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的老師


認識瑪利亞是夏天的事,當日春光明媚,我在幼稚園暫代某位請病假的老師,正在園裡沙池跟幾個小朋友砌堡壘。瑪利亞剛上班,跟另一位老師聊了一會便前來跟我握手問好,年輕美麗、笑容親切是她給我的第一個印象。

作為過客式的暫時替工,我已習慣了跟各家幼稚園老師們的禮貌寒暄。沒想到的是,瑪利亞打完招呼後,留下來跟我一起看顧孩子,同時跟我打開話匣子。班上有位三歲的日本小女孩,吊帶波波裙仔跟經典圓頭小皮鞋的打扮,直如宮崎駿動畫中的孩子模樣。

「很少遇到日本家庭啊。」我說。
「是他爸爸給調配來瑞典工作的,一家人住了三年,秋天就要搬回日本去。」 我想起日本男人下班後還要跟老闆同事去喝酒的事,跟瑞典的標準工作時間和對家庭生活的重視截然不同,忍不住跟瑪利亞提起。

「月兒跟家姐兩個都在我們這裡長大似的,我還記得月兒BB時的樣子,她們媽媽也跟我說過不想搬回日本去。」

那天前後跟瑪利亞聊了不少,她的友善與好奇令我感到很投契。事隔幾週再有機會去那家幼稚園上班,今回是有老師放假,就預約了我當替工一星期,跟瑪利亞與伊莎貝兩位老師 一起照顧班上十五位兩至三歲的孩子。

從沒想像過自己有能耐應付大群幼童的我,原來不知不覺間累積了「另類資歷」,十三年照顧三個女兒的經驗轉化為上班技能。跟小孩子遊玩加整天照顧其實是體力跟耐性的考驗 ,但同時有一種原始的輕鬆跟美麗在其中,是成年人世界中欠奉的。或許是這感覺令我在 爭玩具的哭啼孩子面前仍可保持鎮定,表現自若,又或許是感覺到這份職業我可以做到退休。於是當瑪利亞提出:「你有無興趣當半年長期替工?還可以加入一起做日常計劃等工 作。」我欣喜地接受。

「我會去環遊世界!」她這一句才叫我血脈高漲,禁不住說:「太好了!」「我和男友先十月初飛往南美,然後去澳洲,之後打算遊印尼一帶,明年復活節後回來瑞典。」

「完全避過了最黑鬼冷的季節!」我倆同時含笑點頭著。停薪留職半年去看世界,除了有路費有精力,還要有開明的工作文化容許之。幼稚園教職屬政府工,校長支持瑪利亞實踐夢想,同事家長們也覺得美妙無比。

故事發展順利,我簽了在瑞典生活十七年來的第一份全職合約,縱使只得半年,也是個好開始。而瑪利亞今天身在秘魯,住一百港元一晚的簡樸小旅館。這邊廂幼稚園班上的秋季主題,就是跟瑪利亞一樣的「歷險」。我們帶孩子上山坡撿樹皮和樂葉,準備動手做飛機和小船,在同一天空下跟隨瑪利亞老師環遊世界去。

1161103a

/刊登於2016-11-03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