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親戚的隱憂


「我們大廈現在住的有色人種比瑞典人還多,問題是他們的行為似乎沒有顯示點點對其他人的尊重。例如整天穿著鞋子在屋裡走來走去,讓我們住在樓下的受那些聲音騷擾。」瑞典籍的親戚說。

「這幾年有許多移民搬進來我們區,天天都會在街上遇到他們,這是以前沒有的。」
我問 :「奇怪,你們那區出名難找租賃單位,何解移民們可以有屋住?」
「他們多數是租人家一個房間,或者是有朋友或聯繫讓他們分租之類。」

我聽得出親戚語氣間的隱憂,他們熟悉的瑞典社會正在急速轉變中。第二代的中東或非洲移民已經長大,新一浪的戰爭難民們亦如浪潮沖擊著習慣了和平生活的土生瑞典人。或許我自己也算是移民一份子,感受到的「威脅」不及他們。事實是,瑞典不再是上個世紀一個北歐金髮維京民族的國度了,反而是跟倫敦巴黎等歐陸城市看齊,各色人種各個國籍都有。同一屋簷下,不同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慣容易造成誤會和不安,正是親戚現時的遭遇。

親戚住在城河對岸的一個舊住宅區域,本城地標大公園就在隔鄰,離市中心只是十分鐘車程,非常方便。這個區跟本城其他住宅區不同處來自其歷史,以致不少老舊店舖仍然存在:電器店、古董店、舊書店、麵包店、賣布料窗簾的、賣油畫相架做裝裱的,也有相對較新的咖啡店、健康食品店在其中。區內獨有的閒適環境中流露生活生氣,近年吸引不少年輕Hipsters遷入。哥德堡城最著名的酸種有機麵包店,以及其中一家年年上榜的最佳咖啡店亦在此區。

區內有一類三層高的瑞典百年老房子,是十九世紀初到1950年代期間大量興建給勞工階層的房屋,長長的房子佔整條街,裡面分為多個住宅單位。其特色是地面外牆用石塊或混凝土興建,二、三樓則用木造牆,是當時政府規定的防火建築法。如今這些老房子的小單位都住滿了新一代的瑞典家庭,行人路邊大樹林蔭,馬路上兩條電車軌中間亦種滿綠草,整個畫面都很舒服。

瑞典城鎮多數面貌吸引,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選擇通過維修更新來保留舊建築,或者在原有的舊式建築物上加建配合風格的新式設計,擴大使用面積之餘,把原本的穩重感注入生氣。我城的新式住宅不斷湧現,然而跟帶歷史的舊房子,總是欠缺了那份氣質。

我在想,新移民在他鄉重建生活已然不易,如果背後是為了逃離戰火的人,最關注的問題大概不會是自己的腳步聲會否滋擾樓下鄰居,或者棲身的房子是否有氣質。循規蹈矩的瑞典人,現在面臨的日常考驗越來越複雜。

 

圖:區內有一類三層高的瑞典百年老房子,是十九世紀初到1950年代期間大量興建給勞工階層的房屋,長長的房子佔整條街,裡面分為多個住宅單位。其特色是地面外牆用石塊或混凝土興建,二、三樓則用木造牆,是當時政府規定的防火建築法。圖:Wikimedia Commons。

/ 刊登於2016-09-15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