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人嗜牛肉太多


四歲小女兒不喜歡吃肉,看著碟裏的翠玉瓜炒豬肉碎在吟吟沉沉,她向來晚餐都吃得少,對中式炒菜興趣也不大。不想逼她,我就說:就只吃飯吧。又把新鮮青瓜片放進她碟裏,她才拿起匙羹大口大口吃。

她二姐姐說:「或許豆豆吃齋。」事實上她幼兒園班上有豆丁同學仔是吃素的,大概是父母們的主意。班裏還有對乳糖敏感和回教不吃豬肉的孩子,早午餐和小點都有各自有特別食物。瑞典大中小學相反免學費,但是幼稚園就按家庭收入徵收學費兼膳食費用。

聊起食物,我便告訴女兒們白天在網上看到的一段影片,有關初孵小雞在生產線上的命運,或許你也看過了。萬千隻嫩黃小雞如在坐過山車般,沿途一直被工廠員工以極純熟手勢把不及水準的小雞挑起來,即時投入垃圾袋中。有幸繼續生存的,就乘坐輸送帶到飼養場,密密麻麻的堆在一塊,開展其快速谷肥成長期。片末見員工熟練地把隻隻肥雞倒掉起來,輸送帶的另一端是什麼?不言而喻。

我沒有把影片細節描述,大女兒已經自發補充:「人們把許多奇怪東西餵給雞隻,豬和牛也是。」她的好友自小吃素,很關注食品生產過程對動物的各種危害,十二歲大女兒近半年來也避吃肉,我做盡量多做蔬菜豆類讓她吸取平均營養。

我們家已經不吃牛肉,但作為瑞典平常家庭,雪櫃都一定有鮮牛奶,芝士牛油水果乳酪酸乳酪。瑞典人的早餐都是冷盤,麵包塗牛油加片芝士和幾片青瓜及紅椒,飲鮮奶或橙汁。我告訴女兒:「我以前在香港很少吃這些的。」如今常說其實牛奶不太適宜人體健康,而且牛肉和乳類食品的生產過程對環境影響也大。

日前瑞典Chamlers科技大學發表最新研究報告指出,以目前革新技術減少排碳量的成效,不足以達到聯合國呼籲全球暖化現象的對策標準。問題之一是:瑞典人吃得太多牛肉。仍然有許多人以為把垃圾分類已盡足公民責任,世世代代都這樣食牛肉,要減吃來拯救地球,實在難以接受。原來每公斤瑞典牛肉排碳量有26公斤,飼養牛羊產生大量甲烷氣體,即是溫室效應的元兇,比生產和運輸過程的排碳對氣候影響更大,學者呼籲是時候市民和政客嚴肅正視,肉類每人少吃一點,地球會健康一點。

話說雖然雞肉排碳量有3公斤,跟牛肉相差甚遠,但一想到雛雞的過山車影片,胃口也給倒了大截。相反,每公斤煮熟了的穀物及豆科植物只排放0.5公斤二氧化碳,為了女兒將來生活的地球,我要用心學習多些美味素菜式才是正路。

matutsläpp

圖:來自2014年瑞典Uppsala農業大學的統計圖,以私家車駕駛公里數目象徵每公斤常見食品生產過程的排碳量,牛肉佔最多,其次是羊肉,豬牛肉碎,芝士,大紅腸,豬肉等等,排碳量最少是瑞典人日常主菜馬鈴薯,然後是各類根部蔬菜和椰菜。圖 : Sydsvenskan

/刊登於2016-03-03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