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爸爸兼新移民


暑假完結,幼稚園第一周開學,陸續有適齡小朋友加入。一歲半的艾利諾是其中一個,第一周入學期,跟爸爸媽媽每天來幼稚園一玩小時,逐漸延長逗留時間。通常兩三周後小朋友熱身完畢,便開展正式的幼稚園生活。

整個星期我都在這家幼稚園上班,艾利諾第一天跟著爸爸寸步不離,反而不像一般小孩子般纏著媽媽。原來爸爸媽媽已分開,兩個人為兒子同處一室一小時,一人坐一端沒多對話,氣氛冷漠,兩對眼睛只望著在玩木頭火車的兒子。

第二天我告訴艾利諾媽媽前:「他需要一雙雨靴。」「我已經跟他爸爸說過了,這個論到由他付錢買,你們大可催促他。」「…好的。」我只能答,心裏想這實在是典型瑞典籍媽媽作風,男女平等句句分明。

這對父母兩人都算年輕,看起來不過三十歲。媽媽在瑞典長大,爸爸艾力以簡單瑞典文告訴我們,兩年前從塞爾維亞移居瑞典,在此城沒有家人幫忙照顧艾利諾,現時租住人家公寓裏一個房間。艾利諾隔週跟他住要定時換尿片,房東就要求他天天清潔浴室。「真不容易啊,」老師蓮娜語氣慨嘆:「你每天乘一小時電車來這裡?」艾力苦笑點頭,蓮娜堅定地說:「一定會好轉的。」

八月中新學期剛開始,北國已泛起秋天氣息。經驗教我是時候預備孩子們的秋冬上學衣裝。有天趁午膳休息,我去附近二手店找靴子給女兒,再遇上艾力。見他找著幾件小朋友長袖棉衣,便提他也最好替艾利諾準備放風防水的室外衣服。尤其是鞋子,二手貨便宜但去貨極快。我說:「你看我剛找到這雙優質牌子,新的一樣,讓我省了六百港元。孩子的衣服我多數來這裏買二手。」「對啊我也是。」他們大得快,尺碼很快不合身,實在無謂買新的。

我便跟他邊揀邊聊,他說:「我還想找些職業課程,要照顧艾利諾實在不易。我又沒瑞典車牌,聘請廣告總寫要車牌。」有建築或工業經驗的新移民,在瑞典找到工作的機會不弱,不過因為工地大多在城外,許多職位都要求有車牌。

我說:「艾利諾今天玩得很開心,稍後他正式上幼稚園,你便有時間上學找工作。」

當單親爸爸兼新移民的壓力一定不少,他一發不可收拾般:「他媽媽跟我很不同,艾利諾晚上睡覺前我都慢慢來,會跟他說說話,輕輕掃他額頭陪他入睡。他媽媽就只說聲晚安就關門出去。」我一聽便認得出那是所有瑞典文育嬰書和健康院護士們的指導法。

「對你來說那實在不易。但一切會好轉的,第一個孩子總是難一點。」連我自己也覺得在說廢話。

艾力繼續:「我有朋友在護老院工作,說空缺很多。」

「對呀,那跟我在幼稚園當替工一樣,都是移民人士的熱門工作選擇。但我情願天天見著小朋友的歡笑臉啊,人也開心些。」

「這倒是真的!我以前也在學校當音樂老師的。」艾力說。「那很好啊,你學好瑞典文,再補讀一些課程便可在瑞典工作了。」我說。他不住點頭,終於展現笑容。至於要幫艾利諾買雨靴的事,我最後還是沒有提他。

14086351_10155233579163228_2345406151458414691_o

圖:周游。
/ 刊登於2016-08-17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