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驚魂下集


話說去年冬天我在麵包工場實習遇人不淑,遭表面友善的同事阿叔以語言性騷擾。事發時沒懂反應和妥善處理,事過境遷才驚覺陰影重重。

整整一年半之後,前周某天,鬼魅在大白日從地底升起。當日我和兩個小女兒正在巨型超市大採購,我推著盛滿食物和日用品的大號購物車,正步向雪櫃準備選購鮮奶牛油和乳酪。一眼就遞著前方一位瘦削男子的背影,他正低著頭打量一盒乳酪的包裝。除了頭髮長了,他的身形衣著和側面,閃電之間將我埋葬了的記憶喊驚般喚醒,就是他!那個語言性騷擾我的阿叔,連他的名字也即時在腦海中浮起。當時距離他只有三步,我頓時整個人僵住,心跳加速,感覺眼前冒星星。兩秒後本能地180度轉身,大號購物車沉重了十倍,左邊二女兒立即問:「媽媽不是要買鮮奶嗎?」右邊小女兒聲大大又問:「媽媽我們去邊呀?」

我沉聲告訴二女兒:「那邊有個媽媽認識的奇怪男人,我不想見到他。」二女兒醒目,拖著妹妹先行。我推著購物車,不知往哪裡躲,發現自己心都離哂。自問當了半世人,從未如此感到驚慄和威脅。然後在麵包櫃之間來來回回,明明不用買麵包,讓自己鎮定下來的時候,以前跟阿叔在麵包工場一同工作、到夜半搭他順風車、直到最後一天給他怪問你提及的男性朋友你跟他有性關係?」一幕幕如懸疑電影宣傳片般上演。

轉了幾圈,不見他蹤影。我快步取了鮮奶乳酪牛油,正向前面的凍肉芝士部,他在選購芝士!今次是距離十步內,我再次180度轉身。似乎他沒見到我,或者就算見到也不認得,其實可能只是我自己想多了,或許不過是我今天撞邪。

終於待完又待,見周圍範圍安全了,付了款推車出停車場,他媽的!他的車子泊在我車旁邊!怎麼可能那麼巧合!成個停車場幾百個車位!阿叔正把食物袋放入後尾箱,慢條斯理的動作,那酒紅色的汽車,我認得!我第三回閃電轉身,連女帶購物大車快步走回商場內,內心驚慄飆升頂點,第一時間想到是打電話給在家的丈夫。

假如他發現我蹤跡、假如他其實是跟蹤我、假如他在等我取車、假如我要帶著兩個女兒的逃生路線… 連串假如畫面,令我體驗到曾被人侵犯過的女性忽然有日在街上重遇犯人那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我們在商場近入口處坐下來,心想那裏最多人流,我必須要鎮定自己,要保護女兒。

過了幾分鐘,或者十分鐘,隔著玻璃門見他把購物車推回室外站去。再過了幾分鐘,或者十分鐘,瞥見他車子不在了,我迅速出停車場,一邊警惕地四圍察看,但其實焦點失卻。我快手幫小女兒帶好安全帶,再把四五大袋食物和用品托上車尾箱,讓二女兒推回購物車,自己快腳撻著匙,待女兒一上車便開車回家為上。一路上驚魂未定,沒大敢望倒後鏡,才知道原來自己心理被傷害不淺而不自知,原來給埋葬的情緒像個地雷。

現在執筆描述仍猶有餘悸,年少時的豪邁不復返,年紀越大膽越細?還是成為人母後顧慮太多?無謂追究這驚魂事件真相,反正嚇到鼻哥窿都無肉是事實。如果說故事的教訓,就該是:以後對人保留三分,對自己忠誠十分。

160728

/ 刊登於2016-07-28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