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黑色的一天


幼稚園的升降機門打開,見Liam的胖子爸爸在內,我打了招呼,他已急不及待問:「你有無讀Trollhättan學校的新聞?」「Nej,」我搖頭。「有人拿刀入去斬學生。」「甚麼?!」

T城位於瑞典西岸,屬近五萬人口的中型城鎮,是Saab汽車集團總部所在之餘,也設有歐盟資助成立的瑞典電影攝製中心,別名稱為Trollywood。丹麥名導演Lars Von Trier的幾套為人熟悉的作品Dancer in the Dark及Dogville都是在T城拍攝的。

風平浪靜的城市忽然風起雲湧,一個戴著像經典電影「星球大戰」內黑武士的面具、手持長利劍的男子,闖入當地一所學校,在其中一間課室叩頭,把開門的學生輔導員當場殺死。警方接報閃電到場,凶徒遭警方開槍倒下前,亦屠刺了一名17歲學生,其後兩人都身亡。

這豈止是大新聞,瑞典跡近全國震驚。首相形容為「瑞典黑色的一天」。第二天報紙頭條全部是凶徒Anton的照片,青靚白凈的金髮21歲青年面相毫無惡毒痕跡。瑞典土生土長、無犯罪紀錄,被傳媒揭發有種族歧視及反對移民的態度和行為。警方在其家中搜出一封「遺書」,顯示刺殺是有預謀的,而且罪行跟「仇恨」有關。

翻查資訊,瑞典對上一回發生同類的學校襲擊事件是1961年,當年有一人被殺,六人受傷。今次事件之嚴重,部份是因為兇徒動機似乎跟最近令瑞典社會動搖的移民問題有關。兩個死者都屬黑膚色,案發片段亦顯示兇徒好像對白膚色的學生「手下留情」。事實上,他出手前在學校走廊裡,一度被誤為作萬聖節打扮,兩個白膚色學生更與他合照,情況何其荒誕!

瑞典的地區小學校園一般都缺乏保安,入口多多無遮無掩,外圍就算有欄杆也一樣沒鎖,基本上任何人都可內進。本地文化一直是這樣「講個信字」,女兒的小學連欄杆也沒有,六年級以上學生小息時更可走出校園去附近的小店買糖果。若問獲悉學校殺人新聞後我的感覺?你話呢?我只想著一點:三個女兒的外貌和膚色都不屬典型北歐相。

近年瑞典人的排外心態如一道暗湧,極右政黨與支持者的反對之聲令瑞典收容敘利亞難民的情況如雪上加霜。今年有19宗難民暫居的建築物被人縱火,單是十月份就發生了8宗(截至10月25日),有些是省政府計劃將該建築暫用為難民居所,還未遷入已被人半夜神秘燒毀。以上縱火案,瑞典警方都沒有查出真相。令人不安的是,極右政黨上周在其面書專頁貼了一份地址名單,內容正是瑞典移民局計劃難民居所的地址。

「這不是我成長的國家!」,這句擔憂心聲近來響遍網絡,這也不是我熟悉的瑞典。人們應該如何面對?上周才剛寫過政府宣傳鼓勵市民做好自家的72小時生活應變準備,我還跟友人說可能要配備武器,難道戲言將成真?

/刊登於2015-10-29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