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歲染髮女孩


早上七時半,有人叩門,是跟二女兒同班的鄰居女孩。甫開門,見她一頭粉紅髮色,不禁一聲wow了出來。她搬來一年多之間,髮色試齊藍綠棕到粉紅,如果不是見她身邊的小弟弟一頭天生金髮,根本不知道這位小美人的原有髮色。

阿媽體內的天生擔憂蟲蟲又竄出來,先不打自招:「我以前在香港都染過髮,叫做highlight,效果如在頭髮上輕盈地畫好多筆顏色。」我問10歲二女兒:「你想不想也染髮? 性格直率的她即答:「Nej!我不喜歡。」身旁13歲大女兒說:「我想將前額這撮染成藍色。」我心想:「哎吔,不過人一世點都要試吓嘅。」

瑞典女性流行染髮,超級市場的染髮劑牌子和顏色多到眼花撩亂,許多人在家自行染髮,鄰居女孩亦然。我一年光顧兩回的髮型師很拿手染髮,天天有客人約滿,染個簡單顏色收費670港元,要最時尚的層次髮色收費1700元,嚇死人。我八卦問:「其實染髮是否很傷頭髮健康的?」她不諱言點頭:「深色頭髮者更傷,先要把原色漂淺,再上新色。」

不知香港的學校是否仍然是禁止學生染髮的,瑞典學校對學生的外表沒有明文規限。女兒以前上幼稚園,有位兼職年輕老師日日全身黑衣rock友打扮,黑皮褸綴有突釘,手臂有紋身之餘還穿了鼻環,大概就是香港父母眼中的壞女孩典型。我見她在幼稚園工作投入,孩子都好喜歡她。明顯在孩子眼中,rock友跟其他人無分別。鄰居女孩的媽媽也是位小學老師,日常的上班裝扮是高跟形波鞋配窄身牛仔褲和短褸,頭紮大馬尾配化妝,像個中學生多過老師。

160322

瑞典學校是否過度寬容?大人是否給孩子壞榜樣?十歲女孩就染髮是否太早?她媽媽傻的嗎?其實小朋友甚至是我們的本性,原本對別人的外觀沒有先入為主的批判,只是社會文化加諸的各種定義和印象,令我們以為真相只有表面一種。在真正的民主社會中,各人有權利和自由選擇生活方式,所以許多瑞典家長覺得九歲女兒化妝無問題,而旁人亦無必要加嘴。

上四年級的女兒有幾個要好女同學,還未踏入青春期已對外表打扮很有興趣,會把零用錢用來買衣飾和化妝品。她們都是一般瑞典人家庭的正常健康孩子,據我所知學習成績亦無問題。女兒試過放學後跟著一塊去逛商店,回來說好悶。正是了,不試過又怎會知?另一次買了一條頸鏈回家,把每月零用錢用了大半,在媽媽眼中覺得不值,但我只說:「那今個月就只剩下20元了。」盡量不對她說不,那是我的堅持。我想讓孩子自己在我知道的安全情況下體驗成長中的一切。因為一切經驗都是建立健康個體的必須,好與壞的經驗同樣珍貴。我希望讓她認識自己,明白自己要承擔選擇。

瑞典教育培養孩子開明的態度,尊重個體的重要。上幼稚園的小女兒告訴我:「菲臘不喜歡跟大孩子玩,他只跟小孩子玩,但無緊要,他喜歡這樣。」菲臘跟小女兒年紀一樣,有時在班上會情緒不穩定,老師和家長們都知道,無人會嫌棄或投訴甚麼,因為連四歲小女兒也懂得說:「個個小朋友都不同的。」

圖:周游

/ 刊登於2016-03-22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