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煩煩大雪天


周日早晨起來第一時間往窗外看,露台欄杆的積雪仍有五吋厚,看來沒增多,地面的車輪痕跡只給一層薄雪蓋著。我鬆了口氣,那即代表之前黃昏開始下的連綿細雪沒有變成累人大雪。

上周初我城經歷了一場大型混亂。縱然天氣預告了將會下大雪,一覺醒來目睹大自然的威力,見窗外大樹的樹枝任其多短多幼,每條上面都居然盛載著20厘米的積雪。世界一夜盡變為全白,大抵仙境就如此畫面,我只能不住在叫嘩嘩嘩。孩子前所未有地快速從溫暖的被窩跳起來,去年沒有白色聖誕,等了半個冬天,終於有真正的雪地可以玩。

當天全城的公共交通癱瘓了大半天,駕駛大型鏟雪車車隊最忙碌,最重要先把城內交通網絡主道路面的積雪鏟去。電車和巴士停駛了大半天,後來慢慢通了車,亦不時因電車路軌積雪受阻,火車和飛機航班亦須取消。直如香港掛起十號風球般,我以為這種情況下學校會宣佈停課,老公慢條斯理回應:「為甚麼要停課?」我說:「沒有公車,大概老師們也返不到學校啊。」「那我們吃完早餐再看看吧。」

這時有人叩門,是天天跟女兒一同上學的鄰居兩姊弟。我說:「甚麼車也沒有,你們不先留在家?反正老師多數會缺席吧?」女孩聳聳肩:「媽媽姐姐也照樣出門口了,我們也打算步行回學校去。」步行?!我看看她身邊眼仔碌碌的七歲弟弟,心想積雪厚到我的膝蓋,兩個豆丁步行去學校起碼要走半小時。「嗯,那你們小心,不然就折返來這裏!」我沒讓女兒跟她們一起步行上學,想到他們一家之前住在北方,對四方八面都是雪的景象應該見慣不慣。

好明顯大雪下生活要如常。丈夫決定上班前先開車送兩個大女兒上學,室外氣溫零下十多度,大夥兒合力鏟雪,要把車身、停車坪前後以及馬路上的積雪鏟去方行。如果下小雪,通常天明前已有鏟雪車來小區清理馬路。但那天城市情況嚴重,小區市民就要自己動手。鄰居的日本小車停在路中間,引擎開著但車轆不住原地轉,另有鄰居加入幫忙推車才開得動。我和小女兒步行去幼稚園,行人路全是高過膝的積雪,我們要小心奕奕走在馬路旁邊。

丈夫折返回來:「遠遠見隧道大長龍,還是先在家工作好了。」旋即便加入跟我一起在屋外範圍鏟雪,也在園裡鏟好通道出入,門前郵箱和垃圾箱也必須開好通道。期間有鄰居開車轉入小路時給卡在積雪中,踏油門想越過屢屢不果,我上前幫忙將車輪周圍的積雪鏟走,另一位鄰居太太跟司機說:「試試退後再跟著人家先前的車痕。」鄰居女子試了幾回未成,索性一直開車退後泊回家門原位。

下雪很美,但帶給日常生活的麻煩卻不少。有幾百名市民因為電車巴士停滯而事後申請公共交通的「準時保證賠償」,高速公路上有大型貨車滑行意外,老人家和嬰兒車前行艱難。靚雪過了幾天,又給汽車和行人弄至污泥一樣,很惱人哩。

MP172

圖:白雪世界美如仙境,帶給日常生活的麻煩卻不少。圖 : 周游。

/刊登於2016-01-28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