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時工作天


今天是瑞典公眾假期(升天節),昨日已經有不少人提早下班,甚至只是工作半天。明天是夾在假期與周末之間的星期五,瑞典人稱之為夾縫日。就算是平常的周五辦公日,人們也滿懷放假心情,非緊急的會議也避免訂在下午舉行。夾縫日不上不落,放完假又回去上班一天,瑞典人認為有礙心情,就索性順道放多一天假。許多中小型公司都會在夾縫日宣佈休息,老闆員工齊齊獲得又一個長週末。奇情在於連學校也會無端端放假,孩子在家,其實是間接請父母其中一方放假照顧年紀較少的孩子。小女兒的幼稚園也一早發出通過詢問父母:令公主或皇子屆時會否上學嗎?當天學校各組別將會一起活動,請回覆以便我們安排。

難怪的,春夏天在北歐屬神聖級,一有能夠外出享受日光或陽光的機會,人們不會放過。驟眼看來瑞典人很懶惰,事實是北歐人將生活跟工作分得清楚。工作時工作,放假時屬私人生活,很少以電郵電話騷擾之。流動工作時間讓人有自由安排生活作息,有家室的人通常「早上早落」,七八時上班,四時下班去幼稚園或學校接放學。一般生產行業或重工業的工時都是這樣。丈夫從事科技公司,有時選擇留在家工作亦行。最近忙碌,超時工作就自行紀錄在公司電腦系統,將會累積為假期,留作放足兩個月暑假。他的年輕單身男同事們多數自選朝九晚五時段,而家有幼童的媽媽們常選擇減低工作總時量至75%甚至半職,照顧孩子是第一位,薪水少些也屬暫時性。

瑞典人認為八小時工作天太長,因工成疾、精神疲勞者大有人在,社會福利制度讓人有權申請長期有薪病假,只要醫生許可,扭傷手腕可以留家兩周,部份薪水由政府保險支付。不難聯想到有人會「扮病」,影響工作崗位的正常運作,也導致政府每年保險金的巨額支出。

去年我城市政府轄下一所老人院進行一年實驗,所有員工每日工時減為六小時,薪水沒變。有專員緊密觀察員工的健康及壓力指數,一年實驗結果全屬正面,員工病假比率大跌,又由本城的平均數12.1%減至5.8%。員工也自覺比從前更精神,健康有改善,連運動也做多了。實驗最受福的是老人家,他們都說服務大大改進了,所得到的照顧更佳,員工給予他們的相處時間比從前更多。工作時間縱然短了,員工身心狀態佳,工作質素大有進步,有心有力安排的老人院活動,竟然比實驗中用作比較的同類型老人院多出64%之多。總結來說,六小時工作天成果皆大歡喜。

自由和健康是目前瑞典人普遍追求的生活方式,政客們喜見實驗大成功,歐美國家也紛紛想借鏡。有政黨亦提出六小時工作天可提高就業機會,例如讓更多女性加入職場,達到經濟獨立,這是平等社會必須關注的。目前瑞典已有幾個省份大城的醫院和老人院開始採用六小時工作天,大規模在各項公共服務界推行亦指日可待。

svartedalen1600x1000

圖:哥德堡市政府轄下一所老人院進行完一年實驗,六小時工作天效果大成功。圖:Christian Egefur

/ 刊登於2016-05-05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