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胎的經濟


在瑞典生活踏入第十七個年頭,頭三年沒有孩子的歲月離我很遠了,但那種常被寧靜包圍的感覺我永遠記得。那幾年是身心洗滌香港煩囂,為後來家有女兒的全天候有聲有畫世界所作的過渡和準備。

十三年來,我和瑞典籍丈夫建立的一家五口家庭就如太陽,先有我倆圍繞北國熱暖軸心運行,然後第一、第二、第三個女兒陸續加入,彷如我們的行星,圍繞我倆運行。媽媽和爸爸,就是她們的太陽。

小女兒跟二家姐年紀相距六年,相較起兩個大家姐之間相距只得兩年,箇中緣來有因。照顧兩個小豆丁所需的功夫,跟當初家有一女的情況有極大分別。犯過的錯仍然再犯,小鬼們的吃睡拉仍然是日復日的身心挑戰。罵完孩子又內疚,看怕是天下疲倦媽媽的心聲。當時沒有計劃要第三個孩子,後來從鄉村搬回城市,買了一所老房子,花園有蘋果樹,地牢有儲物室,心底的蠢蠢欲動逐漸重燃。最記得是2010年冬天回港探親完回瑞典,強烈感覺到從前的香港在消逝中,見到親朋舊友們個個努力生活,忙中作樂,盡力給孩子們最好的。中產私人屋苑的平台花園沒有花,草地豎起警告牌:「請勿踐踏草地」。

或許就是那個刺眼的金屬小牌刺醒了我的猶疑,「他媽的」,我想,處身地球上最善待孩子的北歐土壤,優厚社會福利享譽全世界,我自當盡情配合上天的安排方為正路,並且承我娘之言「梗係生多啲啦」。從香港回來同年,三女兒便降臨我們之間。

瑞典社會福利制度有孩子津貼,三個孩子的家庭更可獲派「多孩子福利金」, 每月共有約3700港元自動存入我的銀行戶口。你說嘩!高過姐姐人工喎!容我攤開來說一說:丈夫從事科研業,人工四萬多元,在瑞典算高薪,大概如香港一般中產收入。其中近34%自動扣除交稅, 每月淨收入三萬港元不到。我主力在家照顧女兒,旁側寫小專欄作為家庭探親旅遊儲備金。暑假前才開始兼職,受僱於市政府,派去區內幼稚園當代課老師。我沒相關資歷,時薪約為125港元,比香港補習老師還要低罷,當然還要扣稅。無謂比較,有工作是福份,我的目標是為三個女兒將來及我倆退休作多一份儲蓄。

香港人的收入是種秘密,在瑞典是公開資料,很容易查到,人們也無遮無掩地討論。相較於香港,瑞典人的日常生活很宅,娛樂消費的模式相較簡單樸素得多。我們兩夫妻辛勤工作繳交的高稅,如迴轉壽司回來我們一家身上:近乎免費的公共醫療、小中大學免學費、兩個大女兒學校免書簿費兼包午餐、周一至五有學期免費車票乘搭公車、課餘活動很便宜,女兒習空手道每學期只收500元。

那每月3700元的多女金,用作一家糧食和日用品,足夠有餘的原因是我們選擇盡量自己做。一個瑞典著名肉桂包在咖啡館賣25元,一個粗穀大麵包在獨立麵包店賣40元,我們便自己做,於是連去咖啡店的下午茶錢也省掉。現在秋天,園裡的蘋果開始長熟,我們做蘋果蓉存入冰箱,早餐伴麥皮粥夠吃一年,便宜又健康。

當然這些不能代表所有瑞典家庭,女兒許多同學都用唉瘋六、有零錢自己買新衣、有些學騎馬每月需幾千元。生活模式是覺知選擇,社會環境讓我們有機會自己動手嘗試這麼多,那些代替行街睇戲的共享時光和經驗,將會是三個女兒長大的美好回憶和生活技能。

上一回在西環街頭,我見到好幾個老婆婆老公公在收集紙皮箱,我很震慄。跟兩個八歲未夠的女兒說:「看,美好生活不是必然的。」

160905

/ 刊登於2016-09-06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