我在瑞典的職場經驗不算多,從麵包工場到幼稚園,卻都感受到瑞典同事之間的相處方式有一套不明言喻的規矩。不會扮friend,也不會踩界,中庸之道最正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做着本分就夠,不必多做額外功夫,做了也無人會分外欣賞。無傷大雅的笑話,或者又是天氣周末做過什麼等對話內容不斷迴轉,而政治話題呢?超級離奇,我從來沒在上述四處不同職場上耳聞目睹過。慢慢我就了解到,瑞典人上班都避免討論政治,大家投票哪個政黨實屬私隱,尤其最近一屆極右翼異軍冒起兼大獲民眾支持,無人會公開承認投過他們一票。

丈夫在科研界及學界工作多年,據我所知,在商界和大學辦公室裏,日常話題流行榜上依然是天氣感冒孩子活動等瑣碎事。原來上述職場裏坐滿受過高等教育的一大群人,平日絕少討論有關政治的話題。近兩年紛紛擾擾日日上報的難民潮、種族歧視、女性權益、社會階層分野等貼身事務,或多或少都被視為職場敏感話題,瑞典人只會選擇跟熟朋友或家人分享觀點。

至於職場上的社交活動,最普遍的方式是一大早預約。聖誕是瑞典大節,十一月初已開始預約的員工集體活動計有:大公司會請食聖誕餐(肉丸、火腿跟小紅腸是主角之一的傳統自助餐,在香港人食慣的規模下份屬蚊型),細公司會搞afterwork小飲小聚(即快樂時光happy hour)。夏季一定是室外集體活動,類似運動日或者去公園齊齊踩Segway等。一年兩度的公司活動,主旨為加強員工團隊精神。又令我懷緬着香港人隨時隨地跟同事朋友吃晚飯的即興快樂。

161110

/刊登於2016-11-10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