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媽媽的照妖鏡


「我們說好幾點完結的?」
「四點。」
「我們在電話裡說好,你會和同學回來練習明天劇場表演,練到四時便完對不?」
十歲二女兒點頭。
「我見天氣好,你們練完在草地玩得開心,到五時去踏單車,我打了兩次電話你沒接,足足過了整個小時才回來。」
「我看過電話,沒有人打過來。」
我跟丈夫對望了一眼,忍著不發怒:「我以為你們只在區內繞個圈,沒想到會踏去這麼遠,你應該問准才出發,這個很重要的!」
「重點是我們會擔心你的。」我一輪咀之後,丈夫平心靜氣地說。
「已經不是第一次,我們說好了的,你轉過頭就說忘掉,這樣子不行啊。」我感到火焰正在喉嚨部分上升。
「Nej,不行啊!」小女兒將最喜愛的黑橄欖叉入口,一邊鸚鵡學舌。

我們一家五口繼續吃飯,大女兒由始至終沒出聲,靜靜吃完晚餐,起來收拾自己的餐具邊說:「Tack för maten! 」

(按:瑞典人文化習慣,無論在家或到別人家作客,用膳後自行收拾餐具,並向煮飯的人說句多謝食物!大人細路照講,對象就算是母親或親戚也會說感謝。這個傳統十分美麗,提醒大人小朋友,桌上食物不是理所當然的。)

二女兒平日說話多多的,今回知道自己不是,媽媽語氣不佳,於是快快吃完速速說謝謝食物便離桌。丈夫一臉倦容,輕輕皺眉。我心裡不好受,他最近工作繁重,下班回家也不能放鬆,要面對這種不和洽氣氛。我一肚子的氣,同時感到慚愧,問丈夫:「是否我說得不夠清楚?我在電話中語氣很和善的,為甚麼她常常左耳入右耳出?現在才十歲,過幾年怎辦?」丈夫再一次聽著我連珠爆發,耳朵一定受罪,他平和地說:「讓我跟她談談。」

丈夫是家中小兒子,我是家裡大家姐,據說是上乘的夫妻組合。他在瑞典鄉間長大,童年時代跟我一樣,天天跟鄰居孩子通處跑四圍玩。唯一不同處是,我每天要幫媽媽做好家務,去街市買菜、洗碗洗衫挽水,做完才可去玩。丈夫從小所得到的自由和選擇比我多,許多我以為應份的,在他的世界從來沒存在。中國人傳統認為孩子應遵從父母,不許駁嘴什麼的,在他眼中有點奇怪。瑞典人的家教和學校教育培養孩子自行判斷正義和公平,爸爸媽媽不一定是對的。言行一致、道理通明,跟孩子解釋,他們才會真心認同,是絕對迫不來、罵不成的。

160524

我自小被委派的責任感,令我為人母後也潛意識應用在女兒們身上。覺得沒做好要做的東西去玩,就是不對。認為忘記了承諾,就是不尊重。對於這些所謂規矩我有時死執不放到,連自己吃飯都沒心情,真是何苦呢?她既不是敵軍,又不是老細,而是我的親生女兒,玩到樂極忘形過哂鐘,難道我自己小時無試過嗎?呀媽你駛唔駛咁勞氣咁惡呢?

天下討論養育孩子的文章如恆河沙數,我們這一輩父母個個大學畢業又如何?沒有人進過一所名為「如何教導兒女」的學校。我自己當了母親三回,經驗和故事日日累積,也不自覺在這方面有所大躍進。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性格有別喜惡不同,表達與接受的方式都不同,三歲到八十話唔聽就唔聽。我打趣跟丈夫說:「人的本性是麻煩的,我們根本都不聽別人枝笛的。」

「為甚麼一定要聽?」丈夫答。簡直一矢中的,係呀媽唔等如大哂!枕邊人才是我的真正良師。

二女兒口直心快,性格最像我。十歲年紀似大未大,瑞典學校培育加爸爸遺傳因子,比我更能堅持己見。然而道理說得通的話,她會很快應變自如,這個我自知不及。面對著我的骨肉,有時感覺如對著一面照妖鏡,像看見一個複製的自己,將性情長短處隨時立體聲真人直播眼前。但願隨著她日漸年長,我的做人智慧也會略有加幅。

/ 刊登於2016-05-24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