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做小販


160512

「這個小朋友汽車安全座椅無穿無爛,只是小女兒坐不下了,丈夫幾年前新買付了二千多元(港元相若)」我興致勃勃地說。
「你賣多少錢?」
「就40元。」
此時他的七八歲小兒子走回來,手裡拿著一隻塑膠迷你恐龍,見爸爸在檢查汽車安全座椅即說:「但是爸爸,我們已經有這個啊!」
中東籍爸爸跟我笑了笑說:「讓我再想想。」

上週末我和大女兒第一次做小販,心情愉快,十分好玩。話說超級盛夏好天氣不尋常地降臨瑞典,長周末假日日萬里無雲,氣溫高達25度。四月時份我仍穿著大 衣,瑞典人久逢甘露,趁機會紛紛去海灘游水燒烤。報載說公共電車架架滿座,海灘公廁仍未開啟,市民需要走入附近林中解決。市政部門接獲投訴,即時召回所有 員工兼外聘臨時工周末加班,往離島碼頭的電車亦加了兩班次云云。

丈夫不習慣大熱天,就只坐著喝冷水。孩子換上泳衣在草地上玩水戰,又做藍紅野莓香蕉酸乳酪,飯後再捧著大碗雪糕到樹下吃,連續幾天就這樣悠悠閒閒,不亦樂 乎。我把早前收拾出來的舊童裝、看完的小說和電影塞滿車子,開到區內大型超市門外停車場擺檔。自春天開始,這裡逢周末都變成露天跳蝨市集,開放讓人擺賣。 我們沒什麼準備,就直接將大塊布鋪在地上,也將行李箱攤開來展示所有東西。女兒在瓦通大紙板上寫上10kr,所有舊衣物統統賣十蚊,打算賣不掉就捐去二手店。

不一會有女士太太們蹲下來翻看,問我手上的羽絨童褸賣幾錢。十蚊!吓十蚊?係呀十蚊。我城一般二手店的童裝價賣30元,外衣起碼60元,成人褸更索假250元,比起大型連鎖時裝店減價時還要貴。慈善二手店生意好,幾年前賣幾十塊錢的光景不復再。

半小時後中東籍爸爸回來,再問汽車安全座椅幾錢。我答40。他說20。我說原價過二千啊。新的價錢吖嘛他說,20給我吧。好啦我說。他兒子又重覆:「但是爸爸,我們已經有這個啊!」

我和女兒戴著草帽,坐在打開了的車尾箱看檔,有時跟鄰居攤檔的兩位嬸嬸聊天,四小時很快便過去。遊人不算多,大概是天氣太好去了玩,女士們挑衣服,男士們 都集中看影碟。有位胖先生告訴我:「我2001年時去上海買回很多,都是影印封面的,看電影時忽然會有人頭走過!」我們哈哈齊笑,那些上深圳或在旺角買翻 版的歲月,你記得嗎?

臨收檔半小時,女兒把紙板反轉,寫上5kr,5蚊!鄰檔嬸嬸立即挑了兩件七彩毛衣,遠處的男檔主又再走來,數數地上賣剩的電影說:「17套,給你廿蚊 啦!」我本著賣得幾多得幾多的原意就無所謂了。然後他洋洋洒洒告訴我們:「你知瑞典每年有足足五百幾個市場,真想賺錢就要開幾百公里車。有個一連七日的好 大型,遊人不絕,我試過賣到三四萬塊錢,這些電影我賣廿蚊三隻。」我說:「原來你是專業小販!」他十分自豪地點頭。

圖:上週末我帶同大女兒第一次做小販,心情愉快,十分好玩。扣除租金,雪糕錢及30元買了張太陽椅,我們賺了40元哩。圖:周游 。

/ 刊登於2016-05-12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