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水準公共醫療服務


「他們叫我直接打電話跟醫生談,約好了今早十點,醫生又忙著不能接電話,著我十二時再打。我又怎行呢?碰正成組小朋友吃完飯開始午睡時間,又有新加入的幾個,根本看不開。他們以為自己的工作最重要,難道我們的就不重要嗎?」阿婉老師一口氣告訴我,語氣中沒有怒氣,只得倦意。

瑞典幼稚園的員工每天有半小時休息時間,由同事間自行安排配合。這天在休息室遇上另阿婉老師,甫坐下她把身旁的椅子移近,將雙腿擱起來休息。照顧一群年幼小朋友需要精力勞力,加上新學年有新同學加入,一兩歲的豆丁第一次脫離媽媽爸爸過集體生活,許多都哭斷魂般,老師們要格外照顧。

陸續跟她聊起有關瑞典的公共醫療服務。阿婉老師說:「我手臂關節痛,舉不起來去看急症,等足幾個小時,那兒就只一個醫生,拉了簾在這邊做小手術什麼的,出來旋即去那邊檢查剛入院的流血傷者。我們這些表面沒事的就白等。」

我點頭,記得跟丈夫女兒看急症,也等足幾個小時乾擔心。丈夫轉工作後享用公司跟私家醫院的保險,搖個電話便即時約見專科醫生。大部份瑞典幼稚園均屬政府轄下,教師和員工便要光顧公共醫療服務。

雖然口中在投訴,預約常要待時間,我和阿婉老師仍不忘讚瑞典醫療水準高。前兩年我皮膚敏感,先在所屬的地區診所見醫生作初步驗血,我想徹底檢查,問醫生可否轉介專科。待了兩個多月才收到大醫院相關部門來信,通知我再兩個月後約見專科醫生的時間。某秋天早上我在專科醫跟我詳談,又在手臂上做了點圖式的敏感測試。報告出來後專科醫生還親自打電話來跟進,全程費用我只付了第一次在診所的100港元收費,以及專科醫生開藥單後,我在藥房領取藥物付的百多港元。

幾年前丈夫眼睛出問題,是十多年前做矯視手術不善的後遺症,經診所轉介專科,最後安排到瑞典頂級眼科醫院做手術修正。丈夫自行乘幾小時火車前往並留院一夜,亦只是收了百多元,現已完全康復。老爺近年在醫院做的各種檢驗和小手術,都是近乎免費。我們三個女兒全在瑞典公立醫院順產,兩次住單人房一次雙人房,逗留了一至兩晚,每次出院費也只是象徵式百多港元。

孩子的保健及醫療全由政府提供,幼年去健康院定期檢查,入學後每年有醫生來替所有學童檢查身體。學童牙齒保健向來免費,前年開始十八歲以下所有孩子及青少年的藥物費用亦豁免。對於我們份屬有孩子的家庭來說,工作繳納的高稅項換回一家大小享用到的高水準醫療服務保障,縱然有時要稍為等待,還是值得的。

160901

圖:瑞典醫療公共服務水準很高且近乎免費,對於我們份屬有孩子的家庭很有保障。圖:Image Bank Sweden。

/ 刊登於2016-09-01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