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復活的日子


盤算著下週專欄的題目,本來想寫瑞典頭號日常文化fika,因為喜見春天來了終於可以外出飲下咖啡曬兩下太陽食個肉桂包,妙齡靚女們開始披上春裝,周六晚就會轉夏令時間,等等等等。

半份報紙滿是昨天比利時爆炸事件,我坐在太陽椅讀著,越讀越凍。歐洲復活假期明天下午便開始了,許多人在歐洲大陸跟上空,搭飛機搭火車搭地鐵搭巴士搭電車,準備遠行回國回鄉過節,原本心情輕鬆,好快便回到家。耶穌復活的日子,如今成為粉身碎骨的蛋殼。他媽的。

我常跟身邊的人討論, 瑞典人都憤怒的,尤其在社交網評語欄。聲音多的是,排外與種族歧視,媒體的誤導或偏袒,都盡在手機中。今天讀到一篇,一位歐洲公民幾年來嘗試理解恐襲背後的千絲萬縷,宗教政治經濟歷史都讀一番,今天宣佈:我受夠了,恐怖襲擊這回事,可能永遠無法讓人理解。

然後我便抓起麵包書,繼續細嚼各門各法的酸種方法中,心裡才稍安。

160323

香港的家人最近在手機群組聊起學生生活,我爸好燥,一如大部份學童,孫兒也是沒時間做小朋友。其他人沒多加嘴,我唯有說另外的,說什麼覺得改變不到大圍,不如聚焦於小我,對身邊的人好啲,大家都舒服啲。廢話,真心。

唯一知道可以最就手做到的是,負面的東西,無謂轉載了。即時新聞話咁快,亦要懂得看來源核實的大報才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