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談


北國瑞典每年秋收盛產各類根部植物,包括紅蘿蔔、紅菜頭、大蔥、洋蔥和塊根芹,超市也一定推出一兩趟超級特惠,鼓勵人們吃得合時節。我買過最平每公斤兩港元的紅蘿蔔,條條橙色皮光肉滑,切成細條給孩子當小吃。還有配洋蔥大蔥和現時仍有供應的夏季新鮮馬鈴薯,做個瑞典式濃湯或者燉肉鍋,伴自家酸種麵包或簡單通心粉作晚餐,是為秋天窩心暖胃的妙品。

蘋果也是瑞典土壤另一秋季名物,九、十月蘋果成熟,超市賣10元一公斤。本地蘋果賣相不像南歐入口的個個圓潤兼帶光澤,反而色澤和形狀都粒粒有別,而且九成都是有機產物,沒有反光蠟面,新鮮美味是入口貨不能比擬的。

瑞典蘋果獨特處是蘋果樹散佈市區,在住宅區街角隨時遇上一兩株壯健的蘋果樹,這些樹上果子均屬公眾任摘任吃。居住獨立房子的家庭,園子裏也不乏種有一兩株果樹,蘋果、梅子和啤梨是最常見的。

我們家的老房子就快80歲,當年興建時是區內第一所房子,園裡一共種了五株蘋果樹,兩株梅子樹和一株梨樹。每株蘋果樹都屬不同品種,擴建停車坪時把其中兩株小樹坎下。它們屬冬季蘋果品種,皮色呈深紅、咬口堅韌、果肉較乾,換句話說不太可口。從前人們會摘下存放在地牢,待整個冬季可吃。

我最喜歡廚房窗外望到的一株青蘋果小樹,年年長出幾十個份量剛好。味道略帶甜合我口味,我總是第一時間用來做蘋果脆批,配瑞典牛奶製造的雲呢拿雪糕吃,便成秋天的無敵甜品。丈夫和女兒則喜歡園裡另一株味道較酸的,前幾年秋天遲來,蘋果趕得及轉紅色。今年冷得快,果熟落地時依然是青色。陽台旁邊最大一株應該是年紀最大的,長得最茂盛,比屋子還要高,枝幹都重重垂下落在陽台上。五月時長滿綠葉和粉紅小花,十分好看,花瓣灑下滿園後,每朵花蕊長出小果子,慢慢吸取初春和夏天的陽光雨水,逐漸長成粒粒蘋果。物競天擇之下許多蘋果胚胎會落地,青澀小硬果上長著一層絨毛,常給小女兒收集來玩家家酒。

去年夏天短促,蘋果樹來不及結果。今年相反,盛產到我們招架不來。九月時每個周末都採摘蘋果,兩個大女兒用梯子攀上樹幹,在樹頂中間伸出頭來跟我招手。陽台旁那株太高,丈夫索性架起修葺外牆用的地盤鋼架,讓女兒和同學們一起來摘。大孩子們家居住宅單位,平日多玩電腦游戲,來到像猴子般爬樹摘蘋果覺得好好玩。

每年秋天我們也忙著做蘋果蓉,洗淨加冰糖用巨鍋煮熟後用機器擠成蓉,入膠盒存放冰箱,足夠我們吃足一年。吃法是加在早餐的麥皮粥上,或加熱當下午小點。有一道瑞典傳統焗豬排菜式,也會伴蘋果蓉來吃。今年蘋果豐收,決定一試送去專業工場做蘋果汁。300公升的青蘋果先用大水喉沖淨,倒入大型攪拌機裡,一端壓出蘋果乾渣滓,一端榨出百份百無添加蘋果汁共140公升,連同幾十個膠樽膠桶容器,結帳共銀1700港元。

回到家塞滿特大冰櫃後仍有許多樽,於是丈夫又再捲起衫袖,用巨鍋把蘋果汁加熱至攝氏80度消毒,待涼後再次入樽,便可存放室温中。這種年度本地蘋果汁,大牌子一公升賣約25-30港元。無謂計算以上描述的各項自家勞工,兼來回開車兩小時去森林蘋果汁工場。如今我們天天享用的自家出品蘋果汁,實在為今個蘋果季節劃上最滋味的句號。

161027

/刊登於2016-10-27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