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夏天大哂


執筆這刻是星期日晚十一時半,剛才踏出去陽台,北國夜空微光仍亮,空氣終於釋放些微涼,仍然可以在附近散步一圈才去睡。站在蘋果樹下我聽到天空傳來有迴響 的歌聲,三秒鐘,我便認得那句歌詞唱出瑞典文:「別對我悲傷,哥德堡!」頓時毛管戙起,立即回頭叫大女兒出來,旋即我倆做口形隨著唱。假如現在入城裏,隨 時會碰見滿街人潮,那七萬個從露天大球場出來的歌迷。

我城哥德堡很小,但出產了瑞典當今最頂尖最受歡迎的流行歌王Håkan Hellström。在這個忽爾盛夏30度全國最熱城市的六月初,在你們或悼念或抗爭的當晚,歌王連續兩晚挑戰自己去年六萬歌迷入場的紀錄,比起麥當娜及 瑞典人百看不厭的美國波士Bruce Springsteen的更多。

48小時前,我跟某位超級歌迷聊天,知道她特意從兩個半小時車程的另一個城來此地,就是為了看足兩場演唱會,大概跟好多好多人一樣,從瑞典全國各地來到。 她說大會將在下午五時放人入場,演唱會起碼八時半才開始,「但我們一伙人會八點鐘就去!」「早上八點?」她點頭:「早上八點,我要霸台前頭位!」

30小時前,我們剛才在園裡架起了一個直徑3米、高76厘米的新買塑膠大水池,減價貨賣900港元,用了三個小時把大半個池注滿冷水。兩個女兒跳進去,邊 說冷邊忘形地跳來跳去。情況大概跟目前最熱一天的昨日裏好多瑞典人一樣,跳進只有十一、二度的海水湖水河水裏。正常要待到八月份,海水方升到十八九度。自 小游慣西貢鹹水熱海的我,一跳進瑞典凍海必需不停地游以保暖,游完亦趕緊立刻上岸抹乾身才行。

12小時前,75歲的奶奶開了一小時車從鄉村家裡來渡週末,喝完每日當水飲的黑咖啡後,我們去附近的空手道館,觀看兩個大女兒的升級考試。十多個10.- 13歲的男女學童齊齊向家長示範今個學期練習過的招式與技巧,看著半唐番女兒站穩馬步邊踢腿邊用日文喊口號,驚覺無驚無險又完成一個學年。瑞典中小學近兩 周陸續有各科測驗,六月中開始放暑假,八月中開學。跟許多瑞典上班人士一樣,丈夫的五星期年假亦會在七月開始,他就職的科研公司也會休業四周。瑞典人連工也不開,夏天大哂!

160609

 

/ 刊登於2016-06-09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