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女人。母親。妻子。


最近朋友問:「其實每天孩子上學後你在家裏做什麼的?」我在心裡輕輕歎口氣答:「所以我很少談起身為人母的日常生活。」沒出口的一句:「尤其是面對沒有孩子的朋友們。」

敢問日常生活說到底有幾精彩?香港媽媽喜歡在社交網絡分享家常菜式和孩子笑臉,有時摘下天真童語,有時慨嘆功課做不完。個個媽媽都心有靈犀,盡量在荒謬的社會環境下努力維持日常生活,無非只為給孩子一個健康快樂的家。

我認識的香港媽媽們年齡都在35歲以上,家有兩至三個兒女,大部份夫妻兩份收入,僱有一至兩個家傭姐姐,中產家庭孩子有不少上國際學校。家境富裕跟生活豐足是兩回事,全職媽媽都有半山和屋苑兩種極端,各人不用上班的理由都不同。上班媽媽下班後縱然有姐姐煮好飯,箇中勞累與壓力自己掩飾得好,或者給家裡迎面跑來的歡樂小臉孔暫時大江沖去。一般全職媽媽可能聚焦於四面牆壁內一切,精神和體力的考驗亦未必亂敢張揚,跟枕邊人同行的感覺可能越來越遠。正能量彷彿是女人成婚當媽媽後練就的武功,不得不行這條路,不得不說服自己:「你真係一枚神奇女俠!」

社交網絡造就通訊無國界,亦為世上女子提供不言而喻的日常比較。面書不時向我報導人家當媽媽在泰國享受日光浴的渡假相簿,你猜我在北國零下七度看著有無妒忌?誰個女人不愛買手袋?朋友說香港生活跟瑞典簡直兩個世界,理智上我明白無謂比較。「個仔黐阿姐姐多過阿媽」的心酸畫面我只能靠想像,正如我寫「周五黃昏一家五口和在梳化上吃自家製蛋糕看齣電影」背後的安排,你也未必瞭解。

不時見有瑞典年輕媽媽推著嬰兒車,明明一臉倦容身體繃緊,但臉上居然化足個全妝。我真心佩服,那是堅持於百忙中緊記自己是母親之餘,仍然是女人的重要標記。在北歐養育孩子據說是世上無出其右的幸福,社會福利善待有孩子家庭:政府每月發放孩子福利金,在家照顧生病兒女的父母可領取八成薪金,18歲以下有牙醫保健及全免藥物費用,這些是經濟上的減擔。

一個女人一生中最翻天覆地的階段可算是當新手媽媽的坐月日子,懷裡的一個生命何其脆弱,何其奧妙。第一個無牙式似笑非笑足以令妳激動流涕,也令妳忘掉乳頭給無牙小公主小皇子似咬非咬的蝕骨之痛。我經歷過三回,每次都驚喜百出,有經驗也未必實用。而瑞典人自己顧自己的文化習慣程度,是去到連家中長輩也是無需要亦未必會主動幫忙照顧新媽媽和新BB的。產後補血紅棗水和雞飯我自己做,幸好丈夫有傾力配合,外出買菜買尿片帶孩子兼零碎家務就得由新爸爸支持。而真正的幸福,自然是每一回我娘親都千里迢迢從香港飛來北國逗留數月的悉心照顧。

然後年月如飛,當初以為BB睡足一夜已屬偉大成就,卻原來好戲一浪接一浪。瑞典學校生活相對輕鬆,然而要將來有份穩定好工再有錢儲起比首期,居然已超級提早在我心內敲門。我們家三個都是女兒,還未敢想到她們生命中將會遇到的一切男人,或者女人。我又總是讀到各款不安新聞及統計:世上每一秒鐘就有一個女孩在學校受到性騷擾,難民男子在瑞典宿舍襲擊女員工之類。

母親都是天生擔憂人,跟浪漫溫柔妻子的角色總有衝突時,夫與妻的考驗,說無的話一定在騙人。對社會信心越來越動搖,身為女人、母親、妻子,自己的生存任務已超越一己責任。想來想去,還是回歸本位,用心煮飯、跟孩子玩耍,最重要是:忘掉相互的日常勞累,緊記自己仍是女人一個,以當初的浪漫溫柔呵護愛人丈夫。

這篇有點感觸,或許是二月情人節的關係。天下媽媽,共勉啊。

160301

/ 刊登於2016-03-01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happy pamam教得樂》內《半個瑞典人》專欄,每隔兩周刊出一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