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獨有的窩心文化


九月起始的北國氣溫竟然有近二十度,公眾草地再次長滿小黃花,瑞典人稱之為『後夏天』,跟商場櫥窗已換上的深色系列秋裝相映成趣。周末天清氣朗,人們抓緊機會在戶外吸取陽光,趁還可以都紛紛坐到咖啡館的室外座位。

因為貼近大自然,城市綠樹多,逐漸變幻的樹葉顏色,每年都成為秋天的主角。九月份的正常氣溫約在十度,相當於香港冬天的冷日子。這段時期最熱門的民間運動,一定是散步。就算不開車去郊外的,單在城市裡各自居住的區域附近走走,都很容易能散步到小樹林或湖邊。我們城裡有三個大型公園,裡面有齊山水花樹,遊樂場兼咖啡館。其中一個有小型動物園,遊樂場兼自然博物館,所有草地任人野餐,都是初秋周末休閒免費好去處。

氣溫好快會下降,瑞典人便開始移師室內,盡情投入另一項活動:Mysa。試想像這個畫面:週五黃昏五六時,窗外一片漆黑(稍後十一月份天色在下午三時多已盡黑),室內卻沒燈火通明,反而用窗台小燈加桌上燭光燃點起一室溫馨。一家人或三五知己聚在家中,邊吃邊聊,或一起看齣電影,或者齊齊玩大富翁式的紙盒遊戲。務求以最輕鬆舒服的氣氛,為一周上班上學的日常生活畫上完美句號,以及迎接週末兩天的休息。

瑞典文中的mysig常常出現人們口中,例句:周一返回工作崗位,同事最常互問周末怎過。同事甲答:沒特別,就跟男友窩在家中mysa。同事乙側頭回應道:啊!mysigt!這個形容詞跟丹麥文的hyggelig,以及挪威文的koselig 類同,是北歐一種重要而獨有的生活文化。最接近的英文譯法是cosy,最神似的廣東話應是hea,但兩者都不能包羅北歐人口中動詞mysa的全部含義。英國人下班去酒吧喝兩杯,或者香港人放工約朋友食飯睇戲者,都不能稱之為mysa。為什麼?

因為mysa一定要靜,地方要舒服,人人動作放慢七拍,最佳位置莫過於屋企張大梳化,燈光和燭光最好惹人欲睡。人人說話細細聲,話題輕盈,無人會討論政治。再者,mysa是需要經營的,家裡地方寬敞,方有餘暇位置擺放各式mysig溫馨元素:蠟燭臺,落地窗簾,咕臣,軟氈,地氈,吊燈,窗台燈,座地燈,鮮花,盆栽,以及各式各樣悉心挑選的室內擺設。食物和飲料自然少不了,北歐人愛自家煮,週五黃昏要吃得好一點,於是星期五下午四時半的超市以及國營酒館都一定人頭湧湧,為最期待的每週窩心張羅準備。

160907
圖: 自家蘋果雲呢拿醬脆皮撻

(編按﹕mysa、mysig和mysigt分別是瑞典文中同一意思的動詞、形容詞和副詞。)

/ 刊登於2016-09-08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