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性別


報章頭條新聞一則:「瑞典歧視監察專員訂下最新守則,批准所有定義自己為第三性別的人士在公眾泳池赤裸上身游泳。」「第三性別」或稱越界性別者,是生來為男/女性,而認為/感覺自己同時具備兩種性別的人,有時是女人,有時是男人。

上述新聞簡單來說就是:在一般市民眼中,從今以後隨時會在泳池遇上露胸女士。

為何這會成為新聞頭條?話說前陣子在斯德哥爾摩某公眾泳池,有露胸女士被員工請求穿回上衣,她拒絕後被員工請求離場,事後女子向歧視歧視監察專員投訴。公眾泳池向來有一般守則道:「所有女性及被感知為女性者請穿上身泳裝。」事件調查期間,斯德哥爾摩省政府將該守則刪掉。歧視監察專員判定泳池請求該女士離場,等同對越界性別者造成歧視。

記得十幾年前初移民來,幾度在公眾泳池遇上裸泳的女士,第一次自己大鄉里嚇了一跳,嘩乜咁大膽?其實按瑞典人習俗,身體裸露沒有大不了。夏日沙灘常見半裸曬日光浴的女士,電視媒體廣告亦准許裸露,泳池健身室等浴室也常是無遮無擋的。近幾年間,女性主義及女權運動興起,社會討論多了,其中一個提倡女性主義的政黨獲得許多年輕女子支持。不少專欄及媒體作者改用新出現的第三性別代名詞hen,以囊括瑞典文他(han)、她(hon)以及越界性別者。

時代改變,社會文化作出迴響是好事。對於一般市民大眾而言的影響是什麼?老一輩者如我老爺奶奶覺得很離奇,笑著搖搖頭說世界變。年輕一輩如丈夫的姨甥,十、八九歲讀高中時大半班同學都開宗明義屬第三性別,當中包括同性戀、雙性戀、計劃變性者以及喜歡作女性打扮的drag類型男同學。好暈啊我說,他笑道:「我這類傳統直民才是異類。」

我覺得這種種注視的趨勢發展得有點奇怪,無事當有事的,明明一向社會文化已是開明公正。去年有群年輕女子,半裸上身在市中心廣場高叫Free the nipples「解放乳頭」。我摸不著頭腦,心想閣下祖母一代早早已有解放身體的自由。我懷疑這跟近代瑞典移民漸多,本土瑞典年輕人對身份、對成長環境感到迷惘不無關係。

說回公眾泳池的新規定,有泳池負責人表示這樣做不等於解決問題,就算不計宗教或文化背境因素,同場有半裸泳客的話,亦可能會有人覺得受擾。報紙訪問泳客女士,她卻覺得「無所謂,是個人自由。」

有時讀到這類頭條新聞,我就總禁不住跟丈夫說:「瑞典人你們實在太幸福了。」

MP193

圖:瑞典歧視監察專員訂下最新守則,批准所有定義自己為第三性別的人士在公眾泳池赤裸上身游泳。圖:Lisa Wikstrand

/ 刊登於2016-06-23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