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職場無朋友


上週文章寫瑞典職場文化,同事之間交情淡淡,聊天話題點到即止,最緊要守衛各自的私人生活和空間。有丹麥和美國讀者朋友回應說跟當地情況相似,加拿大朋友則說很不一樣。香港朋友問那麼同事便不能成為好朋友?以我觀察,瑞典人同事跟朋友的界線分得很清,好朋友多數是現任職場以外認識多年的,舊同學或工餘活動的友誼能保持長久的居多。身邊瑞典友人的私密圈子都很細小,三幾位老知己通訊見面卻不見得頻密。

上述所指的瑞典人,是泛指土生土長兼屬瑞典北國血統的人。瑞典國民中有大量移民,2014年的官方統計顯示,全國970多萬人口中,有16%並非在瑞典出生,大約是每六個人中就有一位外國移民。移民第一波是二次大戰後四十年間,從德國、其他北歐國家以及波羅的海地區的移民。八十年代到千禧年再有從歐洲、非洲以至南美洲戰亂國家來申請庇護的移民,包括伊朗、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土耳其、波斯尼亞、科索沃、智利,以及非洲國家厄立特里亞和索馬里。2001年瑞典加入神根公約,連同伊拉克戰爭,再陸續有工作移民及戰爭難民湧入。2014年瑞典字接收了過8萬個敘利亞等地難民,數目僅是排在德國之後。

先不談近年湧入的難民融入社會問題。其他較早來的第一代移民,大部份都已學懂了瑞典文,投入了社會工作。他們在家裡保存著自己的文化傳統,工餘多數跟親屬或來自同國的朋友聚首。縱然國籍已經是瑞典人,由於文化根源以至宗教信仰到底不屬北歐,思想行為模式跟土生土長瑞典人的分別,在職場上可能引起各種大小誤差或尷尬的情況,原來比我想像中普遍。

同聲同氣的人自然合作容易,內斂的瑞典人通常不會直接給你面色,但那無形的隔膜其實存在。例如同事間的順口玩笑隨時跟語言習俗扯上,提到的經典電視劇角色或者時代金曲,非瑞典人就會抓不着頭腦。瑞典辦公室的沒階級文化又會令外國人感到無所適從,習慣以項目小組進行工作的瑞典人追求民主合作事事討論,開完會卻隨時無明確結論,明明是老闆卻表現如同事或組長。相反地,瑞典人誠實直接,什麼都應承得得得然後完全違背原意的南歐及亞洲營商文化,對一就一二就二的瑞典人來說簡直匪夷所思。

瑞典職場上國籍繁多,平日一起工作要克服的文化和行為分別可大可小。加上對私人時間和空間的重視,如果無必要的話,瑞典人工餘都避免跟同事有私人交往。遑論好朋友,其實成為朋友的機會也很微。

/刊登於2016-11-17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