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


老爺跟奶奶離婚後三年,來自泰國的新任太太正式移居瑞典。猶記得第一次見面,她穿著兩吋高跟鞋,步在我們鄉間小屋門的小碎石徑難以平衡。

那天她顯得有點緊張,大家以英文溝通,但感覺到她是個好人。後來每逢周日也約定為家庭午餐聚會,我和她兩個亞洲女人輪流做飯。見到老爺的森林小屋終於像個溫暖的家,窗明几淨,牆角的大疊舊報紙消失了,雪櫃裏不再只有超市買回的現成食物,明亮窗簾更是新太太自己車的。大家逐漸加深了解,見到她和老爺真心相處,縱使年紀相距二十多載,感覺舒服融洽,丈夫便放心下來。

老爺年輕時行船,很會說故事,朋友多多。離婚後把大屋留給前妻,自己搬上同一鄉村位於森林山坡上的小屋。棕紅色的木屋屬瑞典傳統夏天渡假屋,老舊牆紙上有北國盛夏的野花和遊戲的孩子。六十多歲的老爺自行裝修屋子,把美麗舊牆紙撕掉,油上新漆,換上新廚房,保留屋裡的老式黑鐵柴火爐,自己做大鍋香腸蔬菜湯吃足幾餐。表面上生活如常,但獨居山中的他神情常有點幽幽的。後來有天周日吃完飯,老爺說趕著要回家上網,說著說著,原來在某網頁認識了一位泰國女子,約好在網上視頻通訊。

事情發展得很快,老爺飛去曼谷回來,心情開朗了許多。那年秋天手續辦妥,他再次遠飛去接新任太太回瑞典,轉眼已是十年前的事了。老爺年將八十,去年搬去另一小鎮,省卻山中小屋冬天下雪出入的麻煩。泰國太太悉心照顧,如今會說簡單瑞典文,又上駕駛課,家裡掛起了一幅佛像照,連兩隻老狗也時刻追隨著她。他們的朋友圈子有許多瑞典離婚漢再娶泰國妻子,大部份都有年紀差異,有些在泰國曾結過婚,有些把孩子也接過來瑞典開展新生活。

12901197_10154769916208228_2205945915160761015_o

圖:周游

根據瑞典官方統計數字,2010年有1875位泰籍女性以婚姻理由申請瑞典短期居留証,比2002年的615位高出三倍。瑞典人喜歡冬季去泰國避寒渡假,在瑞典找不到伴侶的,在曼谷往往遇到情緣,近年泰國餐廳跟按摩店早已遍佈瑞典大城小鎮。

丈夫的朋友中,也有幾位中年瑞典男人娶了泰籍妻子,我問她們覺不覺這裡太冷,她們都說:「一點點啦,泰國北部也可以很冷的。」聽老爺妻子說,她的泰國女友們找到清潔工作,日出而作兼帶孩子做飯,假日跟其他瑞泰家庭聚會,齊齊煮泰國菜。就是說, 生活充實而且比泰國的好。

老爺有糖尿但嗜甜,我們去探訪,他便有藉口跟孫女們一起吃糖。太太嘮叨他,老爺就開玩笑說:「你越来越瑞典化啊!」她還以一個作怒眼神,口邊掛著微笑。

/刊登於2016-03-24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