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爺


面書提示我,今天是潛水教練的生日。走到他的頁面看,見還有幾個人留言寫:生日快樂。然後我往下讀著,每年這個時候,都有朋友跟他說生日快樂,有些留多句:懷念你。

他也是我老闆,廣告公司創作總監,人稱佛爺。許多年之前有段時間週六下班,常跟他從荷里活道沿斜路直下,在蘭桂坊口那家茶樓飲茶。那時候的他,是我現在的年紀。那時候的我,什麼也覺得重。上班什麼也沒帶,牛仔褲袋一邊袋銀包鑰匙,一邊袋call機。

我記得跟他聊的東西,我記得周六中環午後的輕與空,我記得他的低沉聲線,以及原本已經細小的、笑起來像消失了的雙眼珠。我所認識的男性之中,同學朋友新舊同事一大籮,就只有他屬沉默寡言。

水中的他是快樂的人。領著我們潛水新手,在菲律賓暖洋中給七色熱帶魚兒歡擁著,在深海六十多呎中,我見到他笑,我好記得。大家都不用再說話,在深水中。

漸漸忘懷的,會在最深沉的夢中回來。上週在夢裡出現的潛水教練,笑得很舒泰。醒來後讓我懷緬好一番,他作為地上跟海裏領導者的令人信任,作為朋友的令人舒暢。讓我忘了,如今他已安詳沉睡,直到永遠。

許多年前我帶丈夫跟他飲茶,我覺得教練他一臉老懷安慰樣。如果連同三個女兒,我想他會一如以往,笑起來連眼珠也不見了,一如你送給我的結婚禮物大肚笑佛。

大肚笑佛如今安坐在我們家,豆豆也知道他的名字是Buddha。你現在深海暢泳,生日快樂,記得有空來我夢飲茶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