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四館


上週末南下探望朋友,在大學古城Lund只做了一件事:連鎖喝咖啡。

清晨出門氣溫只得一度,先在火車站的瑞典土產連鎖咖啡店買了杯雙拼濃啡帶上車,貪它內容強悍,兩啖下肚而效果逆流上腦。近三個小時後到達目的地,我跟朋友說:「冷啊,不四處看了」,就專心向第一家咖啡館進發。

小小館子只有十多位個座位,高腳椅子一排面壁,一排靠著收銀枱。我和朋友就坐此呷著咖啡聊天,聽著周圍發出的英語對話。先有後面兩個青年女子,猜想是外來的大學生。再有落地玻璃旁沙發座的四位男子,都打扮斯文,氣氛文藝。其中一位的英語帶著瑞典文口音,估計是大學任教的老師們。小館子陳設冷靜,瘦身冷帽barista站在擺明價值連城的意大利咖啡大機前淡定地忙著。他妙手給我咖啡面上倒出的泡沫楓葉子,一直沒受我跟朋友的廣東話熱烈對流影響,美味咖啡給我呷到底,葉子仍穩如泰山沒變樣。

出去翹了個圈,沿著方塊石頭小路看櫥窗,賣帽子的、賣古董書的、賣芝士的、賣木玩具的、賣精緻家品的,各自各而又和諧並存著。走入第二家咖啡館的目的之一,是想近距離觀察並一嚐他們以石爐焗製的各式各款麵包。「可以拍照嗎?」我問鬍子hipster店員男。「當然!」我便不客氣伸手從旁邊出爐鐵架上輕輕推出其中一盤欣賞之。老房子地舖魅力四射,每張小沙發和舊木椅都自豪地痕跡斑斑,坐滿說英語的顧客。厚重的牆壁掛著的三張蛋黃色底海報,上面那個小女孩畫像,讓我想起小學時代讀物「兒童樂園」裡的人物。或許是我跟朋友笑得忘形,女孩畫像下面那位入型入格的四眼嬸嬸,放下了報紙,抬頭望向我們好一會兒。

為了達成此行的秘密使命,午飯後我堅持再去喝咖啡。今回進攻蛋糕,瑞典傳統式咖啡室有正正常常的小桌配座椅或靠牆沙發。一看顧客群中以中齡女士和退休叔叔嬸嬸輩佔大比數,就知這家店夠份量,他們通常都是這類型咖啡館的台柱客人。點了的兩款蛋糕果然高水準,咖啡一客價錢任添的做法也買少見少。

第二天午飯時份光顧了小城內的第四家咖啡館,屬文物保護級的房子樓底特低,一室湊拼的二手傢俱其實是許多瑞典咖啡館採用的格調。然而這個秋風凜凜的周末下午,把古城的大學生們、中年夫婦、友伴女士們和親子家庭們都吸引進來,外衣圍巾肩擦肩地買咖啡和熱葷。微微擠擁的現場配一室桌上的小蠟燭,經營起點點暖意。呷著兩天內的第五杯咖啡,我開始有點見暈了。

161020

/刊登於2016-10-20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