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最後一天


我決定拋夫棄女,獨個兒到城裡蹓躂,於明天展開的秋季上班前讓自己先透一口氣。

我城哥德堡市瑞典第三大城市,位處西岸迎接海灣氣流的氣候算是北國尺度中的溫和地。如今八月初氣溫14度,理論上仍是夏季,實際上與香港深秋。

電車駛過舊橋進城,河道上小輪往來,兩邊長長河岸泊滿船:變身為遊客餐廳的大帆船,仲挪威丹以至荷蘭德國揚帆北上的各式摩登小船,對比下方舊船會排滿的鋼漁船,拖輪以及保養得宜的傳統木帆船,對岸碼頭有貌如鞋盒的丹麥巨型客輪。

如果我沒示意想坐下來,電車上這位戴墨鏡束大辮子的紅髮男子,大概不會將座位上的大袋移開。逆流座向讓我清楚看見一半車廂的人,男子一直在沉活其手機中,一如左邊的年輕女子。她對面一對母子中東母子在聊著,應該是阿拉伯語或希伯來語。忽然身後起響起漢子高歌之聲,五秒後我身邊從後閃過一人,移步前方者明顯受不了免費男高音演出。女郎一身日式漫畫少女裝扮,站在門前高舉手機來個自拍時毫無畏色。對於以上種種,所有乘客並無任何表情轉變。

電車落橋,轉入市中心。左邊的熊貓中餐館招牌寫著周末自助餐198(相若港元),下個街口我定時光顧的瑞典素食餐廳招牌列著109。去年才八十多塊錢,又加價?我心想。

大廣場上的中國遊客在努力拍照,將鏡頭支支指向瑞典古代國王策騎青銅像。斜對面最佳位置店舖經歷翻潮換代後,如今由名驅Tesla進駐,裡面居然人頭湧湧。下個站停在有一廣場,那座賣雪糕的傳統紅色小木屋早已變成塑膠味濃的七彩屋。本地年輕人都出動了,墨鏡女郎們個個如影印本一樣,緊身牛仔褲配寬鬆上衣,頭頂一個小髮髻下長髮瀉肩。

公園外又一廣場上的花草樹木修葺美觀,格調高雅,哥德堡市政府整理市容一向有條理有品味。如果稍後陽光普照,這兒的長木櫈會坐滿人,呷着咖啡欣賞遊人。

我身後傳來爸爸跟兒子說:超級球賽,阿仙奴!原來窗外大道旗幟飄色,今晚大騷。甫下車即迎面來的一家三口,連BB車上的小鬼都身穿紅色球衣。今晚開賽前大道兩旁的酒吧餐廳定會一片紅海。

然後我漫步上來市立圖書館,在二樓落地玻璃窗前一排高身獨座大椅中,挑了一張坐下來,一邊看著下面馬路中央新建的噴水池,一邊摘下剛才的無語電影。

160810

圖:我漫步上來市立圖書館,在二樓落地玻璃窗前坐下來,一邊看著下面馬路中央新建的噴水池,一邊摘下剛才的無語電影。圖:周游

 

/ 刊登於2016-08-11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 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