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樽回收一蚊個


那天在市中心車站,我隔著風雨雪玻璃檔,見有個中國男人步向垃圾桶,伸手入內取出兩個飲品空罐,搖了幾下,再放入手中半漲滿的大膠袋裏。然後他神色自若地過馬路,到對面車站重覆剛才的動作。

這是瑞典城市的一個常見畫面。通常見到是中年人,男女都有,大部分看來都是有衣衫整齊的普通人,間中見到無家者,近年多了東歐或中東移民加入。中國人樣貌的,多年來我只見過兩次。他們在街道、商場、巴士和電車的垃圾箱撿拾空樽,再拿去超級市場回收機處換錢。遇上春夏時份市內舉行各項大型室外活動或文化節慶時,會見到更多人在收集。不下幾次,我和孩子在市中心大公園草地野餐,有移民步近伸手問我拿飲完的空樽。

一般500毫升的塑膠飲品空瓶、330毫升或以下的鋁質空罐回收價每個一元瑞典克朗,大約等於港幣一元,2公升以上的大瓶裝回收價為港幣兩元。市民自行將瓶瓶罐罐放入超級市場回收機輸送帶,機器閱讀瓶上條碼後印出收條銀碼,給顧客用在超市消費,或可按掣捐款作慈善用。一大袋滿滿空罐大概換到百多元,足夠在超市買一餐半餐。

為甚麼這麼多人去垃圾桶找空樽?丈夫說他童年時代都是小孩子貪玩去拾的,到七八十年代多是本地的無業遊民們,後來移民逐漸增加,或許他們自覺受政府的津貼福利收入不足,掏空罐也算幫補一下。然而當日那位中國男子的畫面令我疑惑,我城中國人不多,許多上一代移民瑞典幾十年,接觸的社交圈子多是同聲同氣的親朋戚友或中國餐館工友。中國人講究面子,那樣「放下身段」在市中心掏垃圾箱,跟一眾沒獲社會福利的東歐移民「搶飯碗」,難免令我胡思亂想背後的故事。

至於一般瑞典人,將垃圾分類既是日常習慣,也是法例規定。2015年全國共有近85%的膠樽和鋁罐回收,瑞典的目標是達到90%。所有屋邨和住宅區都設有回收站,任你是租客或業主,都必須自行處理家居垃圾。我們家在地牢自設小型分類站,平日把塑膠、紙包裝、報紙、玻璃和金屬先行分放,每星期一次我開車到附近的回收站清理。

食物渣滓則另存市政府供應的紙袋裡,再放入樓宇或區內的指定分類箱。住屋的市民多用一款政府供應的食物渣滓垃圾箱,繳費讓垃圾車來定期收集。我們家選擇節省垃圾費,自己倒入園裡的分解箱,待它一年半載後成為泥土。北歐天氣夠凍兼乾燥,只會在夏季偶然會熱過25度氣溫的日子,才會惹來細蚊子。去年夏天我用分解泥土種蔬果,起初效果不俗,可惜去年七月份太冷,青瓜和脆肉瓜趕不切生長圓滿,秋天便到了。

IMG_0392

將垃圾分類及回收是瑞典人的日常習慣,圖為一群幼稚園小朋友跟老師去超市回收塑膠樽和鋁罐。圖:Lyckeboförskolan

/ 刊登於2016-04-28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 (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