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我嗎


巴黎恐襲翌日,瑞典網民把這條短片再度大肆分享:一位身穿皮衣恤衫牛仔褲、下巴蓄鬍子、雙眼用白布帶遮蓋著的年輕男子,在斯德哥爾摩最繁盛的購物大街上站著。他張開雙臂,沉默地等待著。

腳下放著的紙牌上用瑞典文寫道:「我是穆斯林教徒,跟恐怖份子不是同一樣。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嗎?」起初人們來來往往,沒為意。慢慢地,有一位女士停下來,頓了頓,趨前給他擁抱時說:「我相信你。」後面另一個男士看了看,也就步前送上擁抱。陸陸續續,不斷有人跟他說:「我相信你。」「我不是穆斯林教徒但我相信你。」「世界和平。」陌生人們用瑞典文,用阿拉伯文,用英文。

麥當娜在斯德哥爾摩台上說:「昨晚巴黎發生的事令人很痛心,我本來想取消今晚的演唱會。他們就是想要我們閉嘴,我們永遠不會讓步。要改變世界,我們要改變我們日常的最基本行為,我們要開始以尊嚴和尊重來對待每一個人。」

瑞典人最近面對重重憂慮和道德考驗:難民潮不斷、難民宿舍被連環神秘縱火、社會資源被移民和難民分薄、地區槍擊事件等種種不安事件,令人們對本來認識不深的穆斯林宗教和文化更添誤解、抗拒。我親耳聽過的形容詞「魔鬼穆斯林教徒」,出自本土瑞典人、專業人士、以及外地移民的口中。「那裡住著很多穆斯林」的言下之意是:「他們麻煩。」我曾在超市裡親眼見過,一個瑞典伯無端在一對穆斯林母女身邊,出腳用力向貨架一踢。孩子才幾歲,我跟她媽媽對望了一眼,不能置信地搖頭。

千里逃難終於在瑞典尋求新生的難民接受訪問時說:「我們竭力逃離的困難已來到我這兒。」斯德哥爾摩有個穆斯林協會正積極接觸區內的年青人,訓練他們養成批判性思維。亦向父母們灌輸知識,教他們辨別個別極端組織和宗教宣言可能對孩子的潛藏動機。瑞典青年自行投向IS,前往敘利亞加入戰爭而死亡的數目比想像中多,不是不令人憂慮的。

早前網上有條短片,一個黑皮膚的美國女子在巴士上以粗言對待一位穆斯林女子,叫她滾回家鄉。麥當娜並非叫我們大愛,一行禪師鼓勵人們要以同理心對待仇恨,瑞典主教說我們表達和理解自己的情緒,兩者同樣重要,卻不應認同仇恨和偏頗。

 

圖:他腳下放著的紙牌以瑞典文寫道:「我是穆斯林教徒,跟恐怖份子不是同一樣。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嗎?」圖:Stklm Panda

/刊登於2015-11-26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你相信我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